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_Dusk
After_Dusk

一月以及你

一月以及你一月
一年是从一月开始的。这个时候的天气还没有那么寒冷,即使气温逐渐偶尔滑到冰点,裹紧衣服的话,倒也没有那么不可理喻。而那天突然想起来的时候,自己只是对着无心看下去的公式突然想到:
啊,一月了啊。
又或者只是点开了日历,看到了时间停留在一月了。
总之,你的生日是要到了吧。
于是想起自己应该在手机的备忘记事上做了记录的。
一月十号。
我回家的前一天。
忘了去年有没有和你说过生日快乐,但是能确定的是,我一定说了生日快乐,也许是微博,也许是这个喵饭,也许是仅自己可见的说说。
也许你看到了,也许没打算让你看到,也许只是沉在脑海里。
我对你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
和你有关的生日的事情我只记得,也只有唯一的那一件事,匆忙错过火车的我,迟到又加速了的火车,捏皱了的火车票。最后是给我的生日蛋糕。
那是不同于我呆过的任何一个地方的炎热四月,就像是春天本身也开始变的急不可耐了一般。
那明明不算多么漫长的几天,却经常被我翻来覆去的握住,就像是握住所有细腻温暖的流沙。
发生过的东西永远都在忘记,最后即著名的东西将会越来越难忘,也越来越少。
-
短信一直都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它可以帮你捡起太多的东西,比如我的那句新年快乐和你回我的那一句。比如…… 再往上就不敢翻了。
敢翻阅的也只有你上上一个电话号码了。
嗯,你的新号码我也只是存了,没有打过电话,没有发过短信。
因为找不到这样做的理由。
那个电话号码里有着最开始的我们。比如你心情不好会想找我打电话,有一次我大概是忙学校的事,匆忙挂了电话就没消息之后你突兀地发来一句:“死了?”
我记得莫名其妙就可以打一个小时的电话,然后毕业前的我鼓起勇气打的时候也就几十分钟了。我也记得第一次和你去庐山,然后你来武汉,然后我去厦门,再然后是北京。
去他妈的能做朋友。
-
现在偶尔还会想起你。这个句子是不对的。
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想起你。
偶尔会做的事情点进去你禁止所有人访问的空间,然后删除自己的访问记录,有些时候会故意不删除。
但是没什么用,是的,这些事没什么用,假设你现在偶尔还想起我也没什么用,假设你现在还念着我没什么用,假设你某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明我想你回来也没什么用,假设以前如果没有发火也没什么用。
我也没什么用。
-
那天被别人问到前任如果找你复合会怎么样。
我说: 这个问题不成立,前任不会找我复合。
但是,我会答应。
但是这个问题不成立。
这点自知之明和对你的了解程度,我还是有的。
并不是对方有多绝情,有多负心,倒不如说负心的是我。
只是自己已经没必要拖累别人了。
-
前段时间想到也许两个人一开始就不适合,这个结论让我挺沮丧的。
再然后居然想到了是不是对方都只是在照顾我的感受。
幸好被否决了。
-
其实我的人生不知道何时一只再犯同样的错误,一直拘泥于过去,然后这种拘泥引发了下一次拘泥。
环环相扣,作茧自缚,画地为牢。
自作孽不可活。
大学开始就是,大二大三,最后是大四和研一。
不过至少学会强行让自己不在意了。
-
我想给你打个电话,在明天。但是觉得没必要给你,给我平添什么无意义的东西。
也许QQ上给你发出的生日快乐四个字,就超过我以前写的所有故事。
-
这个时候说爱你是不是挺无聊的?
我也这么觉得。
更何况时间会让很多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
也许我只是在渴求一个不那么寂寞的我,也许过于久远的距离已经让我喜欢上了,或者说爱上了那个来自过去的,恰当好处的你。
也许现在的你依旧和原来一样,只是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
-
这样认为的话,我觉得会理智一些。
-
但是我依然还是会想你吧。
nostalgia
诺亚Before_Dawnex吗2017-01-08 18:47:49
After_Dusk
Before_Dawn诺亚嗯哪。2017-01-09 03:3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