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无痛药,谁需要?

早上把床单洗干净(请不要脑部!每周日洗床单是必须的,没有神马特别原因!),然后更新了博客,看了邮件,之后出发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现在这个“蛇穴”已经不能再住了。

坐10号线路,在三元桥下车,看了几个地方不太合适,时间不早,还是去买书吧。结果在车站被人问“大哥,这个地方怎么走?”我彻底开始为自己的年龄自卑了,明明是兄贵末期,大叔候补,这一下连大叔都不是了,难道就是因为我半头银发,还是因为那张“沧桑感”很强的脸?话说乃看到我的衣着,像是在帝都久居之人吗?老兄,下次这样的问题还是问土著吧。人有时候总有不想承认的事情,这个时候,或许要有一点无痛要来帮助以下吧。

本来到西单买模拟题的,结果做过了一站,去洗手间看到了很不喜欢的东西————特别广告。或许真的应验了学长说的,天朝的公共洗手间就是一个B2B平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些孩子,按照年龄算,应该在学校读书的吧。出了车站是书店门口,而 旁边居然挂着XX未成年人保护云云的牌子,过了这个进入书店,门口当中是“庆祝哔——、、、”,楼上电脑专柜的服务生还是那样热情,歌舞升平的世界,这是怎样的讽刺!就在这些东西下面,垂直距离不超过10米的地方,那些人的利益有谁来保护,被她们的“广告”吸引的“顾客”又应该被怎样惩罚、、、只因为这些东西在地下,所以就和地上的人们无关了吗?我真的开始相信威尔斯在小说《时间机器》里描写的情况了,地上地下最后变成了2个世界。


我依旧像《黑礁》里面的洛克一样,做一个站在黑白交汇处的旁观者,本以为这是很轻松的事情,可是要一直保持那份冷静,需要的不单单是知人所不知的遇见,跟多的是近于麻木的冷酷。我在怀疑自己。


时间不多了,尽量处理自己的事情吧,更何况本身就是个没用的家伙而已————这是我给自己开出的无痛药,我需要这些。无痛药,谁需要?PS:图片是《空之境界3——痛觉残留》里面的角色,浅神藤乃,至于具体的遭遇,请问度娘。无痛药也是有极限的。不过其实并不完全合适,藤乃作那些是被迫的,而那些人做同样的事情是“自愿”的。到底谁需要无痛药?我?那些人?还是这个所谓的规则?
natsukawa
夏川悠季空之境界第一次看的时候很惊艳,主要是音乐太震撼了。可是剧情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大概是没看懂吧。矮油,大晚上的说空之境界好害怕啊。话说无痛药什么的,其实只要我们变得更强更强,对外在世界更顿感,把梦想保护在心底就好了。2011-08-28 15:41:15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拼尽全力,守护自己最珍惜的东西。无痛药也是一层盾牌吧。我这里有高清版的《空之境界》全套,和全套的原声碟镜像,还有全套的OST,需要的话可以帮你复制一份。2011-08-28 15:44:55
partrue
扒肉条看小说的时候就觉得藤乃这个角色太苍白了,主线基本还是集中在shiki寻人上,以至于最后藤乃仅仅作为了超能力的牺牲品早早结束了出场。剧场版就做的不错,把过去藤乃和黑桐是如何认识的简略明了地带过了,既不显得鸡肋,又为藤乃这个角色增色不少,只能说奈须的早期作品果然还是“早期”了点2011-08-31 15:01:12
lusong1900
lusong扒肉条的确,其实剧场版本里最喜欢藤乃,即使有着那样的过去,却已经让人不会感到她是破鞋,已经觉得她冰清玉洁,这样的刻画太难了。2011-08-31 15: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