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刚刚看完这篇论文,之前的一部分问题解决了。研究者用了相当数量的样品,有部分是丝碳的样品。格陵兰岛和瓦岗那大陆的样品都做了反射率的测定。这证明即使是很长时间以前的碳记录也有足够的样品来完成研究(碳化细胞的细胞壁的反射率和温度变化的关系)。但是海洋沉积物里是元素碳和碳黑颗粒以及热解碳,所以使用BPCA研究要更合适。至于白垩纪-第三纪过度阶段的碳浓度异常,这个本身矛盾的数据足以让这个争论白热化:该时期是否有全球规模的大范围生物质燃烧。我还是去PNAS和科学上面找了先关的文献。诚然,彗星冲击不是常有的,但是后续的影响依旧可以持续很久。不得不说,碳浓度异常的数据在其他的研究里也有,不是偶然的。可以参看今年关于第四季古火的研究,其中关于全球生物质燃烧的研究的数据统计里,就有3ka-2ka之间的全球异常增加。原文里认为这是全球生物质燃烧普遍强化的表现,但是现在来看,碳浓度本身的增加,由此推测为生物质燃烧的增加,即火动态强度的提高,这本身就是尚可的一个推论。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3101820000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