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long

"国情"在这里指的当然是一种现实存在的社经政治状况

很多人喜欢比较骆家辉和一般中国官员,赞美他平实俭朴,不尚奢华,不搞排场。也有人反过来怀疑他的动机,说他到京第一天就刻意低调,明显作秀,乃"新殖民主义的阴谋"。可是任何一个对美国有点了解,或者在该地生活过的人都该晓得,这根本不是作秀,亦非为官者着意刻苦,而是正常不过的美国国情。


。。。。


现实和理想本该有所差异,每一个时代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身处最坏的时代,每一个社会的成员也都会嫌恶自己的社会不够完美,由是批判,由是改变,人类方有进步可言。总是用国情挡掉一切外来批评,固然有套文化相对论的基础;但却也是对理想的否定,因为它同时还挡掉了国民内部的不满。这是以国情的现实面消解了国情的理想面,等于是在告诉人民"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最理想的社会,不可能再好了";如果有人想要更理想的社会,那他的理想一定是源自外国的舶来品。


。。。。


从前我们高扬理想无视现实,深信脚下大地是实现完美蓝图的一张白纸;现在我们标举现实漠视理想,甚至还把现实升华为理想,要大家像拥抱理想般地拥抱现实。近年学术界中种种"中国模式"的论说便颇有这番把现实变成理想的味道,彷佛我们摸着石头过河摸了半天,原来已经一步步走出了之前无人料及的理想天地。而舆论界中最堪代表的例子,则是前阵子《环球时报》那篇有名的社论,它宣称"中国腐败无法通过打击或者通过改革来消除……这是一个根植于社会发展整体水平的问题",所以"适度腐败"也不妨接受。


以前大家反腐,是因为大家有一个社会不该腐败的理想;如今我们应该顺从国情,不只承认腐败的现实存在,还要接受它。不努力以理想拉拔现实,反而想把理想拖回现实的泥沼,我不晓得,这是否也是我国的独特国情。




http://hanhan.qq.com/hanhan/one/one33.htm#page2


http://hanhan.qq.com/hanhan/one/one33.htm#pag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