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Thinkr
  1. doubleThinkr
    创造价值,创造价值。真是有道理的人生目标
  2. doubleThinkr
    我发现了,我不是没灵感。就是懒
  3. doubleThinkr
    最近写歌毫无灵感,急需感受生活。
  4. doubleThinkr
    按说社交网站的除尘工作是应该经常做..不过想来也没有回复..
  5. doubleThinkr
    我的朋友很少
  6. doubleThinkr

    厕所读物也到货了

    厕所读物也到货了 [img src="http://catf.me/photos/f309ad72a0cf580e959ae28e6dea3958.jpg" width="535" height="800"]
  7. doubleThinkr

    【赤印】宣传向玩后感——笑啊!再笑就把你们爆掉!

    [img src="http://fmn.rrimg.com/fmn059/20120703/0635/large_hZfC_235e000006de118f.jpg" width="720" height="405"]  赤印通关留念。因为快递原因到货比较晚,1号才拿到了游戏的安装盘,之前已经看到网上因为游戏中一些敏感场景吵得沸沸扬扬,如今通关,总结成一句话,“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当然,也不是他妈的那么好。以下含剧透。先说说H场景问题。全游戏中的唯一正式的H场景不包含在本篇之内,是作为特别篇出现的,当然也没有标定慎入。就算是这个H场景,强度也并不高,直接画面没有,配音不超过十句。重口不重口看你个人理解了,我觉得还行,为了配合作品“毁灭与拯救”的主题和中二化的调调,让玩家的世界观毁灭得更彻底一点,这还是挺成功的。本篇内,按照Hollowings制作组自己的说法,这是一款照着R15去的游戏,而不是R18,所以强度更小,只有几张擦边的CG。至于大家都关心的大水表问题,我觉得包括作者在内的圈外人还是少跟风,别整得人心惶惶,制作组究竟是不是“上边有人”,这个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如果有牛人,那这个真的不算什么,我爱摇滚乐这这么多年了办得high着呢,期期坐台操社会,强度比这个大得不是一点半点。即使上边没人,它也不一定按某些人的说法引起特么一场“水表狂潮”,原因不说了,已有的讨论很多。再说点细节。比如:主角的姐姐,有必要设定成被割了蛋蛋的伪娘么?我一看前面铺垫的场景姐姐倒在雪泊里,给正太男主埋下了报复社会的种子,正想萌一发,结果是个半yoooo,你这不成心毁正常向群众三观么?这真的有必要么?必要么?要么?么?还有整个剧情的节奏问题,第二章和第三章里的剧情衔接差距过大,第二章卖感人,第三章前一千字文本一过,总体给人一种感觉,好像男主正宫尸骨未寒,九姑娘就出来NTR了,而且BGM居然特么变成了轻松的调调。  [img src="http://6.imgbed.com/610/201207/15007.png" width="575" height="252"] 后面还有用“这次是草莓味的”这样的台词!即便制作组是在为下一作男主和蓝毛的展开打基础!蛋啊这是!还欢乐地相互吐槽!我刚被白毛的死爆到硬伤好么!我很专一的!剧情可以再深化。制作组显然希望两个独立的特别篇能够分别带给玩家对二位女主新的认识,但是效果似乎不好。对白毛的勾画基本停留在卖萌卖治愈上,尤其是纯空想的郊游,因为文本问题,感染力并不强;对蓝毛的特别篇则是更注重世界观的阐述,似乎要为下一作奠定一定的基础,对人物性格的勾画也是比较欠缺。面向催泪的第二章对个人触动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不太受得了这种重要的人因绝症慢慢死去的剧情。不过这一章的文本显然可以再加一些,中间各个时间点的跳跃显得太赶了。白毛的配音全场是比较成功的,尤其是第二章开始卖萌后,效果拔群;蓝毛的配音有一定问题,略带京味的语言习惯并不是很适合蓝毛这人物的特点,不过剧情演进到第三章之后蓝毛的配音质量大幅度提升。而且,个人感觉蓝毛的声音更适合加对讲机后的效果,单听干音的话确实是有些问题。 [img src="http://8.imgbed.com/610/201207/14995.gif"] 最后,我们来说说中二部分。全剧由一句话贯穿,就是“为什么要笑”。需要看到,这里的“笑”分两类,其一是白毛和人妖姐姐这样的弱者、受虐者所表现的对命运的乐观,男主对此发出“为什么要笑”的疑问是因为“你们明明就不开心,明明就不幸福”,以突显洁白的灵魂在黑暗的社会里遭受摧残的主题,迎合全游戏的前半部分,也就是“毁灭”。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这并不鲜见,女主被大陨石砸死,被车撞死,被绝症搞死,几乎所有催泪向作品里都有。“一开始,复仇的感觉是甜美的,但是当其反弹后,苦涩是无尽的。“其二是洪万雷和市长这类的恶人的笑,他们的笑是因为作恶成功,当然,洪万雷的笑里还体现了更多的无奈与复仇成功的苦涩。这些笑直接导致了男主在第三章末尾的复仇,也就是“出来一个杀一个”。对于恶,剧本给我们的演进是:揭露恶对白毛所产生的伤害和男主经历的共同点——》第二章Pureland绝望的温馨——》第三章Elegy对恶的复仇。最后居然归结到鲁迅的“救救孩子”主题身上,虽然整个故事是和孤儿问题密不可分的,但总感觉这段逻辑还是太跳跃了。至于拯救,男主究竟有没有成功地“拯救”了白毛呢?这一点剧本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但通过外篇的Dream,显然制作组是倾向于“拯救成功”了的。但是,男主显然觉得拯救白毛并不够,他还要拯救自己的童年黑历史和黑暗的社会,这个方式就是第三章Elegy里的大开杀戒,是以复仇的形式体现出来的。复仇出于愤怒与绝望,男主自知不可能拯救整个畸形的社会,所以用“能杀多少杀多少”来清算自己身上的罪孽。当男主站在会场门口大开杀戒的时候,背景分明响起了盘古的歌词“把一万个共产党,关在故宫紫禁城里,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一个杀一个!”。这是绝望者的抗争——“就割你的蛋来吃,就抢你的蛋来吃,就炒你的蛋来吃!”,“给我一颗原子弹,我就马上变得不平凡,我就能和你们谈一谈”。出于作者因素,剧本又在强迫的灌输其它的一些东西,比如“他们压制,他们说压制是为了正义”,这话和整个剧情本身的结合度就很小,显然是为了体现剧本作者对社会的不满才硬加上的。 [img src="http://0.imgbed.com/610/201207/14996.gif"] 我们知道,靠“杀杀杀”和“战死街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是剧本本身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这个:你们是恶,我就都把你们爆掉——“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全杀光”,爆掉一切既得利益和傻逼,让“他们”的菊花像“一大片雏菊花田“一样绽放得绚烂,然后有一个超脱的神秘组织给我擦屁股。但很可惜,不现实。盘古在南昌Anarchy了半天最后避难到国外去了,在台“总统府”门口唱歌,从反政府斗士变成民主斗士,这本就是对本源观点的背叛。剧本作者需要认识到一个问题:“他们”也是“我们”,仅仅采取善恶上的二元论是解释不了社会问题的。这种急迫地想表达某种观点的心情、想把自己和某些概念划清界限的心情,本身就是作者还不够成熟的表现。再加上作者基于自己过度恶意的揣测而建立的世界观,这种强加的世界观和不满也就是很多人吐槽这部作品中二的原因。最后引用一句白毛的话,“明天,去看雏菊花”——但愿明天制作组不会还想把每个“他们”的“雏菊花”都爆个痛快。
  8. doubleThinkr
    nice one。[link url="http://www.xiami.com/song/1769819225"]
  9. doubleThinkr
    这都是怨念啊。看来catfan已经成为BGM的半个后宫了
  10. doubleThinkr

    【汉译英】韩寒:这一代人 Our generation

    I’ve been brushing up my old blogs since yesterday. While in 2006 I was writing about my car races and my dog occasionally, today I’m making the best of maintaining my Writing Quality (never mind my first ten blogs). Just two months ago, I wrote about not only slaughtering the dignitaries(rich) but also the people (poor), except myself——the only one that I forgot to Slaughter. In Chinese, Slaughter can be a serious word, which is not usually used on individuals. However, sometimes Myself does not means only ONE PERSON. A man who doesn’t slaughter himself is dangerous: sometimes he may be forced to jab himself by his own hand, and then furiously revenge. Remember the events in 1962, which is followed by that in 1966, and then the famous seventy-thirty theory on Mao, and finally, the Good Old Days ended. I’m going to my mother school to give a speech sometime after the Back-to-school Day, about which I think I’ve figured out the topic: I will be in my thirties in seven months. I will tell my young schoolmates my right-and-wrongs and my reflection on my past ten-thousand days. I’ve always been the nonbeliever of the whole Success Science Region, and I hate it when people give an address about their way to success from the small TV screen in the airports: there is a lot that could not be made clear about the Way to Success, besides, you cannot throw your shit luck directly on your listeners’ faces, as a result, watching others marching on their Way to Success usually makes no good to your own success, but listening to others’ failure may be useful to prevent your own ones. Since I am the kind of man who hates iteration, I appreciate the large number of the Chinese words.When I stare at my blogs, I suddenly recognize that in 2011, I had always been easily to fall into some kind of depression, for I didn’t know what to write about. Just now I saw my blogs in 2008, and that year seems to be still in sight. 2008: snowstorm, Carrefour, the earthquake, the Olympic Games, Sanlu. Moreover, in 2008.2.5, four years ago today,I wrote a blog named Our Generation,which most people wouldn’t even notice, but actually, I started my journey of writing essays ever since. At this night, I started to think about this topic. I was rebellious when my career took off,resisting the elders, packed up and left Shanghai for Beijing,just because I had heard about “Beijing fits you if you are to engage in the cultural stuff. At that time,there was neither Beijing Fifth Ring nor pubs in Houhai. All my friends were at college, and the adults were using ICQ and OICQ.I stood alone at a window in a 20th floor sample room, unaccompanied, in the solitude, probably more lonely than a poor leather plunger.Having used up all my savings, when I turned on my computer, I was too upset to write a single word.For four years, the only thing I’ve learned in Beijing is how to drive a racing car. Then I returned Shanghai, found the girl I loved in my high school, but soon my old classmates graduated from college, and we broke up, again. “Why can’t I stand the newspapers published before 2006?” one of my friends asked,who felt better right after 2006. “For our generation have graduated and are gradually coming to serve the public media”, I answered. Regretfully, that friend didn’t like to read newspapers in the mid-1990s——(political) environment was far better at that time, the newspapers were therefore more INTERESTING,which also enlightened me by the way. For my part, it’s a little bit simple to describe a generation by decades, and I think there is no obvious distinction between two generations——there is undoubtedly no difference whether you are born in 1989 or 1991, except for the fact that it seems the boy born on THE DAY of 1989 could hardly receive any greetings from his forum friends on birthday. I’m optimistic about the whole 80s, late 70s and the early 90s generation, who are mostly struggling in the middle of the whole society. They grew up in the Brain-Wash Educate System, but the atmosphere was far better than that during the Culture Revolution.Boring textbook-brain-wash only ignited their fire of rebellion, moreover, the influx of the Internet and western products deepens their feelings about being fooled by the authorities.They couldn’t find anyone to blame, neither was able to revenge. Since our generation has missed all the chances to be in the money during the social transformation, most people are now struggling in awkward situation, yetin a way harder than their fathers. When I was young and in Beijing, my peers were always disdained by me, for I finally discovered that the majority of my friends are still made up of my peers, even though I got some elder friends. I believe there is still a lot waiting for our generation to witness,and what we are seeing today are no more than just some dandruff. Sometimes I wonder what would happen if our generation have come into power. Authority changes authority. Though the government holds authority tightly in its hand, the discourse rights, the human rights, powers of person, powers of social impact, and even the power-less of every single person, can all pool into authority, and that is how the public authority changes. However, changing the authority is never the purpose, bounding the authority is——my first blog in the end of last year didn’t made it right on that point: no pressure, no motility. The progress we see today is just because the science is making progress, in the end, still, only authority changes itself. There is a saying that you are what you made of,and I’m looking forward to see what our generation could make up. Despite the fact that the social changes will not happen in the card-cash-commodity fast way that the Chinese in favor of, I’m still convinced that the best chance to turn for the better is in our generation’s hand. I take right the same blog title four years after 2008. My 2008 blog is not bad, but I tried my best to satire the elder generations to toady——I even wrote that the dumbasses and bastards in our generation havenot got on stage yet. I’ll write the same title Our Generation every four years. To my peers and the looming bastards.
  11. doubleThinkr
    天气预报说今天晴,气温16+。当我穿着单层薄衬衫畏缩在接近零下的北风中时,我惊讶于自己竟然没有咒骂,不论是对这该死的天气,还是对这该死的天气预报。战前很多年,我妹妹曾经说过,天气预报这东西,和孔明借东风一样,本就不靠谱,大家愿意相信罢了。天气预报可靠是可以用科学验证的。我反驳。你证明过么?你想要证明过么?你只是被告知,然后相信罢了,大众相信科学和当年相信宗教没有区别。科学方法本身可靠,不可靠的是人。战后一年,妹妹被抓到自然科学部当高等小白鼠,我没有悲伤。谁在乎呢?世界都变了。
  12. doubleThinkr
    今天嫂子才说语言学论文难写,当时我还仔细想了想要不要转自然语言和人工智能方向...下午就又火了一机器人...作为行外人来看我总感觉A.I.方向前途未卜,想有大突破必须得同时是哲学、语言、生物、计算机方面的熟手,真能模拟人脑思维的话那就吊大了。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数据库再完善,机器还是机器,从积累信息到产生自主意识,恐怕本就不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回到政治上讲,日本这几十年恐怕在科学战略上下错了赌注,当年过于乐观,如今浪费不少。三十年前有些专家还宣称一到二十年内能实现生活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现在看来还没实现:就陆行机器人而言,机械灵活程度不够,传感器庞大而昂贵,控制软件愚笨,都是大问题。更别说思考方式的人格化了。我看还要再来个牛顿才能解决人格化问题。
  13. doubleThinkr

    2011观察家年会:秦晖与孙立平对话

    【 ——真的要透明得他有动力不是我们有动力。他怎么才能有动力呢?一方面他每挣一分钱我们都要问责。老实说我觉得左派在现在的条件下应该是赞成政府扩大财政收入的。但在非宪政条件下反对横赋暴敛不仅是右派的诉求也应该是左派的诉求。在宪政条件下又开始不赞成福利了。但在全宪政条件下向政府问责不仅是左派的责任也应该是右派的责任。只要在这两方面压力不断地提高,我觉得财政公开、预算透明就不是我们要求政府,而是政府主动恳求与社会,因为他的责任负不起了。这时候他就会主动恳求于社会。我觉得无痛的转型就以这个时候为起点。 】 以下为年度对话环节文字实录: 新望:这两位大家都认识了,这是我们《经济观察报》铁杆的作者。《经济观察报》今年是10周年,我们孙老师写了七八年的专栏。观察家版的主编一说起孙教授就像说起我们自己家里。秦老师也是我们《经济观察报》的老作者了,你重要的文章都给我们这儿,那些不重要的都给了《南方周末》。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入世10周年、我们报纸10周年。孙老师作为一个社会学家,今年从年初开始总书记就开始强调社会管理,作为一个社会学家把你的感想,包括今年用几个关键词来概括一下。 孙立平:谢谢,来之前还真的在网上在微博上说有这么一个活动,假如说怎么来概括这一年我用一个字及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用“僵”字,有的说用“乱”字,有的说“烂”字,有的说“惨”字。我也在想,如何用一个词来概括过去的这一年,后来我想了半天最后想了两个字,我把它叫做“酝酿”。这过去的一年看起来好像是有很多的事,总体来说我觉得过去的一年是酝酿的一年。很多东西是在底下浮着的,很多东西是以前没有的。也就是说实际上在过去这一年,我们在酝酿着各种可能性。这各种可能性在今后的若干年当中可能会逐步地展示出来。现在人们也在提出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带有趋势性的过程也在发生。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最后能酝酿出什么东西来呢?最近我提出来一个说法,我把它叫做“转型陷井”。   什么意思?现在我们确实面临着种种可能性,但是对现在我们面对的最基本的定位、最基本的背景要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新望:现在最流行的说法叫做中等收入陷井,你把它叫做转型陷井。 孙立平:对我觉得判断是非常重要的。秦晖从来不穿西服的,我为了配合秦晖就穿了这身衣服,结果他反倒是穿了身西服来。所以中国的问题也是这样的问题。刚才很多朋友都讲到了中等收入陷井,说现在可能会陷入到中等收入陷井,有的说可能会陷入一个改革的困境,甚至于说改革在倒退。   我个人不太同意这两种说法。中等收入陷阱是往前走,原来的条件到现在条件不够了。改革困境是说,好象有两拨人,一拨人在组织改革,一拨人在阻止改革,现在推动改革的力量比较弱,阻挡改革的力量比较强,现在好像改革已经陷入了一个困境了。我个人的看法真正的情况不是这样。当然两个问题可能会存在,我觉得最主要的问题实际上是在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要求不要往前走了,现在就停下来了,不但是停下来了是把现在已经在形成的我们过去称之为过渡性因素的东西定型化了。定型成一个比较完整的体制。我觉得中国现在真正发生的是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导致了我们现在整个社会当中一系列的好像都很难理解的现象,比如说发展为什么会走火入魔。比如说维稳为什么要压倒一切。为什么在特殊时期提出的具体的做法会长效化、体制化。为什么面临诸多问题的时候会弄出一个文化体制改革。   在这个过程中我特别想强调的一点是,过去的一个基本的框架是改革保守。现在我觉得其实是另外的第三个力量在起作用,这个力量是在改革过程当中发现出来的,成为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他要求要固化这个社会、固化这个结构要定型这个制度,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这个问题。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和保守的力量是两回事。我们要知道真正的问题在哪儿。 新望:我觉得孙教授提出的最重要的观点是,有些人提出中国模式把过渡性的体制固化下来。 孙立平:最理论的说法是中国模式。 新望:我觉得孙教授的观点会引起网上的热烈讨论。秦教授也是经常有一些非常不一样的观点。秦老师,社会学家讲了他对这一年度的概括是——酝酿。秦老师不光研究中国模式还研究南非模式,您的观点是什么? 秦晖:其实老孙讲的酝酿我是深有感触的。因为中国现在的问题已经非常之大,但是好像到底怎么个态度一直都出不来。我觉得非常地奇怪,当时有人问我这个事,我说中央应该赶快采取行动,以表明这个事情只是山东的一小撮恶霸所为。最后就把中央应该采取行动卡掉了,就变成了我认为这个事是跟中央无关的。只是山东的一小撮恶霸所为。中央除了杀几个贪官为英明增加点光彩是很简单的事。我们现在连辩护都不想辩护,连解释都不想解释。所以有人说这叫就是让别人骂,连解释和辩护都不愿意做,我觉得这个很不正常。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觉得解释和辩护其实是很重要的。可是到底应该怎么对待一直是没有一个说法的。所以现在完全就采取了不管的状态,连解释都不解释的状态。至于说到底是中等收入陷阱还是转型陷阱?我觉得中等收入陷阱不要说对中国,对世界其他国家是不是一个成功的解释都是一个问题。因为有一个事实判断是所谓的库兹涅佐夫,就是中等收入陷阱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基尼系数最高的、社会矛盾最高的。但这个在经济学上是很难说的,真正符合马鞍型的样板是不多的。本来这个事情在中国就是完全不着边际的。所以我并不认为中国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假如说刚才说民主转型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那老实说利比亚的GDP已经高得不可思议了。而日本转型的时候比利比亚要低得多得多。所以我觉得中国是这样的情况。至于说改革我觉得的确改革与否这个事情好像已经被弄得很乱,所以我觉得要说转型陷阱我同意老孙的说法,但我觉得褫镬效应。我觉得向左要扩大权力、向右是推卸责任。因此不管是左还是右会出问题。这个褫镬效应不仅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其他的国家。但这个方向是相反的。 新望:您简单地说一下。 秦晖:这个一收一放,我们用收代表左、用放代表比较右。但通常来讲收放是有一个平衡的。假如说你追求质,比如说你要追求高福利就必须要实行高税收,你要追求自由就不能同时追求福利。但是,我们通常讲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因为左派和右派都要讨好老百姓的,所以经常左派和右派都愿意讲老百姓喜欢听的那些话,因此会出现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我觉得今天西方危机,按照我的解释既不是左派造成的问题也不是右派造成的问题。这都不是现在西方发生的问题。不管是高税收高福利、低税收、低福利都不会造成巨大的财政窟窿,因为这都有财政平衡的背景。但造成这么大的债务窟窿一个很简单的解释是,左派上台增加福利就很容易,但增税就很难。右派是增税容易增福利就很难。这是西方的状态。搞到中国就正好相反,中国的左右派如果是他们要得势,像我们这样子在房子里这样说不要紧,如果你要得势和西方相反,首先他要讨皇上的喜欢而不是讨老百姓的喜欢。因此左派要讨皇上的喜欢就是要鼓励他横征暴敛。右派要讨皇上的喜欢就是要为他推卸责任的。左派经常讲皇上要扩大集群能力,而得势的右派要讨皇上的喜欢最常讲的一句话是要老百姓不找市长找市场,老百姓自生自灭不要找市长的麻烦。但他从来都不讲市长不能找老百姓的麻烦。因为这么一讲市长就把脸吊起来了。所以他只讲老百姓不能找市长,市长还是可以找老百姓的,市长不断地找老百姓收费,但老百姓不能找市长要福利。正好跟西方形成鲜明的对比,形成中美两种截然相反的危机。而这种危机又会不会互补呢?中国市场手中那么作钱拿去干什么?挖一个坑埋起来好像也不放心,于是借欧债和美债贸易顺差就是这样的做法。美国又需要中国来作为它的投资对象。所以我觉得中美两国各自的问题就形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连环套。但发展到今天这个连环套的两端都已经不可持续了。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 新望:所以要给政府限制它的权力同时还要增加它的责任。我想主要是你们两个人的对话。孙老师对秦教授的观点做一点评价。 孙立平:其实我们两个对话不是特别合适。因为我们两个人的观点比较一致。但是我觉得我从他谈的话题进一步谈几句。现在转型的陷井的判断是非常重要的。这对我们对一些问题的判断上的混乱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现在很多问题的争论经常有一个左与右。我个人的看法,中国不是左与右的本体。我们实际上是在改革的过程中,可是到这儿我们忽略了一种可能性。我们老是说这是一个起点在走向一个终点。但我们忽略了走到了半道不走了。尤其是中国的渐进式改革,获得利益的既得利益集团到这儿更合适。作为一个房地产商来说能够用行政的方式廉价地拿到土地,再用市场的方式把这个房子高价卖出去,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吗?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都不如这个经济好。所以中间这块来说,对既得利益集团来说是最有利的。要把这块东西定型下来,要形成一个结构就是所谓的中国模式。但是现在这个东西形成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是过去历史上很少见到的一个市场和权利两个东西密切地结合在一起。当然我们从历史来看,权利和市场总是有一种关系的。但从一个体制上来说往往表现出此消彼长的关系。但在中国这样一个目前的情况下,两个东西非常奇异地结合在一起。觉得两个最不能结合的人结合了。不但结婚了而且小日子过的最好。我们现在混乱一团,一个叫左派、一个叫右派。一派说你们家的老婆真是好老婆,丈夫就是一个王八蛋。另一派说,丈夫是好丈夫,老婆是母夜叉。究竟是老婆好还是丈夫好现在打得一塌糊涂这就是中国的左派和右派。但殊不知你真的打得一塌糊涂,人家小两口的日子过的天天很甜蜜。中国的经济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判断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样一个判断之下,我觉得对一些事情可以看得更清楚。比如说,今天很多人在讲用一个乱字能够概括这一年。而且现在人们也说很多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多,而且有的是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尖锐。但是我觉得从一个转型的陷阱来看在定型这样一个体制,而且拥有着大量的资源。我觉得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中国不是一个乱的问题。我经常讲乱是来自于外部的力量,好像别人打了你一拳把你打倒了。但中国很可能发生的不是乱而是“烂”。这个烂和乱是两回事。就是别人还没有打你呢,你自己先烂掉了。我觉得这个烂是真正的问题。中国在三年、五年的时间里,我并不同意会发生大的社会动荡,局部的会有。但是,中国这个社会我个人的看法会对这样一个转型陷阱中,一步一步地烂下去。而且有的时候烂的还舒舒服服的。所以可以看到中国的社会还不能出事,如果不出事的时候漂亮得很,这个地方很好灿若桃花。如果一出事各个地方都出了问题,原来灿如桃花的地方就是溃烂的地方。任何一个小事,我举今年一个例子就是李双江小孩儿打人的事。我们都是从15岁过来的,那时候谁没有打过仗。我觉得这个事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比较蛮横和家教有关系。可是这个问题真正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要没有这个事很多事都出不来。一有了这个事,有这么一个小事之后,一堆事就都出来了。首先一个15岁的孩子在北京的大街上开了几年车了,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开的?你怎么叫它首善之区啊?12、13岁的小孩就在马路上开车?你怎么管的?然后那个车是宝马三系改装的,不符合要求但也免检了。再一扯就扯出了一个小孩开了A6。再一扯就扯出一个山西省的厅长的私生子出来。一个15岁的小孩儿扯出私生子这个问题。所以这个不能扯。这个社会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各个环节都溃烂了。   我年前年初写过一篇文章,我说对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就是这个意思。别人可能没有打你是你自己烂掉了,更要命的是,我们由于判断社会动荡是最主要的问题,凡是可以治愈这种溃烂的措施都被我们当做不稳定因素,可能会影响社会稳定束之高阁。所以这个社会就一天一天地不可避免地烂下去了。我觉得这是我的观点。 新望:社会很乱。你讲这个我也有一个观点要讲,政府现在最喜欢一个状态就是半管制、半市场。孙老师是不是太悲观了? 秦晖:其实我倒觉得他很乐观的。因为我跟孙老师因为在很多的地方比较相近,坐在台上PK好像不是很合适,如果真要找一个PK的话题,我觉得可能就是他讲的关于中国只会烂还会乱。当然他后来又讲了只怕烂不怕乱。我觉得不会和不怕不知道是不是一回事。但是我讲,我并不是说中国就会乱,但中国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预计的。不管说它肯定就会乱还是说肯定不会乱都非常不好说。我觉得现在中国这条路的确是快走到了尽头了,而且很多的问题没有暴露出来,今后的两三年内我觉得包括所谓的拐点造成的问题,包括所谓的四万亿、十六万亿投资的后遗症问题,都会在今后的几年出现。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和世界其实都处在一个关键点,这就是所谓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比如说,我其实是一直主张中国要加快民主进程的。当然我讲的加快民主进程倒并不见得说一开始就要搞什么竞选之类的,但是老实说加快民主进程是非常广义的判断。比如说放松言论管制,比如说放松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让工会和商会自己谈很多的问题,不像现在有一种寓言是小熊分饼。两个熊都嫌自己的饼太少,一个狐狸跑出来说我给你们分,结果最后是这个狐狸把所有的饼都吃了。所有的饼都到了它自己的嘴里。这个故事我想起来前几个月我在亚布力夏季论坛上听到一个企业家有一番话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个企业家说,现在我们老在说是把饼做大更重要还是公平地分饼更重要。他说在我看来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在这两者之外有一帮既不做饼也不好好分饼,而是专门以偷饼抢饼为业的这些人,这些人太厉害了。后来又有一个企业家发言。他说,其实如果是工会和商会坐在一起进行谈判也可以。但现在是第三者既不对我们负责也不对工人负责,但是他又通吃,结果最好是劳方不满意、资方不满意,而且这个人又说天下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劳资矛盾,我觉得这个就是最大的问题。所以不管是企业家还是工人都有一些聪明人,其实他们把这中间的问题讲的很清楚了。今天的中国我觉得两个数字都表明了,无论是资方还是劳方牺牲他们的利益都是不对的。   最近我听到了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报告,人民币所有的价格都在趋于国际水平,只有一个价格是远远低于国际水平的就是蓝领劳务价格。这个是几乎已经成为人民币币值低估的唯一的理由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的确现在也有一些不明事理的企业家政府应该压制劳工所谓的不合理的要求,我觉得政府压制不压制都没有问题,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是不可避免的问题。但你要说资方又有多少空间呢?有关于企业经营环境的状况,主要的负担不是说来自于劳工,还是来自于政府、来自金融管制导致的高利贷,也来自所谓的国进民退等等。因此我觉得你要说劳资双方让他们互相哪一方作出牺牲我觉得都是很难的。但老实说我们国家这几年经济高速增长,既不是劳工的收入也不是企业的收入,就是狐狸手中的那一块,熊A和熊B都是受害者,狐狸吞食了一切。我们现在的要求是狐狸能吐出多一点,老实说无论劳工权益的提高还是说企业经营环境的改善那个空间其实都是非常之大的。但是如果这个狐狸牢牢把住这个饼绝不肯对劳资双方或者对全社会让步的话那老实说中国社会不仅烂的趋势不可避免,乱的趋势也很难说就不会发生。 新望:两位说他们俩的观点差不多,有嘉宾和我们秦老师的观点有不一样的地方。据我的阅读郑老师的观点应该和秦老师和孙老师有一点不一样。我前面还和郑老师交流过,这个位置应该给郑老师。郑老师有没有提问? 郑永年:当然我是不常常在国内,主要是情况没有像秦老师、孙老师那么了解。我觉得中国也并不是那么没希望,我以前是农民所以我很喜欢走乡下去工厂看一看,现在有一大帮愤青,我自己不喜欢愤青。但是我觉得现在中国愤青里面越来越多的理性的因素。中国的改革的动力,无论从改革的动力也好、条件也好,如果从现在跟7、8年前相比,现在的条件好得多。刚才孙老师所说的既得利益固化这个是有的,但问题就在于中国共产党的8000万党员,8000万党员如果不能被一小撮的既得利益所控制的话,这个党还是有希望的。如果从基层的角度来看,因为经济社会的愤怒和溃败还是需要改革的。问题是,现在这个体制因为强人政治过去了以后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跟孙老师在谈,假如说现在领导人两届十年就走了,这是中国几千年都没有过的制度,从一个层面来说是很大的进步。大家可以批评这个党,但很难否认说这个几千年的传统解决了。美国有很多的议员一辈子都会呆在那里。但这个问题解决了以后,如何解决政治责任制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以前是皇帝,皇帝是要负责任的。现在是没有人负责。我就说现在的党内民主也没有做好,社会民主也没有,集体领导到这种结果肯定是集体不负责任。中国的政治理念里有勤政这个概念。总理和总书记24小时管理国家都不能管好的。广东提出了小政府大社会,政府应该把很多的东西自我管理,现在提出社会管理、社会控制维稳都是社会被管理。中国的政府是世界上最累的政府。但老百姓也累。所以我觉得中国改革是可以的,看的就是领导人有没有这个意志。你作为共产党这个党喜欢还是不喜欢它还是一个改革的主体。但一旦党、党内的领导跟既得利益太相近了就会走向以前前苏联的道路了。如果不想重复这条道路,你就要改革。我自己不是那么地悲观,中国的经济改革从1978年开始到90年代,2006年十六大以前都是经济改革,可是80年代也没有找到改革的突破口。邓小平为什么南巡?是因为危机。小危机小进步、大危机大进步。现在的社会改革也是一样的。前面这十年白白浪费了十年,但也不是说一点也没有做,我们现在的危机在加深,明年刚好是邓小平南巡20周年。我想现在我们在讲社会体制改革也需要这样一个南巡,当然谁来南巡就不知道了。 孙立平:我回应一下,我跟永年也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80年代的时候就在北大。他稍微给我露了一点,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悲观,我也一直在讲在目前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觉得至少有三种微弱的可能性能够使得我们走出转型陷阱。第一,就是一个具有超越型的政府来推动的改革顶层设计。我觉得这是中国走出改革陷阱的一种可能性。但是,首先它的前提,改革的推进者、这个政府要能否和利益集团契合,它再成为一个比较中性的、中立的、超越的政府。但是,现在国内是讲顶层设计讲得很多,但是我觉得顶层设计的前提没有人讲。我们有什么样的条件能保证顶层设计不至于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设计。而在现在的情况下,所谓的顶层设计最后沦为既得利益集团设计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这是我觉得一种可能性。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由现在某些比较具有开明的态度的局部性体制因素来推动的社会重建。刚才永年所说的社会组织的发育以及在基层当中存在的一种变革的活力,我觉得确实是存在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在于,这些年营造了一个不但是定型的力量、定型的体制的局面,而且它形成了一套逻辑。这套逻辑在很大程度上会使得局部的变革被扼杀掉。   第三, 【这里缺字,纸质版上在这里大体讲了民间知识力量的作用】 秦晖:其实我是不做预言的,如果说乐观我就有乐观的理由。我讲一个乐观的理由,我觉得中国和平地走向宪政的道路完全是有可能的。左派为问皇上,右派要限皇上的权。在经济问题上我觉得我坚决支持右派要求减税的诉求,我同时又支持左派要求福利的诉求。有人说又要福利又要减税,这不是美国病吗?这是美国的病根却是中国的良药。因为美国跟中国是完全相反的。美国和中国现在都在打左灯向右拐。西方国家是政府有资本主义的权力但要承担社会主义的责任。中国的政府用社会主义甚至是超社会主义的权力甚至还不愿意承担资本主义的责任。老实说对政府进行限权问责是必要的。限权问责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进行协商的机制。在这个机制形成以前,双方其实都是出价的阶段,出价的阶段都可以没有边界的,统治者希望他的权力尽可能大,责任尽可能小。而被统治者肯定是希望尽量地压缩他的权力追问他的责任。因此我经常讲,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尤其是经济自由主义者,在宪政条件下,不会喜欢这样的情况的。但在全宪政条件下为什么会这样?一个统治者的权力是无限的,为什么责任是有限的?即使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包括经济自由主义者,我觉得在前宪政条件下也没有在从摇篮到坟墓的一切领域为政府卸责的义务。只要这个政府的权限不受制约。只要我们在每一件事上都不放松对政府的限权。总有一天宪政这个要求不是我们提出而是统治者会提出。所有的国家从最早的英法到后来的匈牙利、波兰他们的宪政都是财政赤字逼出来的。我们经常讲走向宪政的第一步是预算公开、财政透明,老师说,他凭什么公开和透明?   我觉得归结到中国的前提下,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很平稳地过渡我觉得很可能就从这时候开始。政府可以任意花钱但不想给老百姓花钱就不给老百姓花钱的状态如果不改变,永远不会有真正财政透明的动力。现在可以搞一些财政透明,我觉得那都是假的,因为我们所谓的财政外的财政很大。你就是财政透明了它还有财政外的财政,照样是不透明的。真的要透明得他有动力不是我们有动力。他怎么才能有动力呢?一方面他每挣一分钱我们都要问责。老实说我觉得左派在现在的条件下应该是赞成政府扩大财政收入的。但在非宪政条件下反对横赋暴敛不仅是右派的诉求也应该是左派的诉求。在宪政条件下又开始不赞成福利了。但在全宪政条件下向政府问责不仅是左派的责任也应该是右派的责任。只要在这两方面压力不断地提高,我觉得财政公开、预算透明就不是我们要求政府,而是政府主动恳求与社会,因为他的责任负不起了。这时候他就会主动恳求于社会。我觉得无痛的转型就以这个时候为起点。 提问:福山讲了一个中国会不会发生阿拉伯化的观点。他说尽管中国没有民主和法制,法制很怪异,在很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取得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但他的观点是中国很有可能不会发生动乱或者是乱象。因为中国跟阿拉伯国家不一样,几千年来形成的科举制度导致了今天中国高层都是非常有素质的,跟阿拉伯的民主化国家的高层不一样。他说这个由于高层的非常高的素质有可能导致他们能够在畸形的环境下处理各种各样复杂的问题,始终保持中国大方向的稳定。我想问一下他的观点并没有结合中国的现实,我想问两位观点对福山的讲话有什么评议和不同的观点? 孙立平:假如光从结论来说我是大体上同意的。我说中国是烂而不是乱,大体上是这样的结论。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是,更多的人看到的是中国社会脆弱的一面、矛盾的一面。但对追究社会中的弹性,人们往往没有给予足够的认识和重视。我记得我是1993年第一次去台湾,当时去台湾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说邓之后中国会什么样?其实就是问邓之后中国会不会乱。当时我的回答是现在什么样将来还什么样。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发生。我觉得对中国社会的弹性认识往往是把这个东西低估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出西方的一些学者老预测中国崩溃走不下去了,这样的预言为什么老是这样。关键在于中国社会其实是有很大的弹性的。比如说我们的城乡人口结构,中国文化大革命能搞10年,假如说是80%的人口在城市20%的人口在农村,文化大革命搞不了10年。饿死了几千万人,几年之后就恢复过来了又可以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了,恢复得非常快。跟这样一个人口结构都有很大的关系。其实这只是人口结构的问题。这个社会当中,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列了八条都是能够造就社会结构的弹性。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你说这些问题,大家说我们面对的问题能解决吗?我并不抱很大的希望,包括秦晖讲的前景,说糊弄不下去了主动要求宪政推行。总会有这一天,但这一天是本世纪还是下世纪呢?我从长远的乐观来说我也是乐观的。我老说这个事,现在全世界70亿人口,有一个现象不知道各位注意到没有,70亿人绝大多数每天早晨都要洗一下脸。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力量在起作用。什么东西在起作用?能让70亿左右的人每人每天都洗一遍脸。有人说难受,其实是不好看。中国有没有走向民主的那一天呢?就这个原因就行,你不民主让人笑话。但这需要时间。这个到来之前我们既要看到问题、矛盾的一面又要看到弹性的一面。所以我总的来说没有大的动荡发生,或者说动荡的可能性很小,这个社会真正是烂的问题而不是乱的问题。 秦晖:其实福山的话题,我们的高层智力都是很高的。我们现在并不是典型的科举制度,某种意义上讲的确是这样的。我觉得这当然是使中国能乐观预期的一个原因。但是我觉得如果我们要更乐观的话,其实关键还是大家都聪明,而不光是统治者聪明起来。比如说在民生问题上民生比民主更重要我很同意。民生反映在政府层面上就是福利的保障。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转变福利观,从那种皇恩型的福利观转成问责型的福利观。至于说高福利还是低福利是另外的问题。但不管是什么福利,在真正的福利国家,这个福利都是政府的责任,是老百姓要求的,政府做了老百姓是不会感谢的。但政府不做老百姓就会对它问责。瑞典这样的高福利国家都是政府提供的。可是我们中国是一个皇恩国家,老百姓只要不饿死就得感谢皇上,你饿死了也不能埋怨皇上那是所谓的自然状态。这种状态不可能,中国不可能有真正的民生。不要说高福利,低福利连零福利都没有,中国的福利制度一直都是负福利,就是扩大差异的福利,而不是减少差异的福利。   最近开始有一些好转,这也是由于社会的压力。社会压力如果不继续提高,这个好转我觉得也是很难的。 新望:我们的对话环节就到此结束了,再次感谢两位嘉宾。
  14. doubleThinkr
    没人啊都去啪啪啪了吗
  15. doubleThinkr
    Gmail全套新皮肤上线了,去试试吧。
  16. doubleThinkr
    【译言】烂苹果与好香蕉(中国的一切问题可以简单的归结为一句话: SB数量庞大)LINK:[link url="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45405/228682"]
  17. doubleThinkr
    近世代数把我秒了...
  18. doubleThinkr
    一切和主线奋斗目标无关的机会都是扯淡。老了,没那么多时间多线作战。
  19. doubleThinkr

    社会学家大战外星人——论《三体》中的“宇宙社会学”

    Title:社会学家大战外星人——论《三体》中的“宇宙社会学” Author:风间隼 Date:2009-05-10 20:34 这学期捞到个机会给本科生开社会学导论课,本没指望他们读什么参考书,不过更没想到的是,我自己反而被布置了两本“课外读物”。事情是这样,一天下课,一位好心的学生向我推荐说:“老师,你该读一下《三体》,里面提到了一种‘宇宙社会学’!”“宇宙社会学!”我当时就震撼了!直接想起了朱海军的“面对面”和网上某社会学爱好者发明的“人生论”等等山寨社会学理论,不过这个名词象个黑洞一样,听起来更加具有诱惑力。联想起众多朋友的推荐,我没有理由拒绝相信这是一本好小说。于是诚心诚意地借了来攻读之。书很好看,“宇宙社会学”出现在刘慈欣“地球往事”三部曲之二——《三体:黑暗森林》里面,主人公罗辑依靠“社会学知识”而非物理学知识战胜了外星人,在公众对社会学认识度不高的当今中国,一部“硬科幻代表作”中把社会学提到这样的高度,很出乎我的意料。作为一名跨世纪的“社会青年”,总免不了被问到的两个“终极问题”之一就是“社会学有什么用啊?”我以往储备的答案比较低调,比较无厘头:“学了社会学可以教社会学啊!”,令闻者侧目。现在,我知道我可以抛出一个高调得多的答案了:“学了社会学至少可以保卫地球,大战外星人啊!”作为一个业余的(伪)科幻迷来说,这个答案简直太拉风,太合我的心意了!我要向大刘老师致以崇高的敬礼!不过敬礼归敬礼,这个“宇宙社会学”还是要从专业角度好好考察一下的。“科学幻想”一直把“社会科学”排除在外,其实是个不正常的现象。除了社会科学“准科学”的尴尬地位之外,其实也跟科学界对社会科学研究的特殊性认识不足有关。借这个考察“宇宙社会学”的机会,或许可以看一下,社会科学的专业知识对于丰富我们对未来世界的幻想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而缺了这个视角,对于一部幻想人类未来的小说来说又是多么大的遗憾。 我们知道,知识的建立有两个途径,经验归纳和理论推导(演绎)。经验归纳服从实证批判,理论推导服从逻辑批评。而理论推导必须要有起点,归根结底要建立在经验归纳基础上的。所谓“公理”,是理论的基础,往往是在一定普遍的尺度上不证自明的常识。所以从原则上说,经验世界是所有知识的来源,公理也不例外。公理阶段的偏差,往往直接影响到理论是否正确,或者至少是理论适用的范围大小。那我们就来看看在杨冬墓前,叶文洁传授给罗辑的宇宙社会学知识,有几分站得住脚。说实话,这一幕总让我联想到上帝向摩西显现。宇宙社会学第一公理: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宇宙社会学第二公理: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罗辑说:“叶老师,从社会学角度看,这两条公理都足够坚实……”很遗憾,从社会学角度看,这两条公理都不成立。先说第一条。逻辑学上,“是”是个极其关键的词汇,“应然”或是“实然”都可以用“是”来表达,但其中的含义是截然不同的。第一公理这个命题,是“应然”还是“实然”呢?“生存应该成为文明的第一需要?”还是“生存确实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大刘在这两本经天纬地的奇书中已经展现出了他深厚的自然科学素养。但是对于社会科学,他显然没有把握住其中的关键。前面提到社会科学的特殊性,在我看来,就是“意义”二字。原因无他,因为社会科学研究的现象无论再怎样被“忽略细节,浓缩成一个点”,面对的集合体也是由有意志有情感的个人组成的。涉及人的地方,一定存在意义。宇宙社会学第一公理到底是应然命题还是实然命题,这在自然科学中无足轻重。因为恒星和原子是不会涉及意义的。无论“应该这样转”还是“确实这样转”对它们来说都是一样,总之他们就是这样转。但是对于人类文明来说,情况完全不同。人有意志,可以选择,而且他们的选择并不总是依据自己真正的需要,哪怕是学者眼中的“第一需要”!现代社会的“成瘾性”现象就不必说了,古人的事例更是多不胜数。不必烦引现象学社会学的理论,简单举例即可。古龙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有一样比自己的命更要紧的东西,酒鬼眼中的酒,色鬼眼中的美人,赌鬼眼中的赌局,都是如此。”其实已经把这个道理说得很清楚。人之所以为人,正因为他并不像动物一般,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重于一切。谈论到“文明”,尤其如此。“文明”必然涉及“互惠”和“利他”,有时候,生存的第一需要也是可以被牺牲的。当然人有为了基本生存不惜一切的时候,社会学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作为“公理”,应该是个极强的论断,只要有反证就可以被推翻,何况是如此大量的“反证”。只能说这个公理本身有问题。假设一位支持宇宙社会学的对手辩驳:“不,你说的是微观层次,作为整个文明本身,是不会为了另一个文明牺牲的。”我同意,但是既然上升到宏观层次,我就要提醒对手,他在摆脱了一个问题的同时,面对着一个新的问题:文明本身是有重量的。这个诗意的说法借自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用社会学术语来说,文明社会必然是个分化的社会,其运行是有成本的。生存的需要并不必然可以清晰地传递到决定文明命运的阶层心中。如果从“生存是第一需要”的公理出发,五世纪的罗马帝国应该重整尚武精神,把蛮族迁移到边疆才对,不应该大量雇用蛮族军队。清王朝末年应该整顿吏治,推行新政才对,不该把施行宪政的日期一推再推。可惜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没有机会发生,有权力为文明选择未来的人往往已经被文明局限住了视野,一个文明运行的成本决定了它无力去选择另一种可能。用一个诗化的说法总结就是:“文明自身是自身的敌人”。探寻历史上文明盛衰的轨迹,无不如此,所以说,无论“应然”还是“实然”,第一公理都是站不住脚的。宇宙社会学第二公理不成立的原因,和第一条有联系。宇宙中总量保持恒定与否和社会学没关系,可以省略,重点看前半句。如今地球上生存的人,总属于这种或那种文明,所以当我们回顾文明的历程时,总不免产生“文明在不断增长和扩张”的幻想。可事实呢?地球上曾经存在过的所有文明中,延续到今天的绝对是少数。大多数文明都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王铭铭在碰到有人质疑历史的重要性时,总要反问对方:“你说自古到今,死人多还是活人多?”面对宇宙社会学第二公理,我们可以这么问,只不过主体换成文明而已:消失的文明多还是延续下来的文明多?假设我的对手这样辩驳:“你说的这都是地球上的状况,宇宙中不适用!”并且引用创始人叶文洁的话:“宇宙社会学比起人类社会学来呈现出更清晰的数学结构!”对不起,还是不对。人群的量级是个问题,不过不是核心的问题。哪怕在一个社会内部,只要从统计入手,大量社会事实也会呈现出清晰的数学结构,例如离婚率、自杀率、教派人数兴衰等等,并不需要放大到宇宙级别。问题是你采取什么路径去看。坚持实证方法,用自然科学手段研究社会的人,也会得到一些成果,但是从概念界定开始(什么叫做“婚姻”和“教派”),他就会遭到“意义”问题的持续困扰,直到他解释这些现象为止(为什么离婚率会上升?为什么教派兴起又衰落?)。他会发现数学可以帮他一些忙,但是关键的问题他都必须从意义入手才能解决。照《三体》的世界观看,三体人或许比较先进,比较特殊(不能隐藏内心意图),但是与人类一样有精神觉悟,有自由意志的生物,能制造、交流和读解意义。宇宙中的其他文明数量再多,构成的“宇宙社会”再复杂,只要能互相交流,那么“宇宙社会学”就一定会涉及到意义问题,绝对不可能用数学来解决的。所以说穿了,所谓“宇宙社会学有清晰的数学结构”,其实只是理工科背景人士对于社会的一种幻想(不客气地说是无知),跟宇宙不宇宙倒没什么关系。接下来谈谈两个重要概念:“猜疑链”和“技术爆炸”。猜疑链不新鲜,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就是典型的猜疑链造成的——两个囚徒互相猜疑对方的选择,难以决定自己的下一步如何举措。这个假设的前提是两人处于完全无知的黑幕状态,并且彼此之间缺乏信任和共同利益。这个假设听起来没错,因为两个陌生人之间是完全可能发生这种博弈的。它的问题在于,它假设社会有一个起点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不熟悉的陌生人各自本来是孤独的,彼此之间是陌生的,好像是穴居的动物一样,在这种起点状态下,人和人开始交往并结成团体。卢梭的社会理论就是建立在这种起始状态之下的。然而在我看来,这种状态并非人类社会的常态,毋宁说是一个非常态。人是群体生活的动物,绝大多数的人类都是在社群中长大的,人类社会的常态应该是聚众而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抛弃猜疑,把信任当作是社会学理论的起点,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猜疑和信任都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部分。如果要我为社会学理论选择一个起点的话,我会选择人和人之间有猜疑的信任,或者说有误解的交流,而非绝对的猜疑。对方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宇宙中文明之间的遭遇,更多与穴居动物的遭遇类似,而与已经建立了信任关系的社群无关。所以即使猜疑链在人类社会中不合适,在宇宙中却是绝对合适的。我的意见是,猜疑链这个概念用来描述人类社会过于高估了猜疑,而如果用在宇宙社会中,恐怕是高估了信任,准确地说是文明与文明之间的了解。事实上猜疑链这个概念本身就已经包含了了解的成分,正是相信对方有与我类似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所以才有“以己度人”的余地。因此,即使我觉得章北海率领的舰队之间的勾心斗角可以接受,我还是忍不住要怀疑,宇宙中的文明遭遇,会有这样的前提么?假如A星球的文明与B星球遭遇,他们能马上了解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么?假如对方有意掩藏起了自己的实力怎么办?假如对方的科技水平并非单纯反映在对外层空间的探索上怎么办?又或者,假如对方对于生命和宇宙有跟我完全不同的态度怎么办?率先攻击会不会反而招来飞来横祸?那是不是不攻击反而会是更为明智的选择呢?最后一条:技术爆炸。这一条没什么好驳的,因为在我看来是顺理成章地不成立。现代人被现代以来的人类历史框住了思维,总是以为近五百多年来的技术持续进步是顺理成章的,甚至以为加上人类所有历史的过去,就是一个理论不断上阶梯,技术突破瓶颈的历史。这是典型的进化论的宏伟叙事。回首人类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许多古代的工艺至今难以复现,而很多技术,实际上经历了一个重复失落和再发明的过程。近几百年来的技术爆炸到底是个偶然还是必然,现在还无从知晓。再往深了质疑,连近几百年来的技术爆炸是否成立也成问题,因为随着现代性的演进,人类一边在不停地发明出新的技术,一边在不停地失去旧的技术。我们的社会从没有现在这样先进,也从没有现在这样单一。技术在未来到底是会不停地爆炸下去,还是会反过来将人类吞噬,现在是个谁也说不准的事情。因此断定技术爆炸是文明的一条支配法则,显然是过于短视了。还要提宇宙的特殊性的话,我只能说,依据小说的内容,连三体文明都是技术匀速发展的,凭什么断定这个概念的合理性呢?最后谈谈理论的取向问题。在自然科学里面,我们常说“发现”了一条定理,包含的意思,是说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等着人类的意识去接近。而在社会科学里,尤其是八十年代以来,我们常说某人“发明”了一条理论,因为我们承认,社会科学的理论(或者更前卫一点说,我们认为人类所有的理论)都是“发明”出来的。是带着特殊用意的建构。《三体》中的宇宙社会学也是这样,用意无非是要营造出一种残酷的宇宙丛林法则来,好支撑小说情节的展开。然而即使我承认这只是小说的笔法而已,我还是要挑剔一番,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一部充满了坚实的自然科学细节的幻想小说,在社会科学方面出现这样不成熟的设想。这与天马行空的前瞻性幻想不同,大刘的“宇宙社会学”再现出来的,其实只是社会学早在四五十年前就已经抛弃的一些陈腐思想,有些想法的渊源,甚至可以上溯到启蒙时代一些自然科学家和政治学家对于人类社会所做的臆测,以及从自己学科出发的轻率比附。尽管充满童趣,然而很遗憾,这些“人对人是狼”、“社会遵循数学模型”、“技术不断进步”之类的幻觉,在社会学里已经属于史前史了。从理论根源上去追溯这种社会观是一条路径。让我更感兴趣的小说中具体的思想路径。叶文洁从自己文革的经历中得出这样的社会观,可以理解。我也可以理解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人这样去认知社会。但是,与他们认为“文革把整个人类社会还原到了原点”,故此可以通过文革中的人际关系去认识社会不同,我认为文革状态是人类社会的一种极端形态,就此把“社会”定义成一场“无仁义的战争”,恐怕有失偏颇。值得大力肯定的一点是,《三体》这部瑰丽的科幻小说第一次从正面肯定了社会学的价值。作为一名社会学从业者,我深深感谢大刘老师对于这门学科的推重,同时感佩于大刘老师的眼界之宽广。如果有说得不对的地方,欢迎讨论。读完这本小说,我的心里多了一个幻想。我憧憬着,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赫然发现两位黑衣人站在我的床头:“嘘……先生,对不起,请跟我们来一趟,外星事务司现在急需一名社会学学者的帮助。”
  20. doubleThinkr
    二口怪魔,簡稱官。是一個國家中專門妥善運用人民稅金的一種生物。有些二口怪魔外型與犬無異,因而有時也叫狗官。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