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teris
Nycteris

“玫瑰开了以后,我常到园子里去坐着。静静的微笑着、冥想着,然后在黄昏的时候离开。”……“我的生命就仿佛百合一样苍白,未曾有瞬间的盛开。而今坐在这玫瑰园中,便仿佛也和它们一样了,听它们絮语着,守着那些不能说出的爱,直至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