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特别 2011 12 18

早上很早就不得不起来,没办法,10号线虽然用了西门子的技术,但是貌似没有4号线跑的快,从西土城下车折腾了3站才到北语,然后就是和前几天在本部认识的同学一起考试。听力题一上来就是“欧尼将,这个带花纹的领带要好一点的哦!”出题人是故意的吧!乃就是让考生分心考不过的吧。中午结束休息,因为考2个不同级别的人很少,所以中午和考友(同考场的朋友)一起出校门,其实一共只有4个人考(只有我一个男生还)!路上同学问我,要去哪里?“地质学不是东北大就是北海道大,因为辐射,还是去札幌了决定”我回答。“也好,仙台哪里的方言很特别,听着很难的样子”她说。其实我想说,现在谈到尼轰的东北区我想到的只有一个————原野的妖怪们!饶了我吧。

中午吃饭期间发现今天还有考托业和初中托福的,果然,要”走“的人好多,自己2年甚至5年前貌似那份信任太天真,否则今天会好许多吧。还好,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下午考试前在北语那边复习,居然看到了啄木鸟,想拍下来的,可是它飞的太快了。

下午考试人更少,只有5个,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在韩国留学的妹纸,因为怀孕来不了了。考试里面看着考题我快哭了,这次出题的人是太饥渴了吗?选项A:我担心妹妹;B:妈妈担心妹妹;C:我和妈妈都担心妹妹、、、这次东京本部方面命题的都是妹控吗?不是一道,几乎每一页上都有这类的。这是在进行ACG洗脑吗?考完还是上午的同学一起出校门。“去那边准备去那里读研?”我问。“不读书了,我孩子都2岁了”同学回答,我当时心里就想吐血!啥!我已经到了连人妻和乙女都分不出来的地步了吗?!


最后吐槽,为什么每次我借出去的碳素水笔都有去无回,没一人还的,就会丫的敲诈一个我的手机号。好,我手机号给你了,乃冲个花费行不?到现在不少于20只笔了,用20只笔换了20个号码?有用吗?以后根本没有交集的。就连父母都没记过我的生日,我本来就是多余的人而已。算了,以后不借笔了。

下午回来就把床单洗了,看来一周一次都不行,至少2天要换一次床单才行,这里的空气基本可以打生化危机了已经。之后把头发剪了一下,下周要去基金会那边,头上顶个”鸟巢“着实不好的。仔细看了一下,头发一半都白了,是从发根开始的那种纯粹的银白色!这已经不是血热或是遗传可以说的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就是未老先衰吧?明明自己才是兄贵末期大叔候补的,可是,现实就是这样,不要说只是白发而已,一个20+的男人有一半是银发了,这个,发生在自己身上,很难受的感觉,三次元里这年龄的人一头白发会被当成怪物的,小学的时候天天这样,现在大了,不是不会这样,只是大家不会再说出口而已吧了。还好,短发不明显的,当然,房间没有镜子的,我不想看镜子里那半头的白发。


晚上收到了损友的短信,关于今天和那名人妻同学的谈话,她的评价是:“你的性趣真特别”云云。不是我选择了特别,而是特别选择了我,我没有力量逃离而已。
Evil1987
Evil1987日本留学生?哈··2011-12-19 00:26:28
lusong1900
lusong自己要去而已2011-12-19 07:4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