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耐疼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特别耐疼的人。
还没上学那会儿在大橘子单位的院子里玩,和一个小姐姐在一个黑板上画画,单位的叔叔也不是阿姨的,给了两支全新的彩色粉笔,俩人稀罕得都舍不得用。结果我手一得瑟给掉黑板下面的石板缝里,试着去够,两块斜靠在墙上、有我腰那么高的石板居然被我活动了,可是手太短,够着够着就倾向到自己这边来,慢慢就放躺了,小姐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所以没被压到,可是自己则下半身全部压到了石头下面。小姐姐一边哭一边徒劳地帮我推石板,我心里却很镇定,告诉她说,别搬了,咱俩搬不动,去叫我爸他们来。然后一群家长就冲过来,给我抱到屋里,又用单位的大卡车给我拉去医院检查,到现在我都记得大橘子抱着我时紧张而粗重的呼吸声,却不记得自己有哭过,很冷静的看着渗着血丝的伤口,跟大夫讲受伤的经过和现在的感觉。即使到现在腿上还依稀能看见那个疤痕,也不记得曾经经历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可是这两年,感冒也我难受的要死,因为鼻塞头疼睡不着也哀怨的要命,前年在健身房蹬了两下动感单车回来,肌肉有点拉伤,腿疼了整整一个周,晚上只能用一个姿势睡觉,稍微一动就会疼醒,下班回家的路上还因为要走那么远的路直接在马路边崩溃大哭,为此一直被朋友嘲笑了好久……前天又跑去买鸭脖子回来吃,有点辣便就着可乐吃,结果凌晨4点多开始肚子痛,早晨直接起不来,和平给喂了两片土霉素,想吐,她却说忍着一会就好了,不然药就吐出来没用了。结果忍到中午还是吐了,顿时好了些,于是我又怀疑她不是亲妈……一整天都在隐隐作痛中度过,要说疼吧,也不是疼得要命,说不疼吧,它又很明显地在那里,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哼哼唧唧跟小鬼一样烦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可能就真不是一个耐疼的人啊。
lucifer
加百列黑珍珠大食怪心有灵犀的文笔啊2012-02-16 06:17:10
peninsular_quay
岛尖儿黑珍珠大食怪土霉素是什么?拉肚子不是都吃黄连素么???2012-02-17 02:42:08
hulayun
黑珍珠大食怪岛尖儿土霉素就是拉肚子的时候吃的呀~我从来没吃过黄连素,难道是一个东西?2012-02-17 02:4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