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巴特:“病毒发作的最后一个因子是什么?”合田:“如果我是罪犯,最后一个触发因子是——义体化之前是处男。是的,既然是一个为了民族殉教的英雄,那么这是必须的因素。其实会出现这样的人才,本身就是一个赌注。”《个别的11人》里这段巴特和合田在九州电视塔平台上的对话,第一次看的时候和巴特感觉一样,“做人在恶劣也要有个限度啊!”确实,合田这样的安排完全已经不是外挂的问题了。可是现在再看,这个不算是他的恶趣吧,如果连生理的欲望都不能克服,这个人不可能做殉道者的,英雄用死亡的方式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