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青色的苹果从旧时苍白的手传到素子手里,在钢筋混泥土的废墟里两人拥抱在一起,这一刻有千纸鹤证明了彼此正式当年在病房中相邻的唯一的朋友。巴特用十字架形状的钢梁试图翘起废墟,这个耿直而温柔的男人惟一次一次没有称呼“少佐”,而是直接叫了他最在意的女人的名字“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