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long

每一个矜持淡定的现在,都有一个很傻很天真的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