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teris
Nycteris

像是在一旁静静看着自己的梦境一样,我们的故事从模糊不清的时间开始,然后消失于日常。我安静地看着那两个微笑的、害羞的、争吵的、冷漠的人影来了又消失了,平静得仿佛那只是书页间读到的情节,也只是有些怅然,没有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