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et_pepper
  1. harriet_pepper

    【喵汪】凌晨三点十六分(6)

    03:16A.M “笃笃笃!”敲门声温和有礼。 苗甫早已从沉睡中醒来,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他的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嚣:告诉王笙这一切,让他俩共同承担那个声音在阻止他做接下来的一切。直到他开门前的一刹那他都不能下定决心,他知道凭那人的性子恐怕…… 可是开了门那人的眉眼在他眼前出现时,他做不到无视那人眼中的熠熠星光。 苗甫一把抓着王笙的衣服将他拽进门里,用脚带上门,把王笙的外套除下,发了疯似的把他按在了门上,饥渴地寻上他的唇,不住地啃咬舔舐。王笙的手被苗甫按在头顶上方,用劲生狠他挣脱不开,整个人却是又惊又吓,扭动着身子挣扎个不停。苗甫挺身上前用自己的整具身体死困住王笙,将他死死地钉在门板之上,与此同时单手抽出裤子皮带将王笙双手束缚起来。 王笙眼神中露出惊恐,苗甫逼得太近他甚至伸不出脚来蹬对方,只能在苗甫火热亲吻时奋力咬上他的下嘴唇,对方吃痛退开些许,有血渗出,温热亦沾了他的唇,红唇染血更添风情。 王笙骂道:“你大爷的苗甫!老子不是娘们!放开老子!”苗甫看着眼前唇齿开合,心一横不再温存,索性开始动手撕扯王笙衣服,纽扣被无情地扯开,有一颗落了地,炸雷般清脆的声响。 衣服扒开显现出好俊一身白肉,让苗甫的手一阵流连忘返,顺着胸膛一路摸到腰线,顺势而下将裤子拉下两条大白腿一览无遗。 还剩最后一道防线。 “苗甫你混蛋你苗甫!你臭不要脸!” 苗甫微微停了停手上的动作,抬起眼来看了王笙一眼,眼神里流落出的是沉重的忧伤,是绝望的悲哀。 笙笙,求你了。 笙笙,对不起。 他搂住王笙的腰,把他连抱带拖扔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本就身体不协调的王笙手被缚住更是难以施力,只能无助地在床上扭动,这一番动作倒更是激起了苗甫的兽性,三下五除二拖去衣服就上床压住了王笙。 “苗甫,你他妈……” 话语被强硬的亲吻堵住,王笙却再下不去嘴咬,只能默默受着。 终于,最后的防线被剥离,王笙整个人被翻了个身,身后小穴被那人硬挺抵住。他很清楚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他已然决心求死,却不防苗甫在他嘴里塞进一块毛巾。 没有润滑没有前戏,直入主题。 疼。 王笙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字——疼,撕裂般的痛感夹杂着男性自尊被践踏的羞耻感共同攻击着他。 他恨身上这个人,更恨自己。 入口被粗大的分身撑开,肠道干涩无比,鲜血涌出细细密密,在白色床单上斑斑点点如同一副残忍的艺术品。 王笙几乎快把一口银牙咬碎,感受着身后人猛烈的抽插,每一次抽出刺入都带出部分肠肉,那是钻心的疼痛,双手扣住身下床单,指关节因用力而发白。被毛巾塞住的嘴也硬撑着一声不吭。喉咙口压抑着几万声喊叫,紧皱的眉头写满隐忍与痛苦。 皮肤相贴发出响亮淫靡的“啪啪”声,苗甫撑着腰前后运动,身下人的肠壁搅紧了他的分身,逐渐分泌出的肠液起了润滑效果,让他在身下人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他并不快活。 他俯下身去亲吻王笙的背脊,用唇齿描摹他的脊椎,留下大片的潮红。 偶尔,那人的阳器会擦过前列腺,一缕缕酥麻的快感会与疼痛一起袭来,让他全身一阵战栗,肠壁下意识地搅紧,渴求更多更深。 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王笙当真如此下贱——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死命地操还爽得要死? 他只能庆幸背着身子苗甫也许看不见他被逼出的生理性泪水。 苗甫怎么会看不见?他的心其实快和王笙的泪水一样碎成点滴…… 该如何是好?该如何逃离?该如何戒断关于你的瘾?该如何拯救你我? 一次次冲刺,终于迎来顶峰。 苗甫不敢,到底还是抽出来才射了,床单上一片狼藉。 王笙被取走束缚,看了眼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只有疼,身体疼,心里更疼。 “苗……为什么?” 事到如今,怎还仍旧执着于他的解释。哪会有什么前因后果? 苗甫摇头沉默。 “滚!” 他拿起手边能触及的一切事物砸向苗甫,直到把他砸退出门。 苗甫自问:你终于得到他了,你满足了么?看到他这样,你满足了么? 你满足了么! 你满足了么!! 你满足了么!!! 王笙扶着墙走进了卧室自带的卫生间里,看着镜中龌龊的自己,竟然笑出了声来。 他知道那人的习惯,剃须刀刀片在第三格抽屉里。 洗手池里仔仔细细净了手,取着刀片顺着自己静脉竖着用力划了下去,鲜血喷到镜子上,模糊了王笙的笑颜。 他眉目含笑,红唇微张。他跪倒在鲜血里,一身白肉,触目惊心。 07:17A.M 苗甫打开卫生间的门,一地鲜红艳烈得刺穿他的心。而那被鲜血拥护肤色苍白的王笙,像一尊被打碎的雕塑,静静地坐在中央。 苗甫很想知道再多几次,自己的心是否也会麻木? 他踩着血迹,走到圣地中央,拥抱自己的爱人。 他一遍遍地呼喊:王笙,王笙。 03:16 A.M.
  2. harriet_pepper

    【喵汪】凌晨三点十六分(1-5)

    lofter可能暴露把我逼到这里来发文做外链… 配对:喵汪分级:R或NC-17警告:主要角色死亡,有强迫性行为弃权:真人同人不属于我╮(╯▽╰)╭禁圈真人大家都懂得~ 假如每天都必须亲眼见证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以各种不同方式死去,而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日复一日,方式多样,终点却只有一个:死亡。 凌晨,苗甫醒了。 他坐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拿过烟盒和打火机,从烟盒抽出了一根烟。他点烟的手有些颤抖,打了好几次火终于点着了。 他深吸一口,感觉到尼古丁充斥了他的全身,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些。 瞥了眼床头柜上的钟,快到三点了,马上…就要来了。 03:16 A.M.“笃笃笃!”敲门声如期而至。苗甫看向声音的来源——那扇铁门,眼神复杂。他抖了抖烟灰,叹了口气。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是个该死的梦吧!苗甫不禁打了个寒战,也许是因为“死”这个字。 整整两周前,也就是1209600秒之前。 同样的凌晨,天才刚蒙蒙亮。 苗甫还沉醉于梦乡之中,梦里莫名出现了王笙和田恬的婚礼,王笙穿西装的样子是真好看。而苗甫自己却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长褂,站在宾客之间,举着杯祝贺。 反正是梦,苗甫想。 于是,他放下了杯子,穿过人群,稳稳地拉住了王笙的手腕:笙笙子,婚别结了,跟我走! 王笙的眼眸亮亮的,他说:好! 苗甫拉着王笙跑出了宴会厅,徒留下身后一众惊诧。 他们在街道上迎着风跑,西安的空气不那么清新,他们却笑的欢畅,手更是一直紧紧拉着。苗甫回过头来看着王笙,脸上因为运动浮起了浅浅绯红,在苗甫的心尖尖儿上颤了一颤。 他们在鲜有人迹的小巷里接吻,王笙嫌热不知把西装外套扔到哪儿去了,衬衫袖口捋到了手肘。那一片白肉乱了苗甫的思绪,像《礼仪漫谈》里一样,顺着手腕亲了下去…他的手愈加不安分,把王笙的衬衫从裤子里拽了出来,手顺行而上,所经之处是一阵阵酥软的战栗… 忽而,魂悸魄动,苗甫醒了。 梦醒了,人却不想醒。 要是梦成真,一辈子我们俩都能这般该多好…什么江南什么田恬,都不存在,该多好。 苗甫并不太想起床,从床头柜上拿起了烟,手势熟练地点了起来。深吸一口,定了定神,把自己从梦里乌托邦式的幻想里撕扯出来。就像自己戒不了烟一样,他也戒不了对王笙的迷恋,他内心中对王笙的渴求,满满甸甸。他真怕有天自己会控制不住。唉…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苗甫好奇,这个点儿,按理说睡得最死的时候,会是谁呢?他感觉,来人应是王笙。而他的感觉,总是不会错。 王笙瘫靠在门框上,像是要把自己与门框融为一体一样。 “哥哥…” 好大一身酒味往屋子里冲。 苗甫大惊,这得是什么事儿能让王笙喝成这样? “笙!……快进屋快进屋…” 看着苗甫脑袋大,其实这几年操劳地瘦着呢,反倒是王笙最近愈发福态。把王笙半拖半拽扶到沙发上,苗甫额头上已出了一层薄汗。向来,是王笙照顾喝醉了的苗甫,今天颠倒过来,苗甫倒有些手忙脚乱了。 王笙绵软地融化在了苗甫家的沙发上,醉得厉害,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苗甫也没细听,上卫生间拧了条热毛巾。 端着毛巾走到近前,才听得王笙的碎碎念:只是想…看场球……又没…误多大事儿……… 瞧着这样子是为看球和田恬吵架了,小两口闹别扭过两天就好了,多大岁数人了还闹小孩子脾气。苗甫这么想着,就想把他置这,自己回屋再眯一会儿。 他王笙却不放行,一伸手拽住他袖口,“苗…”。 “乖乖…我这几天忙得紧,好不容易能踏踏实实睡会,待会早上又要开会呢,放哥哥睡觉去。” 说着顺势弯下腰亲了口他额头。 苗甫当即就恨不得在那儿死一死,脑子里想着亲一口没想到还真付诸行动了…再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 这厢,醺了的王笙倒没任何不妥,带着童真的傻笑瞎乐呵:哥你还当我小孩儿呢! 醉得是真厉害,苗甫给他掖好被子,就进屋了。 早上,闹铃响了,苗甫起床,洗漱收拾一下,熬了点粥留给还在和周公谝闲传的王老师。出门前留了句:晚上园子里见啊!王笙迷迷瞪瞪应了一声。 怎知呐,这早晨匆匆一别,苗甫再见到王笙时,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04:16 P.M.苗甫正往园子里赶,路上他心里不知像揪着什么似的,不知所以地慌。电话铃声忽然响起,苗甫心里一惊,听着铃声反复却忘了掏出手机去接,大概两秒过去,才反应过来。屏幕上大秦的名字又让苗甫陷入不安。“王笙他……”大秦的声音难得带着慌乱,“他…没了,去的时候已经不行了”。苗甫心里“咯噔”一下:“…大秦,你开什么玩笑!他好好的这么大个活人怎么会说没就没呢!”“……车祸,四车追尾……他在……最中间,当场就……” 空白 空白 空白 听不清大秦后面说的什么,脑子里塞不下任何东西。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撑到医院的。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想:王笙死了。 死了,再也活不了了。 再也不会在他身后半步巧笑倩兮。 再也不能和他说相声到八十岁。 再也…… 君不再,君不在。 你见过山崩地裂的场景么? 你没有?苗甫也没有,但他现在的心,他的整个世界却如同山崩地裂般,四个字,轰然摧毁他的一切。 王笙死了,苗甫也随之分崩离析了。早就不是单纯的两个身为人的个体,他们是共生的精神伴侣。一人死去,另一人的灵魂也不再完整。 医院。 太平间外。 田恬在,她当然应该在。还有一众青曲的弟兄。 田恬在哭,很明显她已经哭了很久了,眼眶都是红的,眼睛都肿了,但眼泪就像拧不住的水龙头,一直在流。 但苗甫想,还能哭,挺好的。  他哭不出。其实他还没很好地消化这件事。  他太希望王声从哪个地方蹦出来告诉他:哥哥你被骗啦! 可是他没有。 大秦看见他来了,过来招呼。田恬也站了起来,手里捏着纸巾,直直地,看着他。或者说狠狠地,盯着他。田恬眼里有对他苗甫的恨。恨意快从红红的眼眶里眦裂开来。那纸巾已然被捏得不成样了。田恬的红眼眶像兔子,而兔子让苗甫想起王声从前在和田恬的合照里装出的兔牙。 “王笙呢,在哪儿?” 对,他呢,我的相方呢,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我在太平间外?看谁?笙儿,你说死了以后躺那儿多孤单呐!笙儿,你在哪儿? 笙笙子!王笙!王笙!你去哪儿了? 为什么躺在这种地方?这里多冷多吓人啊! 笙,跟哥哥回家…… 笙,你怎么舍得一个人走? 田恬看着苗甫,他知道苗甫也疼,甚至可能更无法承受。可她做不到不怪面前这个男人。“若不是因为你,他怎么会急赶慢赶让司机走那条近道?” 苗甫有些茫然,因为自己? 大秦在一旁看着,有些无奈想劝却又不知怎么开口。他知道田恬只是无法接受事实,她选择的方法是要找个人担起这罪,至少得找个人陪她一起,担起这害死王笙的罪。她一个女人,她做不到。她只能寄希望于苗甫。 一时间,气氛凝固了,苗甫和田恬对立着,谁都不敢打破着平静,都怕这平静后的暴风雨。 半响,苗甫说话了:你不和他吵架怎么会导致之后的事?他看球这点爱好你和他这么多年还不能满足他么? 田恬冷笑着回答,眼里泪光闪闪:他整整一天都没有着家,怎么吵的架?!我只收到了条短信他说他在你家对新活!” 苗甫瞬间愣了。 没有吵架,没有喝醉,没有睡着。王笙都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他感觉自己跌下了一个深渊,不停不停地下落。他扭头看了看太平间里王笙的尸体,苍白肃冷。 他整个人都是乱的,乱成一团胡糟糟的玩意,双腿有些软,就快支撑不住他那颗已经支离破碎的心。 大秦在一旁看着心疼,搭了苗甫一下,苗甫却顺势倒在了大秦怀里,他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哪怕只有一秒钟,他就要崩溃了。 “大秦……我……“ “我送你回家。“ 苗甫回到家里,整个人都缩在自己的床上,大秦和他说话都不理,像只可怜的受伤的小动物。“苗啊……这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太难过,他的死……和你没关系。“他抬起手阻止大秦的安慰,“别……别提那个字!““大秦,兄弟我今天得谢谢你……但让我静一静成么……我现在……整个人……太乱。“大秦不做声,点点头,离开了苗甫的家。苗甫听见,随着关门声,还有一声叹息。 他从厨房拿来好几瓶酒,挨着床坐下就开始一瓶接一瓶的喝,他尝不出任何味道,感受不到任何情绪。 不悲痛不伤感不难过。 一瓶,两瓶,三瓶,四瓶……地上空酒瓶越来越多,苗甫却没任何停止的念头。 酒气上头,满脑子都是王笙。 王笙笑起来弯弯的眉眼,比女人还媚的红唇,生气时眉毛竖立的角度,穿着大褂在自己半步之后捧哏时的眼神,解大褂时和扣子做斗争的双手,他薄装下掩盖不住的胸前两粒…… 他竟然硬了。 拉开拉链开始熟练地上下撸动,随着一波波快感的来袭,他的脑中自己正与王笙一番云雨。快到顶峰,脑中没了景象,只有一个名字:王笙。 他嘴里喊着王笙的名字,射了出来,同时,也终于哭了出来。 “王笙!王笙!王笙!王笙……“ 肝肠寸断。 苗甫好不容易撑着床沿站了起来,去浴室清理自己。站在花洒下,水滴顺着苗甫的身体下落,砸到地砖上。苗甫感觉自己失去了全世界。他真想陪着王笙一起死亡,把这俗世抛在身后。但他做不到。还有青曲社,还有陕派相声,还有西北文化。还有苗亦澜,还有王没错。他以为他整颗心都是王笙,而事实并非。除了王笙,他还有更多的责任。“笙笙,笙笙……”他被水冲刷着身躯,不得不将自己的悲伤压下去,再压下去。 苗甫,你不能倒,你是青曲社的天。 洗浴完,他把自己扔到了床上了,强迫自己睡眠,明天还有更多更多的未知等着自己。这次,只能他苗甫一个人来扛。 借着酒劲和内心里涌上的疲累,苗甫成功地沉沉地睡了过去。 时钟悄悄走,喀哒喀哒。03:16 A.M“笃笃笃笃!”一阵杂乱无章的敲门声。苗甫被吵醒了,执拗地不想去开门。可是敲门声也同样固执。最终苗甫被闹得恼火,下床去开门。 他绝对没想到,来人是—— 王笙。 活着的王笙。 做梦?梦……怎么会这么真实?诶哟王笙你打我干嘛!疼!!疼?不是梦! 王笙正纳闷呢,打他电话不接也就算了,这天说不上冷可在门外敲上好半天们还是够呛的。这一开门一副活见鬼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有点小艹,上手拍了他一下,他的表情就更丰富了,跟拍电影似的层层叠叠真精彩! “你怎么回……”话未说完,就被苗甫结结实实的一个拥抱给围住。 他疑惑地想挣扎,却被拥抱地更紧。他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苗甫的颤抖。苗甫那个时候的脆弱尽览无遗。王笙觉得奇怪,更觉得心疼。“苗,我在这,你怎么了?” 王笙见他抬头,两眼莹莹的光,被吓了一跳。 “哥没事儿,就是做了个顶可怕的噩梦。幸好,只是梦!” 王笙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回抱了他:“多大人了还怕噩梦这种东西……”苗甫咧着下嘴唇笑了,把王笙让进了屋。那都是梦,不必理会。只要王笙还活着,其他什么都不是问题。 王笙进了屋,坐在桌边,欲言又止。 “苗……咱很久没对新活儿了……咱对对吧!” 苗甫应下,也不问为何是这么晚到他家来对活#儿。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其余的我不想知不愿知不必知,因为你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 苗甫泡了一壶茶,拿着纸笔,与王声对坐在沙发两头开始对活儿。 这一对,就对到了天亮。 王笙偏过头,看着窗外天色逐渐转亮,突然笑了一下,那笑,笑到了苗甫的心窝窝里。 “笙……” “嗯哼?” “你咋心情那么好?” “诶……没啥。算了告诉你吧,明儿,哦不应该算今天……是我和田恬第一次见面一千天,我已经准备好一个惊喜了!这不昨儿一天没着家,就是为了忙这事儿呢!我都不敢回家,怕万一漏了就不好了……” 王笙还在说着,周身洋溢着幸福的泡泡,而坐在沙发那一头的苗甫却觉得五味杂陈。 他和王笙认识这么多年,还真从未见过王笙这样爱一个人。 王笙会永远爱田恬,而苗甫会永远爱王笙。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于是,苗甫回应给王笙笑,那种带些调侃的兄弟间的笑。 “困不?睡会呗,休养生息,免得晚上正经事儿时没【精力】咯!” “啧……瞧你这德行!果真是帅不过三秒!”王笙嘴里嫌弃着,可也确实觉着困了,就想在沙发上对付一会儿。 苗甫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床。 “又不是没一块儿睡过,沙发睡着不舒服。” 王笙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建议,心里敞亮自然也不避讳什么。外衣一脱,躺上了床。苗甫收拾了下厅里,也爬上了床。 从前难的时候,不是没有过挤一张床的经历。王笙睡觉喜欢蜷着趴着,有时候床小,俩大男人就只能朝着一侧睡,久而久之竟养成了一个极暧昧的姿势——苗甫会从身后拥着王笙睡。 这是一次醒来时两个人的一个大发现,苗甫的搂没有给王笙的睡眠带来任何问题,反而更加安适。 所以,这一夜,苗甫躺下后也依着习惯从身后抱住了王笙。 背对着,王笙的表情苗甫看不见也无法琢磨。但怀抱中却觉得王笙好像往自己这儿靠了靠。 沉静了几秒后,王笙干脆翻了个身,和苗甫面对面躺着。眼神相交呼吸相换的时候,好像一切都静止了。 苗甫却畏惧了,畏惧了王笙明亮坦荡的眼神。他闭上了眼翻身过去 “睡吧……” 王笙嘴角勾了勾,顺着苗甫的腰搂了上去:“哥哥,再做噩梦,别怕。我在这儿呢。” 说完这句话,王笙沉沉地睡了过去,而苗甫却只想与他靠得更紧,握着王笙的手将他揉进自己的生命里不再分开。 一觉睡到了下午,苗阜先醒了,起来折腾吃食,折腾完了再把王笙叫起来一起吃饭,吃完了苗甫开车两个人一同往园子去。六点半是王笙书场,苗甫坐在后台端着茶静静听着,而棍棍照常坐在台下,好像一切都与平常一致。除去王笙今天的状态非常不好,整段的节奏都没把握住,苗甫怀疑是之前没睡好,心里有些愧疚。所以当他一听到王笙摔醒子结束,人就在幕后等着了。可谁料想王笙刚一拉帘子,整个人就重心不稳半跪了下来。他连忙伸手去扶,王笙顺势倒在了他怀里。王笙手捂着胸口大口喘气,眉毛紧皱,面色惨白,身上不停地出虚汗,皮肤湿冷。苗甫被吓坏了,他抱着怀中颤抖着的王笙手足无措。赶上来的大秦想上手去拉开已经吓傻了的苗甫,可到了眼前,才知道……来不及了。 王笙,死了,死在台上,死在苗甫怀里了。 苗甫紧抱着王笙的身子不撒手,紧紧地拥着怀中的人,眼中早已失了焦距,散散地对着前方。嘴里在轻声念叨:笙,你怎么睡过去了……你还有惊喜要给田恬呢,你怎么了笙……醒醒啊笙笙……罢了你睡去吧哥哥在这看着你…… 后台前台都乱成了一锅粥,脚步声交谈声哭声叹气声此起彼伏。而苗甫却只静静地抱着他的王笙,不说话不动,倒像是两具尸体了一般。直到田恬在后台出现狠狠地扇了苗甫一耳光。她哭着骂他:苗甫你这样还配当青曲社的班主么! 一语惊醒。 他感受着怀中人体温逐渐消散,恍惚还是恍惚的,只是终于能领悟王笙已死这个事实。 为什么?明明已经避开了车祸,自己也推掉了会议,今天的一切都和之前不同了,噩梦如果是个预言,那一切自己都巧妙避开了,可是为什么王笙还是会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俩?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折磨?他坐在地上一滴滴泪砸落,他想不明悟不透他只能悲哀地等待,等待这一天过去。因为他突然明了,明天,姑且算明天,王笙还会活着出现,但明晚太阳落山时他还是会死亡。他们俩都逃不开,这是既定的命运。 被大秦送回家以后,苗甫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天花板。他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怎样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期盼王笙死还是活? 如果王笙死了,那么他第二天会活;如果他活着,他那一天必须死。 这个无止境的梦将永不停歇地行进下去,没有人能阻止。 除了苗甫自己。 他不知是否应该希望敲门声的到来,选择A又一次死亡但仍有机会,选择B王笙已经死了。选一个。苗甫考虑都不用考虑,A。 苗甫清楚,他要靠自己,救他们两个。 那就等待吧,等凌晨三点十六分的到来。 03:16 A.M.“笃笃笃!”敲门声等来了。打开门,依旧是王笙。这是第三次了,苗甫想。王笙偏着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满脸写着生无可恋的搭档。然而,当王笙饶有兴致地看向苗甫的眼睛时,他怔住了。他不是瞎子,他不是看不出苗甫对自己的满腔情谊。只是他不能回应,亦不敢回应。他怕踏错一步,就再收不回来。 “笙笙。”那人将自己拉入屋中,手搂着腰不肯放,大脑袋搁在自己肩膀头上,开始低声吟唱。 Just one last dance (最后一曲)before we say goodbye(再说别离) when we sway and turn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一次次挥手转身) It's like the first time(初次相遇般难舍难离)Just one more chance(再多一次机会 )hold me tight and keep me warm紧紧(拥抱 充满爱意)cause the night is getting cold (因夜已渐冷) and I don't know where I belong (我意乱情迷 )Just one last dance(最后一曲 ) 苗甫的烟酒嗓沙哑低沉,在他耳边的轻声哼唱更是把调硬生生再往下压了一个八度,听着更是无限悲情。 随着歌声,苗甫还轻轻晃动起了身子,王笙不懂苗甫唱这首歌的用意,他本来只是和媳妇闹别扭了来找苗甫聊天的,但他却随着苗甫慢慢摇了起来。 他不是个会跟节奏的人,苗甫其实也没多懂,只是瞎晃,晃着晃着苗甫就哭了起来。 王笙慌了,他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只能任由苗甫抓着他后背的衣衫哭得像个孩子。 他听见苗甫在哭声中泄出的破碎的字句。 他说王笙,我需要你。 他说王笙,我离不开你。 他说王笙,我爱你。 苗甫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拿手一抹,抬起头吻上了王笙的嘴。王笙没有反抗。王笙不想承认这个场景在他的幻想里出现过不只一次。他们的唇舌纠缠你追我赶,在唾液的交换中仿佛终于达到两人的共生。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苗甫的吻炙热缠绵,好像要和王笙拥吻到地老天荒。 当苗甫放开王笙,两个人都扶住墙喘着气,王笙的脸因为缺氧泛着潮红,嘴唇被亲得红肿,此番香艳的景况让他苗甫根本把持不住。 “笙笙……我想……” 王笙摇头:“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不行!苗……我们不能……我们……不,我担不起!” 苗甫使劲深呼吸了几次,按下了自下而上的欲望。 “那这个吻……算什么?” 王笙撇过头,忍住不去看苗甫,狠狠地摔下一句:“一时冲动,擦枪走火!” 苗甫冷笑了一声,继续问他:“那我们呢,又算什么?” 王笙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地吐出两个字:相方。 苗甫危险地眯起眼睛,凑近前去:“相方会像刚刚这样亲吻?甚至会让你硬起来?” 王笙脸红了,身体的反应,再诚实不过。 “孟子都说过,食色性也。王笙,难道承认自己的喜欢让你这么羞耻么?” 不是的不是的,王笙用力地摇头。他闭上眼不想看见眼前人,神色痛苦压抑。 苗甫摇了摇头不再紧逼,退了回去,一路退到沙发边,坐了下来。“睡吧……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是哥哥的错。”“苗……”“你睡床。”语气强硬得让王笙无力推脱,他走进了卧室。 一夜无眠。 苗甫起来温豆浆,王笙听着动静也穿上衣裳起来了。走到厨房,看见那个人俞显疲态的背影,鼻子不禁有些酸。 “哥哥……” “……诶!” 苗甫决定这一整天都待在家里,不离开家总不会有危险吧。可他想的太天真,循环如果这么快被解开也不会那么令人绝望了。这一次的死亡,来得比上一次更迅速。 02:37 P.M 当苗甫听见书房里传出一声“扑通”时,立马冲了过去……可他只能看着鲜血从王笙的后脑散开,跪倒在地上痛哭。 在这一刻,苗甫觉得自己在死神的衬托下渺小得可笑。王笙就是非死不可。拯救,是太幼稚的想法。拯救,太徒劳。 那么下一次,我不再管什么伦理纲常不再管什么你情我愿,我只想要放纵一次,得到我想得到的。 除此之外,我已经一无所有。 关上书房的门,苗甫回到自己房间埋头大睡。明天凌晨三点十六分,一切又将重头开始。
  3. harriet_pepper
    去配了副眼镜!黑框的……一个225°,另一个才75°,从此我嘲笑其他小朋友戴眼镜很傻比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4. harriet_pepper
    我好高兴,因为我看完了两本书!看得也不是很快!并不是囫囵吞枣地那种,只是看完了!两本哦~很高兴嗯哼~!!
  5. harriet_pepper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自从包子走了以后,我就没正常过不是麽……焚蛋啊!你们都是焚蛋啊!!!
  6. harriet_pepper
    我可怜的情绪啊。。。不知道刷微博好不好呃。。。
  7. harriet_pepper
    哭死中……尼玛!包子我想你啊!
  8. harriet_pepper
    这个世界果然是被神探夏洛克被占据了么?!!!刚刚在豆瓣搜一本《路上有惊慌》,随便点了一个包含的豆单里。。发现单主的头像是卷福S2E2里的。。。一瞬间被吓到了……果然是忘了神探夏洛克在豆瓣是有多热了……
  9. harriet_pepper
    开着豆瓣FM听怪异的音乐,看着一本怪异的书。文艺女青状态中……
  10. harriet_pepper
    不上Q,只上喵友和MSN,要想找到我的人自然能找到我。
  11. harriet_pepper
    叶孤城比较帅!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就是一对相爱相杀的基佬!
  12. harriet_pepper
    去厦门三天不现实的!坐飞机什么的不急这一天两天…
  13. harriet_pepper
    痛经神马真的好讨厌!
  14. harriet_pepper

    TO MY DEAR SISTER

    致吾妹:       你不会看到这篇东西,没有一个朋友知道这里,除了我自己。         其实她不是我妹妹,只是我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正的朋友。今天早上十点半的飞机,她去美国了。我感觉我的世界从此崩塌了。       最近一直在哭,情绪不正常,时好时坏。有可能是考试没考好,最大的可能,还是她走了。        我们是进了初中才认识的,其实算第一个认识的吧。        当时怎么可能想到这友谊会延续那么长时间,还那么的深刻。其实回想起来感觉挺不可思议的。       我刚入学的时候,不受老师待见。我到现在还没明白为什么。她是班长,我是副班。而我在小学当了四年的大队委员,站在某个巅峰太久时间,突然间的跌落让我束手无措。所以我和她,一开始就不好。        我不知道我是否一直带着名为友好的面具和她交谈,打闹,嬉戏……       只是内心里,一直有一根黑色的小刺儿,我用尽全身心力去恨她。因为一切的风头都被她出尽,而我在幕后做着不为人知的辛苦劳力。我是副班就却干着班长的活,是我自己太贱了吧!      但,她是很开朗快乐的人,不会知道我内心的邪恶与黑暗。有可能正是她的正面力量,才让我那么爱她。     她有来我家住过,我和她躺在床上聊着彼此。那时候,我是否已经卸下全部心防,欢迎这个新朋友了呢?我不知道,我已忘记。我只记得,我们俩在彼此眼中的倒影,顺和着窗外的月光,是那么的明亮。     我想我那么需要她的原因可能是,这个世界除了我的父母,只有她会真心诚意地夸赞我。我需要她。只有这种掌声,这种赞扬,会让我觉得自己是存在的。很可能是从小就是众人的焦点,我不习惯扮作小丑去博得那些我所谓的爱着的人们,我应该是个统治者,而不是大臣。     我实际年龄比她小了几个月,心理年龄比她大了7岁。     所以我们是姐妹。     我是心高气傲的姐姐,而她是活泼可爱的妹妹。     我们如同双生子一样,为对方而创造。     我曾经以为,我帮她完成一切学校布置下来的事务,当她离开我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在我带着这种黑暗阴郁邪恶的心情,带着友善的假面去帮助她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在我心里也刻下了印迹。     我没了她也会无可适从。我检查眼保健操的时候,感觉少了些东西。而当我考试时,看到了同排空着的座位。没有人会知道我内心的痛苦与难受。     我因她的离去,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凝咽。     生活中没了她。我很不安。     我拿起电话,手不由自主拨的是她的号码。打开手机通讯录,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她的。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次和她用电话聊天。      我和她总在写作业的打电话互问问题。      她要走的前几天,已经不来学校上课了。而我每天都会打电话告诉她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因为我终于明白她的重要性。     I KNOW HOW IMPORTANT SHE IS FOR ME! [video src="http://www.yinyuetai.com/video/11813"]
  15. harriet_pepper
    我好难过……谁来拯救我……
  16. harriet_pepper
    我可怜的U盘啊!你死得好惨啊啊啊啊啊!!!我那么多文章肿么办呜呜呜……
  17. harriet_pepper
    没有人会理我,明显地……
  18. harriet_pepper
    求追随啊!要不我也更新小说好啦……还是得招人过来,否则和渣浪一样没人看好难过……
  19. harriet_pepper
    中文版推特?!
  20. harriet_pepper
    要把这当推特使唤!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