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y
  1. missy

    2017.5.13

          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无形却又以有形体存在的事物,比如健康,比如生命。
          我不得不承认我很难过。我的脑子转得很快,却又对自己无可奈何,没有产生出任何安慰的剂药。
          虽然职业素养要求我镇静,我跟每一位关心的亲人冷静又谨慎地解释了病情,拥抱并安慰了哭泣的妈妈。而我自问,我能这样安慰我自己吗?
          甚至是我,不愿意听到任何所谓客观理性的分析,“还有可能是良性的,对吗?”我不止一次这么问我的师兄、师妹。我不知道自己在询问的时候是不是还显得像平时一样理性。      我的老师对我说:“我是相信因果的。认真做好的每一份工作,救治的每一个病人,都是在为爱的人积福。”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相信因果,这是多么美好的愿望。如果可以相信,为什么要让这些最善良的人都遭受这样的痛苦呢? 
    GMT[object HTMLSelectElement][object HTMLSelectElement]語言功能限200個字符選項 :
    歷史 :
    幫助 :
    反饋關閉
  2. missy
    晚安。
  3. missy
    新人报到。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