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嚴式人生

之前一直不怎麼屑于看電影改編的原著,覺得那些故事里總帶著一種妥協和不善雕琢的氣息,只不過是接著電影營銷成暢銷書的假態而已。結果看到嚴歌苓的《天浴》時卻完全驚豔到傻眼的地步。也是因為天浴那部電影拍得足夠好,一篇短短的小說,寥寥的字,能讓人想像到背後更多的隱情和講不出口的情緒,多一個字都顯得多餘,少一個字也會欠缺,一切都是剛剛好的狀態。電影除了開頭加了一些下鄉之前的描寫,其他部份完全忠於原著,看的同時那吹在草原上的風就像是吹在自己的臉上。
後面還是有十幾篇的短篇,都在講那個年代,少女的刻薄與狠毒,少婦的慾望和懵懂,人與人隱藏在表情之下的猜忌和較量,都寫得味道十足。
待看到《少女小漁》的時候則覺得清湯寡水,欠了好些火候。像是能看見一個華人突然跑去國外決定定居,一切都是陌生的,外族人帶來的疏離和不容,心裡的不安都體現在文字裏面,想極力表達些什麽了,說了半天卻總說不到點上的感覺。
再看《金陵十三釵》,才覺得以前看張愛玲將那個年代的故事才真是好看。穿著錦緞旗袍,帶著碧玉耳環走一路來搖曳生姿,小墜子一晃一晃的感覺,只有張愛玲才描寫得能那麼好,那時候人的心裡想著什麽,鬧著什麽彆扭,耍著什麽性子,都在那字裡寫得透徹清楚。之前看《小團圓》一直都沒看得下去,覺得煩的要命,怎麼文中這女子的心思能這麼亂,女人啊就是女人,羅裡吧嗦胡思亂想,煩死了。可是再看十三釵里的書娟和玉墨,只覺得角色是好角色,1937年12月寒冷南京里的兩個女人,有多少故事和情愫可以寫,結果卻都沒寫出來的感覺。
也是看了原著才明白電影獲不了獎的緣故,那幾十個士兵以身赴死的段子,過於的美化,就差站在被炸毀的牆頭高歌一曲義勇軍進行曲了。這表現的就不是人類啊,相比原著里從死人堆裡靠裝死才活命的戴少校則真實得多。陳喬治、法比這些原本在教堂的小人物,以小人物的方式活著,也以小人物的方式死去。唯一覺得電影中比原著描寫的要好的地方,是當女學生知道要去日本部隊唱歌的時候,原著中輕描淡寫玉墨就自告奮勇要去了,電影卻設置了女學生半夜準備集體跳樓自殺的橋段,讓妓女們為了哄孩子們而先答應了下來,卻比原著可信得多。
最近又拿起《扶桑》開始看,只一點點,又覺得不怎麼靠譜的樣子……
peninsular_quay
岛尖儿黑珍珠大食怪小姨多鹤好看呀~2012-03-30 08:55:26
poppy
水绘黑珍珠大食怪前两部一个看了小说,一个看了电影,《小团圆》是张老师白发时的碎碎念2012-07-01 14: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