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屋子里一地瓜子皮,我没法再说什么了,这是病房吗?小小的屋子里三个病人八个陪护,最讽刺的是我没有一个家人。父上大人真看的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