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teris
Nycteris

曼珠沙华

仰望天空的时候,偶尔会想起那个云上的国度。那里永远平静,住满了死去的那些人。那是到达不了的高度,就连想念,也没办法变成消除阻隔的咒语。有的时候,我在想,从那里看着尘世,是不是也一样,遥远不可接近。
彼岸。小烟微笑,说。
她说那是彼岸,去往彼岸的路上,盛开了大朵的花。
也许就是那时吧,知道了曼珠沙华的存在。
“文殊师利,导师何故,眉间白毫,大光普照,雨曼陀罗,曼珠沙华,栴檀香风,悦可众心,以是因缘,地皆厳浄,而此世界,六种震动,时四部众,咸皆歓喜,身意快然,得未曾有”。《法华经》偈语如是。
佛称彼岸花。却只觉得不安。鲜红如血,终究是过分了。不是所有情绪都是如此不安分,不是所有的魂灵都带着如此强烈的执念,既是逝去了,就该安息。那样的一路花,终究是太过于张扬和浓郁。
残阳如血,亦是从小烟处听到的这样的比喻。就忽然想起了曼珠沙华。那些鲜艳的红色,不安分的花瓣如张开的却被折断的利爪,无力却固执地,想要抓住什么。是什么需要那样的执着坚持,我不知道,只是想要叹息。人也罢,记忆也罢,没有什么是能够留住的,也没有什么是需要留住的。不过是一个人的旅程而已。
还是真的有什么,不允许忘记,不懂得。幻梦,他们说,人的一生。也许真的是,看不清的是别人,醒着的,只有自己。以为是醒了,说得清的,却又是谁?
而那一路风景,仿佛燃烧的火焰,灼疼了那些魂灵的眼睛,如此而已。
“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我记得的,却是荼蘼,亦是天上开的花。白色而柔软。只是温凉,亘古不变,一如将要凋谢。
那样细微的姿态,只存在于那样沉默的冷淡之中。死去的人,一路所见,该是和云朵之上的彼岸一样平静的荼蘼吧。那样子的,完美的收束。
安寂,或许它,更适合这个词吧。
曼珠沙华的华美绚烂,仿佛是正午的太阳,荼蘼却是属于夜晚的,仿佛极深的夜里,隐在黑色里的的光,无波无澜,不惊一叶。曼珠沙华美得鲜艳,如火如血,荼蘼美得素淡,如水如云。
却都是极纯净的美。大朵大朵地漫延了,直到尽头。
到哪里,才是尽头呢?
浮云之上,那个国度,我不知道那样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存在,也只是仰望时偶然记得的念头而已。
又也许,没有什么尽头,只无休止地安静沉默地走着,身边开了大朵的花。
那样子,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