223346
223346

浅谈印尼语广泛受到英语影响的问题

      才子城语言街相关才子分析:在苏哈托统治时期,印尼政府强调印尼语作为维护政治统一和民族团结工具的功能,希望看到英语的影响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但违背语言发展规律的人为干预导致了语言被政治化和一元化,因此招致诸多批评。
1996年后,自由化的语言发展观念兴起,此时苏哈托的威权统治岌岌可危,政府对社会各领域的控制能力骤降,英语对印尼语的影响高潮随之出现。1998年在印尼第6届语言大会上,有纯语者忧心忡忡地指出,当前印尼社会不健康的双语状态正使印尼语快速向英语趋同。这是印尼语英语化问题第一次被摆上桌面,在随后的各届语言大会上该问题都是热点话题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保守派学者认为当前印尼语英语化程度超过了法语、德语、日语和意大利语,而国语异常量变的累积“将有损于印尼文化特性,削弱国民的爱国主义情怀”。(Marcellino
,1998:367)
       那么,印尼语是否正在被“英语化”
?应该说,“英语化”是一个模糊而主观的概念,很难找到明确的评判标准。我们知道,语言接触除导致双语(bilingualism)或双言(diglossia)现象的产生外,根据不同情况大致会导致3种结果,即语言的同化、语言的借用和语言的融合。当前,英语对印尼语的影响体现在3个方面:首先是语用领域的干扰;其次是造成印尼语词汇的变化;再次是语法和表达习惯的变化,例如造成印尼语中传统的被动句式逐渐减少。印尼语所受的主要影响,即词汇系统的变化,基本还属于语言的借用范围。它是语言适应机制的体现,反映了语言的发展活力。还有一些是明显的异动,超出了现有的规范,其生命力需要经历时间的考验。考虑到印尼语语言系统中的其他因素并没有与英语同化的趋势,两种语言进一步融合的其他客观条件也不齐备,当前印尼语被英语化的判断也许过于悲观了。
在语言的发展变化过程中,有关部门的堵疏结合与合理引导是必要的。印尼语的地位弱化及其潜在的英语化倾向确实引发了印尼教育部的关注。其语言中心主任邓迪·苏哥诺
(DendySugono)(2010)曾批评课堂教育使用英语作为中介语的现象,称之为违宪行为。对于一些私立学校过分重视英语而忽视印尼语的做法,政府进行了直接干涉,即要求所有私立学校必须最迟于2013年前设立印尼语课程。然而,行政手段并非始终有效,例如,官方创造出的一些术语就常常得不到社会认可。对于社会日常用语的规范,学者们一度除了在媒体上呼吁外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为有效控制外语的影响,2006年教育部拟定了《语言法》草案。唯草案中部分条款过于严厉,包括规定平面和电子媒体使用外语报道需事先向有关部门申请审批、违反语言法者可处有期徒刑或罚款等,引发颇多争议。几年过去了,草案仍得不到国会的批准。2009年出台的《国旗、语言、国徽和国歌法》中对语言的规定条款算是对上述草案的折中。该法对印尼语的地位和应用范围做了确认,也要求人们在正式场合和正式文件中使用印尼语。遗憾的是法案没有或无法为违法行为设置相应的违规处罚条款,不免让人产生“纸老虎”的印象。应该承认,一段时期以来印尼语言部门的语言规划还未能紧密切合形势的发展。
索绪尔说:“语言的任何部分都会发生变化。每个时期都相应地有或大或小的演化。”“而一切变化都是在言语中萌芽的。”
(1980:72、194)印尼语与英语有着长达40年的密切接触历史,至今印尼社会中英语的使用人群和使用领域仍在不断扩展,这使得印尼语词汇所受影响令人瞩目。语言竞争进一步持续的话,英语还会对印尼语诸要素带来更深的影响。鉴于文化与语言的相关性,理论上说印尼民族文化特色甚至可能因此有所减损。但可以推断,由于语言政策和民族自尊的存在,印尼语不太可能在自己的国度失去主导权。在此前提下,两种语言混合或融合的深度和广度有待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