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春末夏初,房间里面的闷热的空气在书桌台灯的加热下变得让人厌恶。本能的不想再去看那些烦人的资料,可是没有办法拒绝,毕竟这是工作。不知道妹妹在家里如何,那里一楼太潮湿了。这样的夏天没有让人感到一丝的快乐,因为实在没有快乐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