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ong1900
lusong1900

落差60米

上午家人走了,没有任何多余的寒暄,就像以前一样。门卫阿姨问我,自己出来以后也一直都有要一个人生活吗?我说,很早就是这样了,一个人学习,一个人洗衣服、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生活,就好像自己本一直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一样,唯一的羁绊就是和妹妹的联系而已。
直到家人离开,我也没有干问妹妹的情况,是懦弱吗?我不想用“为了保护\\\”这样的借口去搪塞自己的懦弱!我在害怕,怕父亲的惩罚。从地上54米到地下6米,60米的落差,这是怎样的惩罚?
到现在除了每天有一次给她发的短信可以显示“成功送达”以外,没有任何的消息了。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吧。上午送我回来后,父亲就坐车走了,臃肿的车体在广渠路上很快就和别的车混杂在了一起。我下到地下室,门口的阿姨问我,是不是家人和我有什么误会才让我来这里的?我说“在这里为了方便上课,没别的”,然后赶快跑走了。纸包不住火吗?
看着家人的车离开,突然想到了碇真嗣看着碇源渡的车急转弯离开的场景,惩罚,就是这样残酷!落差6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