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Assessing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from peatlands using vegetation as a proxy ”&“ Pre-Miocene birth of the Yangtze River”,今天下午的定期学术讨论会时大家讨论的两篇文章。前一篇文章里很多牵涉到回归分析,不过研究里没有考虑火动态的变化和干燥暖化后燃料连续性的变化。而关于沼泽地细菌的CH4排放量也不在考虑范围里,因为论文主要是维管植物的温室气体排放。然而白俄罗斯地区的沼泽地的温室气体排放里,维管植物的贡献比例是怎样的程度,这个本身是一个尚可的问题。至于后一篇关于长江演化的论文,是用来Ar40/Ae39和U-Pb以及锆石样品,但是关于补充材料的部分内容耗费了很多时间。现在肚子饿了,研究室里就我和一个博士三年的师姐,想回去吃饭了。

Giru
GirulusongAr40我一开始以为是氩的某个同位素,看后面的Ae39很明显不是元素,这两个是什么?锆石怎么能推演出河流的演化的?我记得这是属于变质岩或者火山活动的产物。第一篇是说泥炭地中植物腐败释放出温室气体吗?2013-11-28 09:00:30
lusong1900
lusongGiru那个是笔误,确实是Ar的40和39两个同位素。锆石用来做铅-铀测年,和河流动力演化。锆石硬度极高,只能是火成岩,不过可以作为断裂等地质活动的证据。第一篇更多的是研究维管植物的温室气体排放和预测2013-11-28 09:03:49
Giru
Girulusong哦。第一篇的关注的问题是植物存储在体内的温室气体在植物死后的排放还是植物在非光合作用的生理活动中的温室气体排放?2013-11-28 09:06:34
lusong1900
lusongGiru活体排放。关于温室气体排放可以参考这个“Elevated ground-level O3 negatively influences paddy methanogenic archaeal community”.PS:植物死后的温室气体排放是个有不确定性的问题。因为沼泽地的泥潭被认为是“碳汇”,并且是对碳素固定的一个主要,并且及其敏感的碳库。所以说泥潭和腐殖质更多的是固定减少了温室气体,而非增加2013-11-28 09:11:56
lusong1900
lusongGiru打错了一个字,是“泥炭”2013-11-28 09:13:44
Giru
Girulusong谢谢2013-11-28 13:2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