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teris
Nycteris

空心

猫の心
女孩有一颗猫的心脏。和一对漆黑得不见底的眼睛,像朵冰凉的月亮。
暗夜如水。无月的深夜,女孩会爬到高高的塔尖安静地坐着,就像一只真正的猫。起风的时候,风卷着树叶、尘埃、和不安分的梦,呼啸而无情,吹过她时却也无声下来,温柔得仿佛寂静。而女孩,面无表情。像夜的剪影,安静而冷淡。
白天却是别一样。女孩歪着头笑,笑容灿烂轻巧,目光干净空白,看起来像可爱的娃娃。忽然温柔乖巧,忽然冷漠疏离,忽然无所顾忌,忽然小心翼翼,忽然是撒娇的婴孩离不得半分半秒,忽然是白昼之月浸过了寒潭水一般。
仿佛一只任性的猫。
那唯一的一个朋友被很多人叫做“猫”。很多人里面也包括了女孩自己。每次听到这样子的呼唤,女孩总是弯起嘴角笑。我在一旁看,然后我说:
“你可真是一只任性的猫。”
女孩惊奇、或是装作惊起地瞪大了眼睛,低头伸手握住了胸前的心形玉坠,温柔的笑容慢慢漾开来。她看着我,认真地说:“谢谢。”
没有人知道女孩在想什么。我也一样——我也只有一颗,人的心脏而已。

木偶心
工厂里沉睡着许多被遗弃的木偶。
那些木头几乎要腐朽,拉线也脆弱得几乎一碰即断。
木偶的记忆还停留在很多年前,仿佛繁荣、忙碌消失了只是一瞬间。夜深的时候,它们挣扎着立起来,围着稀薄的月光舞蹈。没有线的束缚,所有动作都是如此缓慢沉默。
自由,或是遗忘?
然后是一双手。偶然发现了废弃工厂,以及那些木偶的那双手的主人,嘴角忽然有一丝玩味的恶毒的微笑。
血液和腐叶混合的心脏,涂上罪恶作为第一层漆,再抹上贪欲,借口是最后的涂料。仿佛在奥兹国一样,木偶得到了心脏,工厂开始繁忙。
每个夜里木偶开始在那双手的操纵下舞蹈,在黑暗里,带着满足的邪恶的笑。轻快地旋转、跳跃,完成主人的每个意愿。仿佛湿婆的舞蹈。
只是偶尔,在那双手的主人无暇的时候,会想起些什么。
而人类在想起远古稀薄的月光的时候,也觉得只是一场梦而已。

这是解释?
没有了心会怎么样?
又听到这句话了,虽然上一次已经恍惚隔了许久。仿佛午后倾斜的阳光,白色的纸张上一片明晃晃。笔尖上滴落着红色的液体。
那是什么,我说。
挖心的工具。那个神情宛若夕阳垂暮,宁静而危险。
一霎那的浮光。似乎只是幻影而已,和山鬼一样。那只白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没有声息,又仿佛从来没有来过。流转的仿佛不只是时光。
最后是人走茶凉的时候,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
没有了心……我不知道谁曾经拥有过一颗心。
电波隔着沙沙的声音,台灯下泛黄的纸片一如在解释着什么。是过去,亦是现在。记不起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