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teris
  1. Nycteris
    觉得今晚又得通宵了==
  2. Nycteris
    喵呜喵呜喵呜好想抱毛乎乎的一团大懒猫啊!
  3. Nycteris
    算了,不能说……早安。
  4. Nycteris
    我的心情,你从来不懂……
  5. Nycteris
    因为过于深入禁地,被自己喜欢的东西侵蚀掉…………是必然的吗?
  6. Nycteris
    要用多久来分辨清无用的情绪。恩,再见,会扰乱我之物。
  7. Nycteri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救命啊抱怨工作的微博居然被部长发现了!!!
  8. Nycteris
    竟然发现自己在恐惧…………总觉得会又弄丢一些什么。一些……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或是人。所以,请务必沉默,无论确定与否。
  9. Nycteris
    …………希望不要又是那样,若是又是因为自己的随意带来困扰,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10. Nycteris

    关于部门

           学术部。一开始,完全就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一开始没有想过能通过面试,最后没有想过会在培训期过后被刷掉。        原本是抱着“以此为尝试去摆脱逃离从前的自己”的心态去院学生会面试了外联部,顺带去的学术部,外联部几乎是当场就被否掉了。一面想着算了只是有些对不起那些期待的师兄师姐,一面却收到了学术部的短信。        一瞬间有些惊讶也不知所措,转头跟宿舍的妹子说了句“欸?我好像进了学术部哎”,就关掉了短信。然后我想,“既然进了,就好好地做事吧,也许真能成为完全不同的人”。        第一次见面会,其实并没记住多少人,却让我决定了去喜欢这个部门。喜欢这个部门的什么呢?中药学的熟人?其它专业的有趣的同学?可爱的温柔的认真的师姐?看似正常其实有些二的师兄?我并不知道。        第一次培训,恰好与编辑部的第二次面试冲突了,匆匆忙忙地在编辑部面试到一半就请假赶下楼去参加培训。那时在想,既然已经决定在这边好好做事了,就当是放弃编辑部那边了吧。        第一次去宣传,有一个大四的班跑了三次也没能宣传到,只把学委叫出来说了声。当时满心就觉得好抱歉好不安,觉得自己能力过于不足,担心着自己会不会误了事。        第一次写策划,从网上下载了十多份各式各样的策划书,从内容到格式,花了很久的时间去整合、去思考该怎么写,去请教勤工的同学,听说他们一份策划要四十多页的时候,不放心地把自己十页左右的策划发了出去,犹豫着会不会让人觉得很不用心。        ……        这样慢慢习惯、也喜欢上了这个部门。        没想过会被刷掉。        坦白说,收到短信的那一瞬,怔了一下,然后开始想,为什么。有一瞬会觉得很无力吧,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却还是做不到。那一瞬间,在想,我果然是个只能被放弃的无能的废物,一开始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永远都逃离不了那个不堪的自己。        后面碰到贻龙,我说我没进,他说为什么。那一天就一直在听到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都要问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却没人肯告诉我。为什么还要问为什么…………明明不开心,却要依然笑着说“谁知道呢”“没关系啦”,却要依然礼貌地说“谢谢。喵”。那时听说素远因此哭了,竟然有一丝的羡慕——羡慕她能如此自在,想哭就哭。自己连哭都无能为力,只能像是失常了一样,没完没了地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永远都是废物。        我问南南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我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南南说,世界有时是这样的。盯着屏幕上的字就一阵难受,掐着手心不让自己哭,决不允许自己如此软弱。        再之后,就开始迅速冷淡下来。        才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对那个部门投入多少爱,只是身处其中给自己的暗示罢了。我只是在做事,在完成自己该做的事,只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甚至,去笑,去担忧,去尽每一分力——也不过是自己想把该做的事做到极致,只是一种尽责任的表达罢了。而这样,大约是远远不够的吧。学生会的代名词是“博爱”,而身为利己主义者的我,爱的只会是我自己。像水仙。        对自己失望,对小敏子的进入则是不解。一直在想,为什么师兄师姐们会选择了看似不起眼的小敏子。慢慢的,才发现很多事我做不到,小敏子却能。        ——我做不到事事顺从,做不到为了部门去放弃很多我坚守的原则;        ——我做不到为了部门里师兄师姐的一句话就去做某件事,甚至为此会与身边的人闹翻;        ——我做不到适可而止,将事情做到合适的度上,而非过分苛求;        ——我做不到沉默不言,即使是玩笑也要一边抱怨才能一边努力做好事情;        ——我做不到那样去爱一个部门……        ……有太多的事我做不到。一笑。        随意吧。既然都已经没有关系了,那就顺其自然好了。学术部或许是一个欢乐的集合吧,只能说谢谢你们给了我一段温暖的回忆,只可惜我不够好,所以我们无缘。        编辑部。现在的家。        坦白说编辑部这边其实一直让我很困惑。一直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被留下来……明明不够用心。原本只是想着在那一个月学点东西,也没怎么去认真对待。培训会听,任务会做,却也仅限于此,远不如学术部用心。一直以为这样的自己是不可能进了的,何况刚刚被学术部否掉,结果却被选择留了下来。应该说,有负罪感,会因此觉得不安。        依然想着进了就认真做,却莫名地少了一分热情,只是平淡地去把事情做到自己的极致,再不说什么。也许是害怕吧,害怕又像在学术部一样,认真了却被放弃。好在编辑部是个足够安宁的地方……以及有一群同样可爱温暖的人。        大约是培训期心不在此,对于编辑部中的人,总有种不知如何对待是好的困惑。似乎与学术部中的不同,或许是学术部让我过于困惑了,我甚至总在想着,是不是该淡淡的就好,用心了反而会被放弃。总是在不安,知道该去爱这个家,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态度。        有一次师姐说起“好像都没怎么看你跟别人玩”,忽然就有点恍惚,有点苦涩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会想起素霞。想起第一次见面会的那个晚上,我们从二商一起慢慢走回宿舍,一路上素霞就在说着,编辑部对她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存在,为此她甚至放弃了好几个其它的部门。夜晚的风慢慢地吹着,听她在不停地说着,就恍惚有种奇异的感觉,说不清是感动还是遥远。那时并没有考虑过会进编辑部,所以也只是记得她那种认真的神情罢了。        ……也会想起小敏子。想起当初一起忙着在两边培训的时光。那时的小敏子还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安安静静的,极为羞涩,连让人帮忙都要纠结半天在那儿一个人觉得不好意思。习惯了那样两个人偶尔说说笑。现在的小敏子大约是更正常了,却也莫名地感觉到了陌生,像是忽然间发现了许多不知道的秘密。        关于编辑部的记忆似乎总源自于一些细节的感动,没有学术部那么欢乐,却更温馨。        第一次采访,和泽杰师兄约的时间是当天晚上,四个人匆匆忙忙地准备了问题,晚上急匆匆地赶回学校采访。一路边走边聊着,轻松的气氛中竟不知不觉地就录了三十多分钟,以至于后来纠结的竟然不是写采访稿而是把录音打到电脑上;        第一次正式部员见面会,一群人叉子勺子一起上,几秒钟就瓜分了一个大蛋糕,甚至没等技术部的师兄过来拍照留念……开始感觉原来这个部门并不像培训时所感觉的那样严肃,原来其中的人也会犯二,也会傻得很可爱;        第一次全台大会,看着回顾的视频忽然就被感动,想起一个月前路过二饭看到节目部的师兄师姐们在做节目时的那一份温暖的感觉,想起在那张招新报名表上自己写下的“广播台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想起素霞很认真地跟我说过“我是真的真的想进编辑部的”……忽然就爱极了这种温馨的感觉;        第一次校对第一次排版,虽然仍是非常不足,有着各种各样细细碎碎的问题,但看着师姐说的“不错”,忽然就觉得好开心……        现在想来,学术部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群欢聚在一起的朋友,编辑部却是个温暖安宁的一个小家。        渐渐习惯了这样一个温暖的家,习惯了每周一次的例会,习惯了愉快地去做编辑部的每一件事……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群看似文艺实则很二的人。        渐渐开始会和部里的人说笑打闹,聊起各种各样无关部门任务的琐事,从专业到生活;渐渐开始会愉快地和宿舍的人说起部门里的趣事,然后一起笑个没完;渐渐开始会庆幸当初进的是编辑部而非学术部,这样视线才不会被拘束在学院之中,而是延伸到全校甚至更广大的范围……        能在这个温暖的家,是多幸福的一件事。一笑。
  11. Nycteris
    不想太多会死啊!!!
  12. Nycteris

    你喜欢我,只是你的错觉

    你说,你喜欢我。 可是,你喜欢我什么? 样貌?性情?还是那一瞬的感觉? 还是……你喜欢我,只是你的错觉。 记得有那么一个很俗的说法,说喜欢,说爱,都只是来自于一瞬动心的感觉。对此我并不否认,虽然自认为活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喜欢过谁,但喜欢某种事物的心情,其实也差不多。看到的一瞬间忽然就如有所悟,忽然就生出一种别样的欢愉来,忽然就有了种“非它不可”的坚定意念——可是,等时间慢慢过去,情绪也慢慢冷下来了,才忽然发现,那种喜欢的感觉,不过是一种错觉。 不过是一瞬间如有所触地被感动了,然后自以为沉迷了下去。仔细想想,沉迷在的不过是一种“自己在认真地喜欢着什么”的情绪中,而非事物本身。所以时间一长,情绪一淡,也就显得模糊不清了。 所以你在说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也在想,那大约也只是你的一种错觉。 你喜欢我,却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只是简单地看我总在读各种的书,就判定我是个温和古典,并且文艺好学的人。 所以你总是试图跟我讨论各种时事政治,各种诗词歌赋,你总是试图把我偶然提起的某个话题延得很深很远,去查了很多资料,去深入每一个细节。 你却不知道,我读书只是为了一种闲适,为了一种安逸; 你却不知道,我不喜欢太过于把思维局限在某处,不喜欢把读书也读成研究。 你却不知道,我习惯的是一种安静的思考,而非议论纷纷而一无所获。 你喜欢我,却不知道我不喜欢什么。只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女生们喜欢有所依靠,喜欢被宠着,就以为我也是这样。 所以你总是想所有事都替我分担,总是想安排好我所有的生活,甚至直接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你该做什么你不该做什么。 你却不知道,我不喜欢被任何人任何事束缚,不喜欢被打扰到自由的生活; 你却不知道,我不喜欢对任何人有所依赖,不喜欢自己的任务被半途打断哪怕是提前完成; 你却不知道,我不喜欢接受任何所谓的好意,该怎么做只能由自己决定。 你喜欢我,却不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只是纯粹地按照你心目中的女神来定义我。温柔、古典、文艺、可爱、文静………… 所以你觉得我偶尔露出的冷漠残酷的一面过于不可思议,所以你觉得我不应该发火不应该有阴暗的情绪,所以你觉得我和大家说笑的时候笑得过于夸张。 你却不知道,我的内心中冷漠残酷的意识远远比温柔善良多得多,很多事情本该显示出同情和安慰的我也往往只是想着于己无关; 你却不知道,我常常在想着要如何以最残酷的手法去处置一些令自己不愉快的事情; 你却不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各种规则和束缚,最不喜欢的就是让自己扭捏不自然。 ……你什么都不知道,却说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什么? 你只是以为你自己喜欢上了我。 因为你心中的女神是温柔古典、文静细腻,有着黑黑的及腰长直发和长裙,会静静地微笑平和地做事,所以当你看见有着同样长发和长裙的我,就主观地将我代入女神的模式中,主观地为我添加上了各种并不属于我的属性。 你只是在现实中找到了一个疑似有些贴近你的女神的女生,就以为自己喜欢上了。 你只是在喜欢着你错误定义着的一个虚构的人物,而非真实的我。 甚至你只是在喜欢一种专情的感觉,喜欢自己用心时周围所有人的赞赏。 所以在我委婉拒绝了你之后,你仍是锲而不舍地说着你的喜欢,你仍是坚定地说你不会放弃。 你在各种地方留下暧昧的语句来表明你是多么的痴心,为了我可以多么不顾一切; 你在特殊的日子里为我制造着“惊喜”,来表明你是多么浪漫; 你在我每一个正常言行后都犹犹豫豫地猜上大半天,发状态说你有多开心或是伤心; …… 可你是否考虑过我的感受? 你是否考虑过我为什么拒绝你——是你身上有我不喜欢的哪些特质,是我不喜欢恋爱的感觉,还是我根本就对你这样的人没有兴趣? 你是否考虑过你的言行是否真的能带给我应有的效果——是否真的会让我感动,从而对你产生感激或者是接近于喜欢的情绪? 以及你是否考虑过你的一厢情愿会不会给我带来困扰——无论是被别人误会,还是干扰到了我正常的生活? 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样说过于残忍,你会觉得你明明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是得不到回报,甚至还要连你喜欢我这件事都被质疑。 可是这就是现实。这不是童话,不意味着付出就一定会得到回报,不意味着自己觉得是的事情就一定是真实的。 我无法不质疑你是否真的喜欢我,还是你喜欢的只是你自己,只是想满足自己一瞬间求褒扬求鼓励的情绪。 你喜欢我,所以你让所有人都看着你的努力,直到所有人都被你感动,都一直在我身边说着“其实***也挺好的”。 好吧我承认你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但并不意味着你是个不错的人我就必须接受、配合你演这么一出戏来满足你的情绪。也不意味着我需要牺牲自己的感觉来让所有人看一出团圆的虚假的大结局。 你所谓的喜欢无法带给我欢乐和温暖,带来的不过是困扰和众人不明所以的谴责。 你说你喜欢我,为什么要影响我的生活? 你喜欢的我并不是我。这很显然。 即使不论我对于你并没有接受的意思,你若是喜欢我,怎么会不敢面对真实的我,怎么会不肯尊重我的选择? 你喜欢我,只是你的错觉。 你的错觉也许如此接近真实的画面,以至于你一直为了它坚持、坚持。 但是这样是否有意义,大概不必我再说了。 你喜欢我,只是你的错觉。 既然是错觉,请放下它,好好去过你真实的生活。等到某一天你遇见了你的那位Mrs.Right,你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喜欢。 而当你再倒回来看,你才能看见完全的我,才能看清我并不是你要找的人。 以上。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13. Nycteris
    请认真地望进我的眼睛中,然后告诉我什么才是真实。
  14. Nycteris
    呃…………好吧,现在连广播台都不能吐槽了
  15. Nycteris
    被坑了啊………………先是碰到了师兄的那群诡异朋友,再是忘了密码,最后居然还莫名其妙地答应了去帮忙班里的伪相亲节目…………………………这是要死啊!
  16. Nycteris
    毛骨悚然…………
  17. Nycteris
    ……难道我能说求身边跟我一样不靠谱的笨蛋陪同吗??!!——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嘛……完了完了我简直成了沈清明二号了……虽然很萌这个人物但是现实中这种人往往会死得很惨啊……
  18. Nycteris
    明明对某些东西漠不关心,却在看到相关消息的时候觉得难过或是叹息——每次意识到这样虚假的自己,都觉得无比的厌恶。
  19. Nycteris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够了,我做不到
  20. Nycteris

    无题

    [img src="http://catf.me/photos/d2c9e4f77eeea56d640995da10a930f5.jpg" width="640" height="480"] ……家里没有裱花台,也没时间去弄什么奶油霜或是巧克力花,连蓝莓都在几天前被吃完了,只好从简了~(质疑这东西真能吃吗……)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