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安心考教师吧,这样很好的",表哥说道,“其实这样对妹妹也好,你明白的。”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哥哥的话,也许现在我这样的行动,的确对我和妹妹来说不是明智的行为。相反,向家人“招安”才是唯一的出路。我明白————我在动摇,尽管之前在努力克制,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无视那份感觉。我不知道明天的面试能否通过,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去和老板决定待遇薪酬的事情。我真的在害怕,不敢或者说又没办法和妹妹联系。距离明天上午面试还有九个半小时,我的确在害怕,可是我不能在那时还害怕,不为别的,只因为我要成为妹妹的依靠,既然是可靠的依靠,那么必须坚强,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没有回旋的余地。同样的一段高速路一周里走了好多次,真的不想动了,真的不想在路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哭了。所有的一切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仅仅只是因为“别人就是这样生活的”。坚强!我必须坚强!

cubed
Cube有妹幸福2011-05-31 14:52:18
lusong1900
lusongCube压力好大,等价交换而已。2011-05-31 14:5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