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下午在五道口上13号线,来了火车,路口开始封闭,同时伴随着嘈杂的报警声。一位黑皮肤的大姐捂着耳朵一路飞奔,确实,那种报警声已经不只是难以忍受了,阴阳怪气和东方不败一样

meere
meerelusong东方不败明明很帅气很妖娆,2012-04-08 14:36:40
lusong1900
lusongmeere那种声音简直就是妖怪啊!2012-04-08 14:39:33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确实很难听。你跑十三号干嘛去捏?国贸离五道口那么远的说!2012-04-09 05:29:37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周日去北语那边考试了,而且13号线向南是中科院研究生院的一个支部、、、算了,都过去了,现在想想应该绕个路,向北坐到霍营,然后专9号,在坐10号2012-04-09 05:31:39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这种细节你都会纠结么?很累的哟2012-04-11 10:22:35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我这个人一直生活的太细致入微了可能,所以比较累2012-04-11 13:31:50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我来北京一年多,回想起以前的精细生活,现在简直像个野丫头,粗枝大叶毫不讲究。就是因为累,所以我没时间精细了。你即使累也不想改变现在的细致入微么?2012-04-14 15:07:10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只能说是我的心里阴影,从小被教育的制度化的生化,内心很抗拒也很畏惧改变的。所以只是被迫遵循而已2012-04-14 15:08:47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找到根源,一切都可以破解。想改变从来不缺乏路径2012-04-14 15:10:27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路径很多,但是支付的代价却完全不同,所以不能不谨慎2012-04-14 15:13:21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我觉得你宁愿痛苦,也害怕改变2012-04-14 15:14:31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不是害怕改变,而是内心对于父亲的恐惧2012-04-14 15:16:49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恐惧的根源是什么呢?找到它,破除掉,轻轻松松过生活。你可以考虑找一个可信的心理医生,帮你解决一些负担2012-04-14 15:22:37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那个真正的原因我现在都不想直视,只有妹妹可能还知道一点。希望以后好起来2012-04-14 15:24:24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那想必也不愿意对我说,但是找到一个信任的人,被开导一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解释方法。即使不愿意直视的东西,也终归有方法忘记掉。我就很善忘,郁闷的事情一会儿就过去了,可是我正常的事情都记忆正常。善忘也是可以锻炼的2012-04-14 15:27:26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忘记和资料的删除一样,其实没有删除,只是人为的“禁止阅读而已”,不过我会努力的2012-04-14 15:29:30
natsukawa
夏川悠季lusong不管是什么,达到效果就好。结果导向的人生轻松多了2012-04-14 15:36:44
lusong1900
lusong夏川悠季一定!2012-04-14 15:3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