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2013-3-22 随笔

晚上做晚餐的时候处理了前几天从超市里买来的炸鸡块。油料不是很多,所以改用炖的办法了。先让洋葱和豆角在热油才翻炒下7成熟,然后加入水和味增,最后加入速冻的炸鸡块。富含油脂的面粉外皮很快变得膨胀起来,鸡肉里多余的油脂被锅里的切碎的红罗布吸收,而味增的味道则随着小火慢慢的炜制完全渗入。还好,最后味道过关了的。

坐在地上吃的时候(对,是坐在地上吃的,因为写字台上是电脑、计划草稿、参考书,学&食不同桌,这是我自己的规矩)想起了原来小时候的事情。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小时和祖母在一起的日子,那是少有的快乐的时光。祖母总是很护着我,不会让父亲那偏执的严厉伤害我。每年农历腊月28的时候,总会和祖母一起顿鸡肉,是那种很老式的钢灰色的砂锅,虽然是砂锅,但是敲击的时候却有明显的金属的声音,用最老套也是最费力的办法,一锅的鸡肉用小火慢慢炜熟。冷水加入的时候,用纱布包裹着我至今都说不出名字的调味料,随着继续加热,纱布包在棕色的汤汁里沿着砂锅的内壁慢慢打旋。虽然盖上了锅盖,可是从旁边的缝隙里还是总会有那连绵不断的香味溢出。做好的时候往往时间很迟了,祖母总是会让我吃很多,然后在把我抱上床,并且睡前一定会告诉我——明天能睡个好觉、、、一切直到祖母去世为止,这样的情节每年从未中断。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过年在外祖母家,妹妹的父亲总喜欢预先炸好鸡肉块,冷却后放在碗里,再加入用猪骨头熬制的汤汁,之后用蒸汽慢慢蒸,时间会持续正正一个上午。外面的脆炸糊已经变的很软,里面的鸡肉没有预想里的油腻,相反只留下了香味,特别的是中间的那部分很酥脆的壳居然在吃的时候还能保持脆的口感。其实那个时候吃什么倒是其次,主要是有一个和跟屁虫一样的妹妹陪在身边。当然,这样的记忆出现的次数并不过,我并非是一个在家里受人喜欢的孩子。

今天因为有特价的白条鱼,所以买了一点,拖上脆炸糊后慢慢过油煎炸。鱼肉的鲜味混合这油脂的味道在并不大的房间里扩散开来。偶尔会有一滴溅出的热油打在手背上,倒也无碍的。这种时候总是回想,如果妹妹在这里,情节应该会不同吧。当然,油烟对女生不好的,我并不喜欢或者说确实从来不让她下厨,虽然我知道她做饭挺好的。那时更多的时候应该是我在火边慢慢做天妇罗,而她可以从后面抱紧我,在我的耳边轻声告知,刚刚用洗衣机洗好的衣服和床单已经在阳台上晾晒了,让我小心别再被烫伤,她等我一起吃饭。而我可以轻轻把头向后扬起,催促她快点离开厨房,油炸的时候油烟对身体很不好的。而油锅里被天妇罗粉包裹的肉块和蔬菜饼会慢慢变成微微发红的金色,在玻璃器皿里脱油后再被移到放有吸油纸的盘子里。其实类似的场景原来在没出国的时候是发生过的,不过那时候在自己的厨房里,一切被楼下的邻居看到了,结果自然很不愉快。吃什么,怎么做,在哪里吃,用什么餐具,诸如此类的事情我并不在乎。但是和谁一起吃,这就是我关心的。所谓的幸福和温暖并不需要太多的蜜语甜言亦或是耳鬓厮磨甚至是同床共枕,需要的仅仅只是在做饭的时候轻轻从背后抱住,晾晒衣服时踮起脚尖,帮对方把衣架挂在最高的晾晒杆上,足以。

晚上和妹妹那边又通信息了,一切都好。


PS:周末准备一下另一份信件,希望之前的实验方案可以被认可。
poppy
水绘lusong清新得像日剧2013-03-23 02:25:50
lusong1900
lusong水绘其实实现里出现过的,希望可以继续出现的事情2013-03-23 04:4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