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r_quay
  1. peninsular_quay
    婚期越来越近,小丁家花了不少钱,他家里在给他买房期间就花了很多钱,积蓄已不多。最近丁妈要重出江湖做建筑行业,赚钱贴补,小丁心里还挺不是滋味。我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是别的角度。我俩的专业所在,完全不像丁妈和我爸的行业,随时拿得出手,若我俩在60多岁这个岁数,社保制度又如此不给力,我俩能干什么来保全自己。警醒警醒!
  2. peninsular_quay

    所有的情绪

    周末时我躺在床上,突然想起高中时我很爱在本子上涂涂写写,那时我内心有无数的小情绪,一片叶子,一朵浮云,一扇窗户,都有可能让我感伤、感怀、感动。有了好看的本子也舍不得写,总攒着。现在我买得起各种漂亮的本子,却内心苍白,再没什么好写的。 于是,我躺在那儿努力挖掘自己的内心,寻找自己是不是还有那些细腻敏感的小情绪,悲哀地发现,所有的情绪,都和钱有关。 哇,哥哥接的私活的钱到帐了,好开心!哥哥把什么东西弄坏了,他又不会修,好讨厌,又要花钱买,不开心!今天一起去吃了好吃的,好贵啊,有钱真好啊,可以消费,好开心!什么什么那谁谁都有了,我买不起,哎,不开心!今天买了心仪已久的东西,开心!要是有钱就好了,就不用天天去上班了,不开心!好姐妹要结婚了,开心,但是她老公怎么看都比我老公有钱途,哎,不开心!要花钱出去旅游了,哈哈,开心!但是要精打细算哪里能省些费用,不能把钱花光了,还想要孩子呢,不开心! 真是俗气无趣的人生啊……
  3. peninsular_quay

    鸭梨山大的婚纱照

    拍婚纱照这个事一直很困扰我。摆拍就很傻了,正常来说,应该婚礼当天穿上喜欢很久的婚纱,良辰美景,婚礼布置的极唯美,好友亲人在一起,播放着我精心挑选音乐,到处布置了我喜爱的鲜花,然后身在其中,衷心的幸福,真心的笑容,拍成照片。现在却变成了在乱糟糟的影棚,穿脏兮兮的衣服,拿着假花,跟各种想骗你钱的人周旋。 我想过不拍,但是我妈说,婚礼当天酒店里要放你们的照片做指引啊,怎么能没有啊。这真是非常矛盾啊。更何况,我在小丁家结婚,本来就不可能结成什么唯美的婚,那边饭店都土的要命,连个有像样吊灯的大堂都找不到,土的也没特色。所以我们还是要拍婚纱照。 本来想自己拍,简单的婚纱,租影棚,找化妆师,请同事朋友来拍摄,自己修片,自己冲洗。但是小丁不想麻烦人情,又觉得太繁琐,最后头脑一昏,还是定了影楼。从定了影楼我就开始好几天做恶梦,第一天是梦到拍得非常难看,第二天是梦到没有衣服,大家都很混乱的在抢衣服……担心摄影师构图太平,担心碰到糟糕的化妆师画得不好看,又担心修片的修太假。我觉得我担心来担心去,已经完全胜过了我自己来弄这些事所要操的心。所有的要命环节都在别人手里,他们还都在虎视眈眈,等着让你花钱花钱再花钱,感觉差极了。 昨天去选衣服,我倒是很淡定,可是小丁非要加钱给我升级婚纱礼服,他还很大款的声称完全值得,最好看的时候就应该穿最好看的衣服,非常值。我心里一直在大声喊,上当了!上当了!但是看到镜子里好看的我又忍不住动摇。最后到底是升级了。 本来3千块钱,我就觉得很焦虑了,现在变成了5千多,要是拍不好我就更崩溃了。拍那天化妆的也要忽悠我,我要是坚决不消费,他们会不会把我画的很难看?选片我也不想多要,他们会不会给我脸色看,搞得我们将来回忆起那天,只能记得糟糕的心情?啊啊啊啊啊,我真是焦虑女王啊!!!!
  4. peninsular_quay
    今天爸妈回家,小丁去送他们。谢谢你啊,哥哥。
  5. peninsular_quay
    从我在V家秀上听到seal和heidi那首《wedding day》时,就觉得要用到婚礼上。现在我快结婚了,他俩却要离婚了,真是沉重的打击啊。秀甜蜜恩爱的其实最不靠谱是爱情定理。
  6. peninsular_quay

    跟家人有关的小故事

    和小丁在一起,他的家人是让我比较怵的一个方面。目前为止有这么几个小故事。 在我们领证的一周后,他瘫痪了4年的奶奶突然病重了。我刚休了年假跟他扯证,上班一礼拜又要请假,领导非常不乐意,跟我强调“又不是你奶奶”。从情感上来说,我跟这老太太的确毫无感情可言。但是小丁对丁奶感情很深,而小丁平时对我很好,我知道我回不回去对他的面子很重要,在这种他很需要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得罪领导,多年美剧的熏陶告诉我家人至上。但是心里还是带着别扭匆忙上路了。结果我们刚下飞机,丁奶就去世了,又坐了4个多小时的车到地儿,直接上山办丧事了。 没想到在这一趟我就跟丁妈冷战了一次。就在丁奶的事儿总算都弄完时,大家就都要去殡葬馆附近的餐馆吃饭,饭馆里全是抽烟的人因为冷还完全不开窗,我已经吃了好几顿这种烟雾中的饭了。现在我不想再吃这种难以呼吸的饭了,又在山上很冷,只想赶快下山找个足浴的地方泡个久违的热水脚。因为他们家人都有脚气,所以我一直没法在家里泡脚。但是丁妈希望我等着小丁一起去浴池,不要自己乱跑,出事儿可怎么办。我觉得一个小破城市那么小根本没事儿,而且是早上又不是半夜。加上还有很多乱七八糟一篇文章说不明白的原因和事情我俩就僵持的起来。丁妈在家是个说了算的主儿,但是我也是在家要说了算的主儿。我们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一路边走边讨论,就很不愉快起来,冷战了好一会儿。我估计我一战成名了,丁妈应该很恨自己儿子偏喜欢了这么个脾气很拐的儿媳妇,一点也不听话,不高兴就拉长脸。不过,丁妈很会说话很婉转的对小丁这么评价这件事的:就是个孩子啊。 转了年,该要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宜了。丁妈准备把家里粉刷一下,扔掉些旧东西,换点新东西,让家里好看喜庆些。但是丁爸是个酒精依赖者,在家里喝多就造,很可能对工人发脾气,并扰乱丁妈的工作。于是丁妈把她搞不定的丁爸送来了北京,扔给了我俩。我爸一直很看不起酗酒的人,认为在这件事上都管不住自己,就是废人了。但是碰上这样的亲家,也无可奈何。我也认为,我跟小丁在一起,就是奔着好好过日子的,谁要让我的小日子过不好,我一律不客气。于是丁爸来了,第一个半天还勉强过得去,第二天就原形毕露了。我当晚就趁他睡觉进了他屋,拿走了他钱包里所有的钱。往后的几天,一到半夜2点他就像困兽一样在家转来转去。直到送上返程的火车,他身上也没钱。我想丁爸一定也在恨他儿子,偏偏喜欢了这么个不留情面的儿媳妇。回家后他到处跟人说我俩对他不好,我根本不在乎。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一个堂弟找我,让我帮忙做件事。东北人说话总是豪气干云,各种拍胸脯各种仗义各种没问题各种完事儿请你吃大餐。他弟说做完之后他们单位有经费,就让我放心去做,需要费用就告诉他。我一开始不想干,因为得求人帮忙,不是我自己能做到的事。但是小丁说希望我能帮他弟,于是我开始找人。但是因为以前没做过类似的事儿,所以打听了很久,还托了太高位的人,最后因为一些流程上的原因,有些小要求没完全达到。然后事成,该答谢我所托之人以及办事的人了,我很客气的跟他弟说了需要的费用,他弟就再也没有回音了。我很佩服。我和小丁付了这笔钱。 目前的故事就这些。听说他姥姥是一个很爱指责抱怨的老太太,但是因为住在另一个小城,还一直没能见到。我总觉得,我要用掉很多平时小丁对我的好对我的爱,才能有足够的耐心爱心智力毅力勇气豪气来摆平这些事。真像《钢炼》里的能量守恒原理。
  7. peninsular_quay
    今天去把黄热病疫苗打了,我距离肯尼亚又近了一步,高兴。单反还没买,头大。不知道要不要买摄像机,纠结。婚纱照还没拍,焦虑。婚礼要用的视频之类还完全没准备,压力。不过音乐心里都有谱了,得意。======分割======我真心不想拍那种假装自己很贵族很宫廷的一大厚本的婚纱照。
  8. peninsular_quay
    梦到在沙漠上被当地人抓到,类似契丹人之类的。然后当地首领让我们这群被抓住的人互相厮杀,一对一,有点角斗士那意思,赢了的人可以活下来。然后小丁英勇的打败了别人,还得到了当地首领的欣赏。我在梦中,就内心特得意,一脸“那是我爷们儿”的表情。醒来觉得这梦傻得要命啊。看来女人的潜意识还是喜欢那种最原始暴力的雄性气息啊……
  9. peninsular_quay
    我为什么要嘴贱手欠贪心叛逆的接下这个私活?!在内心世界反复抽自己大嘴巴子。
  10. peninsular_quay
    开始经常想象如果不上班,会怎样生活,怎么想都觉得很美好~
  11. peninsular_quay
    昨晚梦到我抱着个孩子,喂ta奶,我挤了挤一边,开始有奶,梦里还用到了白天弱弱转给我的文章里学到的知识,刚一开始比较稀,是前奶。孩子一边在吃,我一边去挤另一边,结果另一边像灌装奶油一样,挤出一条固体奶油,还有那种“ci~~”的气泡声……
  12. peninsular_quay

    2b

    昨晚梦到要考试,考试前,我一个好朋友的妈妈跟我们几个一起去考试的说,“都不用拿2b铅笔了,我给你们拿了。”于是我们就去考试了,等我做完卷子,要开始涂卡了,那个朋友的妈说铅笔都被别人拿走用了,没有多余的了。 等到我终于能涂卡了,考试结束了。这时我发现监考的是我哥!于是我跟我哥说,等会收我卷子,让我先涂卡。我急急忙忙涂卡,总是涂错,又赶紧用橡皮擦,而且每一个需要涂得小方块,都变成了大长方块,半天才能涂一个。在焦虑中醒来。 也许做这个梦,是因为我临睡前发现,下周六要参加职称英语考试了……好久没考试过了。
  13. peninsular_quay
    日剧美剧总会表达一种“为了家人可以牺牲事业,亲情才是最重要的”的观点,不像天朝,恨不得让至亲的人牺牲来换取事业,这样的人才是英雄。真没人性。
  14. peninsular_quay

    没浪成的节日

    昨天情人节,小丁跟我说,咱们浪一下吧,咱们去中央电视塔过节吧,在旋转餐厅看北京夜景,一定很浪漫。 我说好,上网查了一下,当晚中央电视塔搞了个活动,情侣去1300元/对,看夜景吃自助。我说太贵了吧,小丁说现在不浪,结了婚马上要孩子了,就没机会了。 我纠结了半天,决定打电话定位,电话打过去得知全被订满啦。 我一边感慨有钱人真多,一边如释重负。 小丁说那去哪儿吃,我说哪儿人都多,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我去味多美买了两块小蛋糕,我想把小蛋糕摆桌上,再做个贺卡之类的,里面写的像情书一样,也挺浪的。 但是我又觉得难得过节,我好久没做饭了,应该做个饭。 于是我拎着蛋糕,又拎着葱啊菜啊啥的回了家。 回家黄豆、冻豆腐炖猪蹄,小香葱拌耳朵,肉炒韭黄,焖上米饭。 等我做好,他也回来了。 我俩边看《新福尔摩斯》边吃饭,吃撑了,我也没做啥贺卡,小蛋糕拆都没拆。今天被我拎来当了早饭。我买的时候都想象到了拍照片发微博啥的,也都白想了。 虽然没浪成,但是今年有婚礼,有tiffany,还要买几件新衣服,也许还要去非洲蜜月,顺便怀个孩子,想到这些,我觉得这一年的浪漫都够用了。
  15. peninsular_quay
    昨晚梦到有人让我做一道数学题,貌似是4?=2r+2L。“?”那里是个怪符号,我记不得了。反正给我焦虑的要死,完全不会,那些符号代表什么我都不知道。小丁拿了镂空的铁篦子给我讲解这题,指着铁篦子说,你看这个代表什么什么,你看这是几个,那是几个。我完全吓傻了,又羞又急。真是噩梦啊!
  16. peninsular_quay

    失恋

    我一直觉得,失恋是件很文艺的事情。 我超爱有关失恋的苦情歌,跟着歌词旋律深深陷进悲情里无法自拔。 但是我太龟毛挑剔,每次都是我先把别人甩掉,然后强行把自己按进悲伤里,缅怀那个被我说拜拜的人。 可是现在婚了,不出意外的话,我没机会失恋了。 我看着《失恋33天》,特别想跟着剧情投入进去,可是只有隔靴搔痒的感觉。 终于,要金婚的那个老太太死了,我的文艺心终于找到了能安放的悲剧情节,开始哭起来。 小丁搂过我,“别哭了,你是不是怕你死了啊。” 我含着泪答他“不是,我正在想象你死了。” 他很无奈,“你又把我搞死了……” 我常常想象小丁死了,我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孤独的坐在阳光充足摆着绿植的书桌前给他写信……想着想着我就会掉下琼瑶的眼泪。
  17. peninsular_quay

    焦虑控

    好像想纪念什么,深想一下,发现自己陷入一片虚空,什么都没有。 我发着呆,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很丰富的,探索一下,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的脑子很久没转了,想使劲露出点聪明,却呆滞了。 我生怕一深想就焦虑了,脑子一转就纠结了,一努力发现自己真是个彻底的白痴。 我把自己放在一大片空白中,躲避压力。 它们却在我的空白边形成了细细密密的焦虑网。 我只要稍微从空白圈里伸出一点手脚,就立刻被网住了。
  18. peninsular_quay
    牙龈发炎,肿疼了好几天,连带着半边脑袋的神经跳疼,咽东西也疼。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会没出息又悲愤的想,死了算了。然后一副腻腻歪歪可怜兮兮泪眼嗒嗒的样子找哥哥安抚我脆弱的小心灵。
  19. peninsular_quay

    小公主

    我实在超爱这本书,我看了这本书的中文版和英文版,看了很多遍根据这本书拍的两部电影,一部是秀兰邓波演的,一部是执导过哈利波特的导演阿方索卡隆导的。昨天发现还有一版日本改编的电视连续剧,于是很高兴的点开来看,结果一集没看完就要吐了。 这位公主讲故事真是难听极了,肉麻恶心,声音聒噪,全靠群众演员配合。而且日本女人简直永远直不起腰,哪怕演的是小公主,也要一直弓着腰,缩着肩,哪有半分公主的样子。人身攻击的说,这个在日本很红的小演员天生长的就是女仆脸,哪怕在她还是公主身份时看起来也超像女仆,到后来看女仆装的剧照简直太适合她了。 阿方索版本中有个情节,萨拉看到黑人小女佣鞋子很破,于是悄悄的在小女佣的桌子上给她放了一双新鞋子。而日版的萨拉对她的印度佣人说,跟我来一下,然后当面拿出华丽的鞋来给印度佣人,印度演员还要万分惊恐的说大小姐这么行呢,萨拉坚持要给她,还蹲下帮佣人换鞋。我觉得这简直是对穷人赤裸裸的侮辱,帮助别人本就应不着痕迹的,应当努力让别人不觉得受了天大的恩惠,否则还不如不给。就像《绝望主妇》里的一个富婆从来不做慈善,因为她小时候就很穷,接收援助,拿到捐助的衣服要对别人说“谢谢您的善心,太太”这种话,她一想到就恶心。 这个对我挚爱的文学作品乱改一气的日剧虽然只看了不到一集,但是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看倒霉的日本连续剧了,杀伤力太大了。
  20. peninsular_quay

    悲观主义者的小骨朵儿

    其实我现在的生活很好。我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温度微微有点冷,空气里也都是尾气混杂着其它糟糕的气味,夜班到晚上十点,下了班还常会看到以前追我的男孩的汽车停在路边等着接别的女人。昨晚我都到了家,小丁还在离我好几环远的地方谈项目,他很晚又很饿的回来,我就塞块我妈做的饼在他嘴里。暖气微微来了一丁点儿,几乎摸不到的温温,我总手脚冰凉。这种天气居然还有蚊子,在我将要睡着时咬我一口,嗡嗡的得意飞走,把我吓醒。我又想开窗透气又怕冷,一冷还过敏性的发痒。 这一切其实都很好,我心里满满的都是踏实,我悬在半空乎乎悠悠多年的青春突然一下都落了地,我被一种力量包围了,它们让我安定让我平静让我宽阔,让我面对琐碎杂乱不甚如意的生活也泰然处之。我想说我现在这样很幸福,没有什么可让我抱怨。但是我不敢说,我的悲观主义让我总是不敢太高兴太得瑟,我没尝试过否极泰来的滋味,却生来就害怕“泰极否来”。按照万物发展的规律,一件事好到了头儿,就必须要开始走下坡路了。 于是我选择平静的面对自己,偶尔像弱弱抄给我的诗集里的第一首诗那样,对这种幸福感像对一颗糖球,舔一口就赶紧包起来,生怕它在我不知不觉时就溜走了或者被挥霍了,而且舌头上那点甜还不敢让人知道。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敢大肆发照片写文字来秀幸福秀恩爱秀富足,我却像个经历过战乱灾荒的小老太太总在担心最坏的事情,有一点幸福的感觉就赶紧揣起来,并且躲躲藏藏怕人看见来破坏掉它。 登记那天我爸拿出一瓶汾酒打开来喝,已经三十个年头了,是我爸妈结婚时的酒,送了一瓶给我爷爷,他老人家没舍得喝一直放到去世,我爸就把它拿了回来,珍藏到了我领小红本。我妈跟我说我婚礼时她一定不哭,却在登记后宴请亲家的酒桌上就哭得不行。我觉得很受不了,要在那一天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爱,爸妈的,小丁的,都一起涌来,它们弄得我晚上睡不着,弄得我又想哭又想笑,但是现在,它们都归于平静,稳稳的托着我一直慌乱又没有安全感的内心,让它安静了下来。我那颗悲观主义的小心,现在很想开个幸福小花朵,但是那太招摇!!!于是它就羞羞答答的变成了一个含苞待放的小骨朵儿。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