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2014-01-72 随笔

很久没有写长日志了,今天做一下补完吧。

最近的进度因为之前的延期而被完全打乱了,很多事情甚至不得不重新洗牌。不过也好,我不喜欢也没法容忍任何不完美的成果,所以现在这样倒也合我的心意。

前一周的学术讨论会感觉那几个博士太水,上一周的会议里又增加了关于金属氧化物的子课题,所以坦率说最近心情很烦,学业压力很大。当然,还有一个没法避免的问题,妹妹在家,所以我打电话只能一周一次。

关于家里的情况,现在着实感觉不回去是幸运的。因为总有一批人跑过来说着万年不便的台词“都是为你好,云云”。我很多时候都想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为我好?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啊!”当然,还有一类是喜欢通过各种挖苦别人来满足自己的幸福感的。因为对于他们,这是他们唯一获得所谓幸福感的地方。于是乎就有了读档轮回一般的闹剧:我没进大学的时候说我成绩如何的烂(他们现在依旧如此认为);大学毕业了说我如何的渣;没出国前说我如何没用(虽然他们更烂);出来了说我没有成绩(如果他们能知道我具体在研究什么的话);有了科研成绩说我太懒(他们一定认为科研工作和党校一个样子);我帮同学翻译了一堆机器人的材料,他们说我有时间不去找女朋友居然。按照这个尿性我可以预料的后续的剧情:有了女朋友会被他们抱怨我为什么不结婚(妹妹会把我吃了可能);结婚后会抱怨我为什么没有孩子(如果是和妹妹结婚,可能抱怨的更多);有了孩子又会抱怨这孩子不如别人的好,然后上面的狗血剧情再次读档。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坐轮椅的人非要用轮椅和你比谁快。问题是比赛里你开车,他要用轮椅。最好笑的是————他认为一定要让你输了,然后才能肯定你的能力。闹剧归闹剧,身份归身份。就像我经常给妹妹说的,“我从来不考虑自己喜欢做什么,我只考虑要做什么,然后执行”。我不喜欢在这样的闹剧里有一丝一毫的付出,这样的任何付出都是一种毫无意义的消耗。但是啊,这并不是代表我就可以接受这样的戏弄。

对于这群阿Q,数年前我觉得愤怒,之后我觉得荒唐,现在我觉得可怜。借用御板美琴的台词,“一个人到底要多可怜,才能把别人的善意曲解成这个样子?”

现在不用回国,反而倒是清静了很多。春假这个东西在二次元里是个好东西,不过三次元里在研究院是没有的。通知里春假是存在的,但是仅仅是书面文件而已,实际上没人休息,所以还是要在研究院这边继续。不过倒是没有太多的失落,因为本来那看似失去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属于自己的。

农历三十晚上有3个狐朋狗友的邀请,要去居酒屋和KTV里过夜。昨天在电话里不好回绝,但是今晚显然不得不发个信息说明情况,周五我还是有午餐会的,要报告最新的研究进展,我不可能在前一夜里醉宿。

周六的时候晚上和妹妹那边通了电话,一切安好。我发给她的论文她也已经开始看了,不过速度不是很快。
(先写这么多吧,毕竟妹妹现在开始看我的博客了。倒不是怕她知道现在的情况,只是不想让她太担心而已。)

写于EES 209A 研究室 4:54PM(下午茶时间)

PS:韩国的师姐居然喜欢吃“油渣”,味道确实不错,不过我没告诉她这东西是怎么做的,否则我相信她不会吃完那一大包 :-D
boz_z
波仔lusong泡菜国喜欢的东西都致癌么orz难道妹妹也来喵了么?2014-01-27 08:29:44
lusong1900
lusong波仔1、韩国的师姐之前去美国旧金山参加关于地球化学的年会,住在唐人街附近,所以无意中发现这个很好吃。2、她只看看,没有注册账号的2014-01-27 08:40:47
boz_z
波仔lusong妹妹越来越会围观我们啦>U<2014-01-27 09:33:29
yqjun
Y君lusong今年也没回家,不用各种见亲戚 / 感觉你可以清晰地知道自己位置和自己的正在做的事,很棒2014-01-27 12:40:54
lusong1900
lusongY君不用回家,其实是种解脱2014-01-27 14:21:04
Cynthia_D
伝ぺ✿lusong油渣?是那种炸的肥肉丁吗 贵州的那种2014-01-27 23:47:30
lusong1900
lusong伝ぺ✿对,就是那个。不过这个东西各个地区的做法都差不多的。2014-01-28 01:02:25
inshihi
婆婆lusong我发现我越长大越稀饭吃肥肉了www2014-01-28 13:4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