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et_pepper
harriet_pepper

【喵汪】凌晨三点十六分(6)

03:16A.M
“笃笃笃!”敲门声温和有礼。
苗甫早已从沉睡中醒来,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他的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嚣:告诉王笙这一切,让他俩共同承担那个声音在阻止他做接下来的一切。直到他开门前的一刹那他都不能下定决心,他知道凭那人的性子恐怕……
可是开了门那人的眉眼在他眼前出现时,他做不到无视那人眼中的熠熠星光。

苗甫一把抓着王笙的衣服将他拽进门里,用脚带上门,把王笙的外套除下,发了疯似的把他按在了门上,饥渴地寻上他的唇,不住地啃咬舔舐。王笙的手被苗甫按在头顶上方,用劲生狠他挣脱不开,整个人却是又惊又吓,扭动着身子挣扎个不停。苗甫挺身上前用自己的整具身体死困住王笙,将他死死地钉在门板之上,与此同时单手抽出裤子皮带将王笙双手束缚起来。
王笙眼神中露出惊恐,苗甫逼得太近他甚至伸不出脚来蹬对方,只能在苗甫火热亲吻时奋力咬上他的下嘴唇,对方吃痛退开些许,有血渗出,温热亦沾了他的唇,红唇染血更添风情。

王笙骂道:“你大爷的苗甫!老子不是娘们!放开老子!”苗甫看着眼前唇齿开合,心一横不再温存,索性开始动手撕扯王笙衣服,纽扣被无情地扯开,有一颗落了地,炸雷般清脆的声响。
衣服扒开显现出好俊一身白肉,让苗甫的手一阵流连忘返,顺着胸膛一路摸到腰线,顺势而下将裤子拉下两条大白腿一览无遗。

还剩最后一道防线。
“苗甫你混蛋你苗甫!你臭不要脸!”

苗甫微微停了停手上的动作,抬起眼来看了王笙一眼,眼神里流落出的是沉重的忧伤,是绝望的悲哀。
笙笙,求你了。

笙笙,对不起。
他搂住王笙的腰,把他连抱带拖扔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本就身体不协调的王笙手被缚住更是难以施力,只能无助地在床上扭动,这一番动作倒更是激起了苗甫的兽性,三下五除二拖去衣服就上床压住了王笙。

“苗甫,你他妈……”
话语被强硬的亲吻堵住,王笙却再下不去嘴咬,只能默默受着。

终于,最后的防线被剥离,王笙整个人被翻了个身,身后小穴被那人硬挺抵住。他很清楚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他已然决心求死,却不防苗甫在他嘴里塞进一块毛巾。
没有润滑没有前戏,直入主题。

疼。
王笙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字——疼,撕裂般的痛感夹杂着男性自尊被践踏的羞耻感共同攻击着他。

他恨身上这个人,更恨自己。
入口被粗大的分身撑开,肠道干涩无比,鲜血涌出细细密密,在白色床单上斑斑点点如同一副残忍的艺术品。

王笙几乎快把一口银牙咬碎,感受着身后人猛烈的抽插,每一次抽出刺入都带出部分肠肉,那是钻心的疼痛,双手扣住身下床单,指关节因用力而发白。被毛巾塞住的嘴也硬撑着一声不吭。喉咙口压抑着几万声喊叫,紧皱的眉头写满隐忍与痛苦。
皮肤相贴发出响亮淫靡的“啪啪”声,苗甫撑着腰前后运动,身下人的肠壁搅紧了他的分身,逐渐分泌出的肠液起了润滑效果,让他在身下人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他并不快活。
他俯下身去亲吻王笙的背脊,用唇齿描摹他的脊椎,留下大片的潮红。

偶尔,那人的阳器会擦过前列腺,一缕缕酥麻的快感会与疼痛一起袭来,让他全身一阵战栗,肠壁下意识地搅紧,渴求更多更深。
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王笙当真如此下贱——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死命地操还爽得要死?

他只能庆幸背着身子苗甫也许看不见他被逼出的生理性泪水。
苗甫怎么会看不见?他的心其实快和王笙的泪水一样碎成点滴……

该如何是好?该如何逃离?该如何戒断关于你的瘾?该如何拯救你我?
一次次冲刺,终于迎来顶峰。

苗甫不敢,到底还是抽出来才射了,床单上一片狼藉。
王笙被取走束缚,看了眼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只有疼,身体疼,心里更疼。

“苗……为什么?”
事到如今,怎还仍旧执着于他的解释。哪会有什么前因后果?

苗甫摇头沉默。
“滚!”

他拿起手边能触及的一切事物砸向苗甫,直到把他砸退出门。
苗甫自问:你终于得到他了,你满足了么?看到他这样,你满足了么?

你满足了么!
你满足了么!!

你满足了么!!!
王笙扶着墙走进了卧室自带的卫生间里,看着镜中龌龊的自己,竟然笑出了声来。

他知道那人的习惯,剃须刀刀片在第三格抽屉里。
洗手池里仔仔细细净了手,取着刀片顺着自己静脉竖着用力划了下去,鲜血喷到镜子上,模糊了王笙的笑颜。

他眉目含笑,红唇微张。他跪倒在鲜血里,一身白肉,触目惊心。
07:17A.M

苗甫打开卫生间的门,一地鲜红艳烈得刺穿他的心。而那被鲜血拥护肤色苍白的王笙,像一尊被打碎的雕塑,静静地坐在中央。
苗甫很想知道再多几次,自己的心是否也会麻木?

他踩着血迹,走到圣地中央,拥抱自己的爱人。
他一遍遍地呼喊:王笙,王笙。




























03:1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