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不好过的一段时间:昨天中午的时候收到福冈实验室方面的回信,之前我极力申请的ICP-MS分析已经同意了,可是关于样品清洗和纯化方面他们还是感觉有潜在的隐患,当然这样的感觉并非凭空的,因为对于高纬度海区的放射虫和硅藻的研究他们有太多的经验,这样的经验积累是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比你的。而实验担当则表示,基于这一点很难有信心使用这个方案。谈到这里其实已经是回天无力了。不过后期测量部分他们还是希望可以进行的,这才有了后续的交流。因为现在春季假期刚刚结束,他们需要2周不到的时间才处理开始的很多事情,之后月底的时候,实验室担当和另一个海洋微生物方面的教授希望重新申请一个新的研究,无论是硅藻还是放射虫,显然后期的样品分析显然要用我的之前的测量计划。不过关于样品清洗和分离他们有自己的打算。我需要依照他们提供的子课题来重新完成我的研究方案。后面的路我真的不知道会怎样,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只能用现有的成果一点一点推测可能,然后在设计的时候去规避。举步维艰又如履薄冰。今天下午又看了另一个实验室关于海洋铁元素的研究和设备,大概估计一下他们设备的通用性,晚上的时候给那边的一个研究担当发了邮件。我希望我自己的测量方案自己做主,而不是最后沦为别人的子计划。只能谈这些了,2天里睡眠时间很少,下午回来的路上干呕了2次。想给帝都的喵打电话,可是这周她刚刚进入新的公司,应酬应该不少。想和妹妹联系,但是她帮不了任何忙,也不想让她再为这些事情担心了。

Cynthia_D
伝ぺ✿lusong挺好的啊,至少有希望了2013-04-16 19:06:39
lusong1900
lusong伝ぺ✿举步维艰的感觉2013-04-17 04:22:08
Cynthia_D
伝ぺ✿lusong只有祝福了2013-04-17 05:04:37
lusong1900
lusong伝ぺ✿打算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在考虑具体的分离方法。要把70微米左右的微生物分离开,并且还只保留单一种属,这个东西在之前的研究里计划不可能。取出一个做ISMS 已经是极限了。现在要批量处理做ICPMS ,这个完全没有头绪。刚刚吃了药,稍微休息一下,之后继续2013-04-17 05:11:32
Cynthia_D
伝ぺ✿lusong那就好好休息下!2013-04-17 05:2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