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_daidai
  1. Li_daidai

    「时光胶囊」。有朝一日开出梦想的花

      >>> 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看完海贼王,564集,算一算本应耗尽15年的时光。 年初看到司法岛的时候,因为自己生活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而停滞了很久。看到500集的时候,又因为恐惧漫长的等待刻意放慢了速度。 就这么拖拖拉拉的直到现在。 在那个身心俱疲的三月里的某个晚上,我看着剑士面对着敌人把狙击手举起来说:好,你以后就称作名刀「鼻岚」。 趴在床上笑出眼泪的时候,我从心底由衷的觉得,不管初衷如何,能够下定决心去追这部动画并且认认真真的把它看完,真的是太好了。   在我心目中的海贼是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动画的,你从不同的角度看它能思考出不同的东西,有关荣耀与梦想、正义与邪恶、坚持与妥协、追随与陪伴,等等。 我时常会回忆少年们一路走来的过程,想象自己是他们中间的某一个,或者旁观的某一个,甚至敌对的某一个。 于是一个个简单的事件便有了形形色色的可能。   我第一次因为这部动画哭是在第6集的时候,为了一只白色的小狗。 它固执的留在已故主人的宠物店门口,豪不胆怯的面对着比它庞大几倍的狮子,坚定不移的守护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 我看着它一次次的被拍飞又颤颤悠悠的爬起来,白色的毛发上满是鲜血和尘埃。 它所守护的只是一间廉价而破旧的宠物店,在遇到狮子之前它一定没想过这么渺小的珍宝也会被人所觊觎吧。 而它那么弱小,除了信念,它什么都没有。   看到草帽海贼团一伙一个一个的被大熊拍飞的时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放心大胆的嚎啕大哭。 我至今不敢去回忆,也不敢去重放那一段。 那是少年成长路上第一次轰轰烈烈的失败,珍贵的朋友一个接一个消失在自己眼前,他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用拳头打飞敌人,他在战场上第一次想要逃。 我甚至可以感受那种撕心裂肺的、毁灭般的痛苦。 那是自己的世界,一点一点被分崩离析的灾难。 那一整个下午我都在不加掩饰的哭泣,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过这种小孩子的哭法,太阳下山的时候我的嗓子和脸都很疼。 我抱着温水小口小口润喉的时候,突然又想起很久以前那只白色小狗。   那个戴草帽的少年固执的追求着幼年时的梦想,豪不胆怯的面对着比它强大几倍的对手,坚定不移的守护着自己最珍贵的伙伴。 在香波地群岛的时候,在顶上战争的时候,我看着他一次次的被打倒又咬紧牙关的站起来,黑色瞳仁里反复洗刷着恐惧和坚毅。 他一路顺风顺水的走来,经历无数大小战役,每次都能用自己的坚强和果敢化险为夷。 他一定没有想过看着自己的伙伴遭遇不测而无能为力,他一定没有想过强大如哥哥会死在自己眼前。 他只是个19岁的少年。 他那么弱小,除了信念,他什么都没有。   可是,小狗有Luffy帮忙打倒狮子,草帽有甚平帮助逃离火海。 没有主角光环的我们呢? 年幼的时候,可能每个人都怀揣过小小的梦想,微薄的种子小心翼翼的护在胸口闪闪发光。然后我们长大,面对着与梦想中完全不同的现实,一次又一次,遭遇失败、遭遇欺骗、遭遇分离、遭遇幻灭。 似乎没有别的路可走,除了妥协和死亡。 可是又能怎么样? 我们那么弱小,很多时候,连信念都没有。   >>> 你能不能用一句话描述自己的梦想? 成为海贼王。 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 画出整个世界的航海图。 成为真正的海上勇士。 到达传说中的ALL BLUE。 成为万能药。 找到历史正文。 看着自己造出的梦想之船抵达世界尽头。 跨越半个伟大航道和50年前的伙伴见面。   我是找不出这样的话语的。 我已经失去了梦想的能力了。   有关「梦想」这个虚幻的词汇,我第一次感受到它的重量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非常温暖的橙红色晚霞里,小小的彩色电视机因为接收不良把少年清俊的脸投映的有一丝丝扭曲。 暗蓝色长发的男孩子跪在一片暖色中说: 教练,我想打篮球。 那个时候好像突然听到,名为「梦想」的东西哗啦一下砸碎在头顶上的声音。   >>> 对动漫的痴迷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个没有网络没有DVD,貌似连录像机都没有的年代。 每天一集的动画片播放,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机会补救。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家里是老旧楼房的一楼,窗户外面有个小院子,藤蔓植物挡住窗户所以屋里暗暗的。母亲在楼道里面做饭,油烟的味道飘过小小的客厅——啊可能连客厅都算不上吧,就是在主卧和大门之间隔出的小屋子——来到屋子里。放学后的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小电视机里,画面模糊的少年笑得开心。 那真正是年幼时期可以称之为美好和闪耀的日子。   就是在某一个这样普通的傍晚我看到藤真,少年漫画中难得出现的漂亮少年,柔顺的发坚毅的眼。 他冷静的指挥,他锐意的战斗,他傲然的败北,他流着眼泪微笑着说: 真的 太谢谢你们了。 温柔而霸道的侵占了一整个世界。   直到初中的每个暑假我都在等着电视台重播SD,虽然看过很多很多遍还是孜孜不倦的看下来,那时候是连他出场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台词,甚至每个语调都清清楚楚的记得。 现在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资源,下载到电脑里随时可以播放的孩子们,大抵很难体会属于那个时代的那种兴奋和艰辛。   母亲一直在念叨说已经是奔30的年纪了还在看那些幼稚的东西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朋友们也说你不要再沉迷动画了吧这样也会有多一点男孩子喜欢的。 也不能怪他人不能理解,只是因为真的很难解释。 为什么要痴迷于动漫这么多年,什么的。 并不仅仅是兴趣啊一类的,我想那更多的是一种印记,有关成长的青春的证明,是一路走来的痕迹,是生命的、存在的一部分,因而不能抛弃。   于是从这个角度来说,藤真健司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 OP中最喜欢的人物是剑士,这个角色集合了我能在一个男人身上所期待的所有优点: 强大、温柔、自持、寡言,有着坚定而向上的信念、精准的判断力和执行力、高度的自尊心和责任感、基于自身实力划定的世界观和底线、以及恰到好处的幼稚和冷幽默,声音也是我最喜欢的低沉性感带点小沙哑的那一款。(当然这毫无疑问是我哉叔的功劳,哉叔请接受我无尽的爱意口牙= =+) 从性格上来看藤真和ZORO可以说完全一致,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喜欢的类型从俊美高校生变成了冷面肌肉男。(<-大误) 从小到大理想型没有丝毫的改变,这证明我的确是一个长情的人,而我有时候也在想这是不是因为我依然很幼稚的缘故。   小时候最讨厌的角色是流川枫,我是要到很多年以后——大概是高中的时候——才能理解少年心性的骄傲和天才背后的努力,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流川君是装模作样的典范。当然这不会阻碍我后来对于流川君的喜爱,我一向是知错就改的好少年。 同样,虽然三井寿用一种极为震撼的方式让我开始模糊的感受到梦想的重量,我也是在很久以后——在不同年龄中,经历了一次次的审视和思考、理解和体悟以后——才逐渐改变对他的看法。小时候觉得故作不良少年的三井君蠢爆了...   在大概一个月之前我问叶大帅:我看上像是那种喜欢坏男人的女的吗?对方斩钉截铁的回答说:是的。 这答案让我感到愤怒而悲壮,在我看来那意味着在他人眼中我幼稚虚荣愚蠢又无聊,于是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创伤。 我始终很费解这印象是怎么产生的,在当年类似<狼的XX>、<那小子真X>一类花花绿绿的读物铺天盖地风靡一时的时候我已经先知先觉的开始拜读愤怒的韩小寒和纯情的郭小四。黑道男主VS单纯女主模式的一众作品中我只觉得 还不错,咳咳,指的是作为小黄书初步指导手册的不错= =+ 上个礼拜公司安排了健康门诊,传说中学过易经的大师看着我的手掌说:从掌纹上看你并不想谈恋爱,近期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在一屋子女人尖锐的笑声里我点头点的坦然。   在丧失梦想的能力以后又丧失爱人的能力,我只好滔滔不绝话痨一样的打字以证明我尚且拥有表达的能力。虽然思维枯燥又散乱,但好歹有个心理安慰,聊胜于无。   >>> 从灌篮高手到海贼王,虽然说是「一直痴迷于动漫」,完完全全看过却喜欢的作品其实并不多。大学之前一直忙于上学,而对网络并不擅长。漫画也要偷偷的借不可以被母亲发现。于是渐渐的和潮流脱节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所以说我真的是老派动漫爱好者,偏爱着属于少年们的梦想和血泪,要尝试过失败的滋味、懂得了伙伴和信念的含义才最好。近年来看动画资讯,画面和人物漂亮的要命,那些身高细长的男孩子们拥有尖锐的下颌尖锐的锁骨尖锐的腰线,眼睛或者水亮清澈的圆润或者冷眼高贵的细长,换了发色和瞳色我经常分不清他们的样子。   由动漫说及「腐」的话,我是很老派,很保守的腐女。 因为生长在没有网络的年代,所以你可以默默想象一下一个小孩子在看少年动画的时候突然萌发了「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藤真和花形之间的关系好奇怪」的念头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还不到10岁的说,该说在这方面我特别有天分吗泪目T_T) 会脑补一些镜头或者片段,想象说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啊一类的。那个时候没有人告诉你这叫做腐啊孩子以后几年会非常流行的记得烧死异性恋哦,也没有人跟你讨论搞毛啊牧藤才是真爱啦你在邪教,于是只好默默纠结天啊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他俩真的可以是一对吗可是阿牧和藤真也好有爱怎么办。 因为发现了这样的想法,兀自兴奋着,却也实实在在的,羞耻着。   上了大学可以尽情的利用互联网和世界接轨以后突然发现小时候困扰自己的事情原来并不是什么值得难堪的事情。 卖腐成了一种倾向,动画里的男人们是真真正正的在暧昧着甚至明目张胆的相爱着,而不需要靠着那么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自己去天马行空,还要为了脑补和后面剧情完全不一样而失落很久。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子们可以大张旗鼓的叫嚣男人就应该和男人在一起嘛,啊啊啊XX和XX好有爱,萌XX 和XX的亲们这里来哦~甚至经常见到为了CP问题而起的或大或小的战争。 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就好像发现自己一直默默经营的秘密花园被人砸开了围墙开始免费游览,于是各种杂乱的人群和垃圾瞬间遍布了净土吧。   直到现在我依然为这种心理感到羞耻,事实上我很少在外人面前大谈腐道,非腐的网站上的时候也小心翼翼的从不暴露身份。后来有一次我在B站看银他妈然后被各种CP党刷屏刷的心情全无以后,突然对这个年代的孩子们感到绝望。 我们的青少年们正在逐渐丧失他们那个年纪应有的判断力和道德感,教育上缺乏正确的引导,娱乐方面过于开放的大环境又产生了极大的恶性循环。这些丧失羞耻观并扭曲世界观的孩子们即将成长为老师、父母、以及建设未来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么一想的话真的希望2012的冬至快点到来。 如果有人坚持看到这里请千万不要嘲笑我能从「看动画片」这个话题上升到忧国忧民的层次上来,我是看着女神的圣斗士长大的孩子,我所看到的庶民的胜利要经历一次次的艰难战役甚至付出生命,不是几只羊转转大眼睛就可以把蠢狼耍得团团转;我所接受的理念是「为了世界的爱和正义」,而不是戴着粗制滥造的假发套喊着巴拉巴拉小魔仙。   >>> 我在凤凰网上看到过一个视频,主持人问及中国该不该强硬抵制日本。 有一个孩子这样回答: 我们要抵制日货,并不是要砸自己的日货,我们应该在自己的各行各业都比它做的好; 我们的官员比他们的清廉; 我们的接到比他们的干净; 我们的桥梁比他们的结实; 还有我们的年轻人,比他们更有未来,更有希望。   衷心的希望有着这样思想的孩子们,在经历苦难和失败的途中,有着坚强的信念和勇气,笔直的走在成长的道路上。 然后变强,更强。   有朝一日开出梦想的花。                                                                                                    FIN
  2. Li_daidai

    「时光胶囊」。情人节有股血腥的味道

    [月光浴 - Tameiki - 柴田淳] [audio src="http://mu6.me/48950"]   》。 我家楼下的猫已经连续叫了好几个晚上。   啊,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野猫叫春时让人抓心挠肺的嚎叫,由衷的希望刚才你的脑内没有回荡起那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我猜测它只是一只小猫,因为它始终只是用同一个频率,低低的,一声一声。   喵呜喵呜。   有好几次我都有一种它就趴在我窗外的错觉,如果我不是住在五楼的话,大概会打开窗户给它一个拥抱。   那声音如此清晰而持久,却并不哀怨或恐怖,像手表里咔嚓咔嚓的指针一样似乎只是时间流过的证明。   就这样,在每天每天这样叫声的陪伴下,我做了今年夏天第一个噩梦。   满身冷汗的醒来时已经忘记了很多梦里的内容,很多人说梦是没有颜色的,可是我却清楚的记得那个梦里有暖黄色的灯光摇晃。   在那个梦境的结尾处,那大概是我已经知晓自己身处噩梦之中的时候,一群人站在我的面前,我明明告诉自己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却还是被抬起的那一张张空白的脸吓醒过来。   我就那样僵直的躺在床上缓慢的呼吸,窗帘很薄,整个屋子笼罩在分外明亮的月光里。   然后我打开空调,把冬天盖的厚被子拖出来压在毛巾被上,陷入我最喜欢的,沉重而温暖的睡眠里。   》。 情人节的前一天早上我光荣的迟到,大概是头天晚上的两个梦境消耗了太多的能量。把自己从厚重的被子里扒出来时我穿着薄薄的睡衣坐在满室阳光里,空调是12度,所以打了个空前绝后的喷嚏。   嘛,真是不错,早晨10点钟的太阳。   接近正午的时间我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帝都进入了我最喜欢的时段,晴且凉。这个夏天温柔的很,前几年令人生不如死的燥热天气几乎没有出现过。   在这个温柔夏天的尾巴上我回忆起头天晚上的第二个梦境:我趴在民大图书馆长长的木头桌子上看南小北写字。我喜欢的男孩子有干净修长的手指,字体俊逸而潇洒,我可以安心的看一整个晚上,不会审美疲劳。   曾经的这个时节我们应该在各自家里悠闲的放假,时不时的短信互相骚扰,等到开学以后帝都秋高气爽,我们就可以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到处行走。   那是我最好最好的年纪,那以后我大概再不会有这样的闲情,和某个人牵着手沉默的走在这空旷城市的街道上。   我在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梦到这个霸占了我整个青春的男孩子,现在想来很是有些悲壮的味道。   》。 飘满玫瑰花香的那一天我准时下班回家看银魂,这阵子每天晚上的时间都很固定:下班,洗澡,银魂,吃饭,睡觉。在二次元里活得开心,于是对于来自三次元的交往感到愈发的厌恶。   这几天不知道同住的哪个女人来月事,气势甚是磅礴。我记得我只在第一次的时候把自家厕所垃圾桶折腾成那副惨不忍睹的摸样,于是我恶意的推测那姑娘一定是不调,才会把姨妈的到来弄得和领导人接见一样声势浩荡。   让洁癖的人租房是件极其残忍的事情,你永远没法想象别人的生活习惯是怎样的令人作呕。比如一个每次出去都打扮得极整洁妖娆的姑娘可以忍受自己住的地方的卫生间垃圾桶里装满了带着经血的各种玩意不去倒,洗澡的时候随着热水蒸腾而起的不止有沐浴露的清香还有一种淡淡的发霉的血腥味道。当然如果你爱干净的话那么你就去倒吧,哦我知道我们是轮流倒垃圾桶的这个礼拜是我负责可是还没有到下周一呦我为什么要倒好几次垃圾桶呢最后倒一次就很给你面子了呦。唔垃圾桶满了吗我知道满了呀那么就直接扔在马桶里吧反正我不介意马桶被堵住然后每次冲水都翻上来些带血的碎纸巾渣渣。嘛你介意的话你就去通马桶就好了嘛。   如果看这篇东西的时候有人不幸正在吃饭的话,真是对不起了呀。   面对这种猎奇心理的态度,从最初的恶心烦躁愤怒到现在的麻木习惯漠然,这个世界总是以一种格外惨烈而干脆的手段让你朝着你最不想成为的那个方向成长。   在我还没搬到这个家的时候,住在离公司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每天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小的洗头店。门面窄小,散发着暧昧而廉价的红光,穿着红色吊带睡裙的姑娘就坐在玻璃门后面的大红色沙发里,披散头发,洁白的脚面上是电视机微弱的反光。她们看上去那么年轻,我不知道她们来自哪里,在刚刚踏入这个城市的时候怀揣的是怎样的梦想。   那家理发店门口的人行道上是小区的垃圾桶,去年冬天的每个夜晚我在凛冽的寒风里走进那片红色,有从垃圾桶里流出来的液体蜿蜒在路面上,盯着脚尖走过的时候注意力有时会被挣扎在里面的飞虫吸引。   这样光鲜亮丽的城市里,这个混乱的、肮脏的、廉价而下流的角落。   我们挣扎在这片带着腥气的血色光影里,以为自己看见了东升的太阳。   》。 如果母亲知道我在情人节的时候不仅没有活动而且还对着堵掉的马桶思考人生的话,大概会很失望。   母亲是一个传统意义上充满了奉献精神的人,外表凶狠内心善良,不求享乐积极向上。我们之间的矛盾大多因此而起,不知道是不会物极必反的原理我在性格上和母亲截然相反。我毫无疑问是一个典型性自私自利的人,外表虚伪内心刻薄,贪图享乐不思进取。   正因为如此,每当有人信誓旦旦的说着他喜欢我并言之凿凿的列举那些他所喜欢的其实并不属于我的优秀品质的时候我都要从心底哈哈哈哈一通,这种感觉大概除了正小午没人能明白。虽然正小午没谈过恋爱,但是并不妨碍正小午遭到一个集结了我们所有厌恶点的男人的纠缠,这么比较一下的话我简直觉得自己幸运到了极点,此处向正小午同志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在今年年初结束了一段玩笑一样的恋爱后我对感情变得很淡漠。说那段恋爱像玩笑是因为我们彼此都没有看清对方就决定在一起,正式交往了以后才发现咦原来他是这样的人吗。或者说那对手太聪明,而我当时真正厌倦了幼稚男人无聊的追求把戏于是奋不顾身的把自己扔进一段无法掌控的感情里。我太提醒自己他的聪明聪明,无意中面对他的时候我会自动变傻。我本是爱极了恋爱里面的博弈的,而这次却主动缴枪认输,大抵对手也觉得这战役无聊的可怕。   单身久了愈发不觉得男人有什么必要性,当然这很有可能是一种酸葡萄心理作祟,特别是看着马路对面走过来一对手捧大束玫瑰的青年男女而在心理默默骂一声钱多了烧的吧傻逼的时候。   而这一感觉在情人节的隔天早上看到马桶上大屋男子贴的便利贴后再次深刻了起来,那男子写到马桶恐怕是堵了请大家尽量协调好肠胃活动以免造成损人不利己的大规模伤害。哦当然这样幽默风趣的语言是我为了避免吃饭时误伤特意转述的,所以其实我是个善良的人,真的。   看到那张便利贴的时候我突然想问问那个男子喂这房子里唯一的男子貌似是你吧这屋子里唯一一个娇气兮兮曾经因为闻不惯消毒水儿味儿就非要冒着暴雨住出去的貌似是你那怀孕的老婆吧。嘛,大概他们家以前通马桶的是他还没怀孕时的老婆吧。   》。 昨天的时候QQ的登陆界面是浪漫而矫情的鹊桥相会,不过今天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于是所谓情人节,也只有那么一天而已。   在那一天的时间里你有各种理由秀恩爱表纯情出轨或约炮,其实过了那一天一切还是会回到原点,秀恩爱是在拉仇恨表纯情可能被拒绝出轨是玫瑰香味惹的祸,嘛约炮倒是可以继续约炮= =+   这么说来情人节其实有点像灰姑娘的水晶鞋,看上去华丽又独一无二,午夜十二点一过才发现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虚假的诈骗。我们小时候看了太多太多女屌丝拿下高富帅或者矮丑搓打动白瘦美的故事,所以自以为爱情庞大而美好,接个吻整个城堡都会开花,抱着我那个痘痘男其实是被邪恶巫女施了魔法的小王纸吧。   不知道那么多那么多屌丝男女交换着彼此的口气的时候心底会不会滑过这么一句话。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 真诚的希望未来的我,单纯而善良,灵魂纯白而美好。                                                                                                                  FIN
  3. Li_daidai

    「时光胶囊」。吐槽要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写完标题以后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银他妈即视感,莫非是废柴动画看久了整个人的思维都变得废柴了吗 ﹁ ﹁     事实上从页面的美观性和编辑的流畅性两方面讲IBooloo都要比这里要好得多,只是那边充斥着看到叶子上的一只瓢虫都要写个小长篇的文艺女纸,穿棉布的长裙留海藻般的发,听绝望的摇滚看缭乱的光影。每每看到那些我都不得不感叹安妮宝贝的前瞻性,每一个正在得中二病的文艺逼都需要好好拜读她的作品来完成自己心目中的玛丽苏。     这里虽然有熟人一二,所幸的是也只有熟人一二,怎么说都比刚刚在微博上发了一句卧槽尼玛就接到母上大人打来的电话说你怎么可以说脏话让人家看到了显得你多没素质就算发的是谐音人家也会觉得你不是个好女孩的你这样还怎么嫁的出去等等等等,要来的好的多。      你当然不能指望我一边死鱼眼望天一边挖着鼻孔对我妈说呦气质是什么好吃吗可不可以加点蛋黄酱,你以为主角光环是带外挂的吗TEME!!!!!     「一直以来,我过着羞耻的生活。」   这是太宰治在《人间失格》的开篇写下的话。那个故事的男主角感觉不到所谓“人类应有的情感”,但是为了不让周围的人觉得奇怪而不得不每天每天做出一副开朗的样子。应该这么描述比较准确吧:那是一只背负着羞耻感的黑羊。   事实上我倒是并不觉得隐藏自己的真性情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毕竟人都是需要自我保护的动物,只是每次看到说着“我希望你能看到最真实的我并爱上我本来的样子”的姑娘,我就很想回一句妹子你在那男纸面前挖个鼻孔试试啊= =+   事实上昨天的时候被自以为性格还算合得来的盆友刺激了一下所以憋屈到现在。   就想我根本没法理解在我看来是没事儿找事儿的朋友把自己累成那样有什么值得同情,就像没有被人意淫的朋友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看了一篇超感人的情书还不感动,就像母上大人根本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二十多岁还要看幼稚的动漫,就像我根本没法理解母上大人在平静生活中那时刻保持积极向上的斗争精神为哪般啊为哪般。   所以说呢,人与人之间,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一类的事情。   皇昴流很久以前就说过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条路能让所有的人都得到幸福。                                                                                                                      FIN
  4. Li_daidai

    「幽灵船长」。白夜行

    我的人生就是在白夜里行走。       俺の人生は、白夜の中を歩いてるようなものやからな 。                                                                                            ——东野圭吾
  5. Li_daidai

    「幽灵船长」。不可征服

        在这充满悲愤的土地,恐怖幽灵步步已趋。          纵使阴霾常年聚集,始终无法令我畏惧。          且不管旅途是否顺畅平稳,不管承受多么深重的创伤。         我是我命运的主人。         我是我灵魂的船长。                                                                                                                                                     ——威廉·埃内斯特·亨利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