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teris
Nycteris

第四手札

妈妈对我说,你爷爷,他快死了。我面无表情,回过头去,一心一意地做着我自己的事情。

不记得从多久以前了,爸爸妈妈每年都会重复着那样的话——你爷爷奶奶都是老人家了,没几年可活了,要回去看看。而我漫不经心,说不。只不过几乎每年都还是回去了。小时候的我笑得很甜很开心,长大了的我安静乖巧地坐在一边,心里的感觉却从来没有变。

无聊,讨厌。如此而已。

“你真是个乖孩子。”

“这孩子,真讨人喜欢。”

大人们这么说着,我在一旁不好意思地笑笑,背过身去或是他们走掉的时候就皱眉冷笑,觉得浑身冰冷,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

前几天回了趟老家,见到了爷爷。这个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不过也是一个陌生的生物罢了。微笑说爷爷我回来了,然后低头省略掉笑容读自己带去的书,不再多看一眼。那个满头白发,瘦骨嶙峋的老人,这里的一切一切,都让我厌恶至极,感觉非常恐怖。

只不过,这一点,他们是绝对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只会觉得那是个不可置信的谎言。

很多个晚上我在考虑死亡的感觉,是一瞬间的事,还是长久的折磨。死去的人在那一刻会是什么样子,什么神色。每次想到又有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身体变得冰冷,再也不会动了,就忍不住笑起来,回味着那是多纯美的事。爷爷很快也就要消失掉了,半年内,甚至不到一个月,就彻底地消失了,然后是奶奶、外公、外婆……

都消失吧,那些只会带给我负担的人,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吧,消失吧。

我只是一个很会说谎的妖怪而已。

说谎的时候,我的心境就像杳无人迹的森林般,异常宁静。

不是那种不会开心,也没有悲伤的感觉,只是所有,都错了位。

没错,从小,我就是那样的个性。

我很努力地把人类这个角色扮演得好,事实上,我确实骗倒了所有人。

在同学聚会、联欢会的时候,还有大家相约好了要出去旅行的时候,甚至同学要走了,大家依依不舍送行的时候,我都像是个言路不通的外国人,站在人群当中,浑身觉得很不对劲。瑟缩着身子,心脏也开始绞痛起来。身边的人喋喋不休地在说话,我却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在笑?呃,我实在是不明白。可是,大家都在笑,如果只有我一脸平静,一定会被认为很奇怪,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笑,比他们更大声更认真地笑。奇怪,这次大家又都流眼泪了。到底有什么好哭的?我真的不知道。可是,如果没有跟大家一样,一定会被当作怪胎,就交不到朋友了。但是,我真的哭不出来,怎么办?怎么办?那就假装忧郁好了。

笑吧。笑吧。不,哭吧,哭吧。不是,也应该要笑,一定要笑得让人以为在隐藏悲伤才行。

我用力地逗别人笑,小心地对别人好,偶尔也发火,也恶作剧,别人笑时我跟着大笑,别人伤心时我还是笑,却露出伤心的破绽。别人贬抑我或嘲笑我,我都不在乎,反而感到安心。如果有人对我说别伪装自己了你其实很难过,我会开心得想要在蓝天下旋转。但是有谁坚持地说要为那样的我做出什么贡献或改变的时候,我的心脏就开始紧缩,那样的疼痛感觉很不舒服。

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我在伪装。因为我并非如他们所说的,实际上有多难过。这一切都是我使出的诈术罢了。

不过每次有人那么说时,我并不会有想要自杀的冲动,比起那个,选择不动声色的惩罚更加适合我。

我对那个女孩说,对不起,我不想让别人担心,那会伤害到别人。那个女孩就像母亲般,露出温和的笑容。没关系,我会保护你,不让你伤害到别人,更不让别人伤害到你,她说。那个女孩对我是百分百信赖,以为自己对我而言也是一样重要。

她是只心地善良、个性开朗、敢爱敢恨,深受神喜爱的白羊。像这样的女孩,让我讨厌,却也对她的剧烈情绪产生无法抑止的憧憬感觉。或者、也许,这样的女孩,可以让我有所改变。

或许这个女孩可以拯救我。

也许从此以后,我可以不再当个没有爱没有恨、没有同情心的妖怪,而是真正的人类。

我,希望变成那样吗?像是在热烈地祈求着,内心却冷静得像是冻结的雨水。那不可能的,我也不要,也不能要。

活着,本身就很羞耻。更不要说作为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只有C,透过她沉默的视线,让我感觉到自己已经站在舞台上。

总有一天,我会因C而走向灭亡之路。

有一天C把一封信放到了我的桌面上,信里她说,你还要演下去吗?无情无义的你,还有你的戏,还要演多久?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我的身体被蛇一样的舌头穿透了,舔干了我的血液,然后心满意的地说,你这个妖怪,活着真是个耻辱。我只觉得恶心,想要弯腰把胃里的东西吐个干净。

我真怀疑,你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应该有的情绪?她发来的短信亦是如此让我冷汗连连。一霎那,我想什么都丢下就逃离。但是逃到哪呢?逃离这个世界吗?虽然活着是很羞耻,但是我还没有自杀的欲望。

所以我跟C成为了好朋友。

为什么会跟C成为好朋友?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很奇妙。

刚开始C很讨厌我,老是用冷冷的目光盯着我,总是忽然间提醒我我的真实面目。当我在大家面前嬉笑怒骂时,只有C用严苛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人,看透了一切。

这个想法让我内心的支持力完全崩溃,我就像蹑手蹑脚的小偷忽然被舞台上的灯柱照到,狼狈不堪。

可是我却主动去接近C,给她写信,在她的面前表现得孤单、无力且耻辱,只为了软化C对我的态度。

或许是同情我吧,又或者是因为成为了好朋友,C像是觉得拿我没办法一样,开始对我露出笑容,开始像平常的人一样安慰着我,慢慢不再提起我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C知道了我的秘密。C是我的敌人,这件事依旧没有改变。

对于我假装情绪化这件事,C有时会以哀伤的眼神或无法释怀的态度责备我。当她指责我在说谎的时候,我有一种突然踩空,头下脚上地摔落深渊的感觉。于是我更加的讨厌她,也更加的依赖她。

那,是我的罪过吗?天生就无法体会别人的想法,是我的错吗?我无法感到仇恨,也无法亲切地去爱人,只好继续危险的演技。真是错在我吗?我一诞生就是个罪人,我只是面具下的空洞。就算因为这样被责怪,那也没办法。我什么事都无能为力,只能感觉到那份与生俱来的冷淡和漠然而已。

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来?C会要求我揭开我的秘密吗?虽然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虽然她几乎已经不再提起那些了,但是C,真的不会告诉别人我的真实面目吗?如果我是妖怪的事情曝光了,大家一定会拿石头丢我吧?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天生是妖怪的人,心中那种有如被水淹没的无可奈何与淡漠的感觉,你们一定不懂吧?

在那一瞬间,我对于C的“正直”突然觉得很厌恶,厌恶到心脏又开始疼痛,全身发凉。

那个女孩被逼到绝处了。因为自己的企图而导致不可挽回的错误,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迷途的羔羊,一直担心地看着我。我以平常的态度接近她,凝视着她,对她露出笑容。我真想说她本来就是一只无用的白羊嘛,但是我没说。

我只是微笑地说,我们还是分开吧,或许我们的性格本来就不适合成为朋友。她的精神开始崩溃了,我只是静静凝视着她发狂大叫的样子。

我衷心期望被逼得无处可逃的她能对我产生杀意——我希望她杀了我。或者是杀了C。

那就是我对她的赎罪。也是对C的。

C是我的敌人、朋友,也是最了解我的人,而那个女孩是我想要把她当成朋友的人,因此,她们应该能解读到我的心意吧?我衷心祈望,她,或她,亲手杀了我。

要么,就让C消失,让一切回到原点。

为什么人会觉得高兴?为什么人会觉得哀伤?其实我也想要知道过。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一个妖怪而已,不会有人类的情绪。

我讨厌死我自己了。

还是聊聊C的事吧。是最了解我的人,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好朋友、我的身体的一半、又是跟我水火不容的人。以令人恐惧的聪颖,看透了我的一切。为了掩盖我是一个妖怪的事实所使出的伎俩,只有在C身上完全行不通。

因此,我很怕C。

因为害怕,所以无法从C身边逃离。

不管是在教室或室外活动,我都跟C在一起。同时,我又无时无刻不在躲着她。我觉得C的视线就好像上天在审判人的眼神,恐惧和羞愧让我不停发抖、冒冷汗。而这个世界是地狱。

在某个对我很特殊的日子里,C送我一串风铃。说那是幸福的合唱,也是最悲伤的乐音。我安静地微笑说谢谢你,我好喜欢,C就紧紧盯着我,问我是不是真的想要一直这样下去。

我又开始觉得害怕。

我只是假装幸福或是悲伤的妖怪,这让C感到非常不高兴。为了躲开这种不安的感觉,我开始絮絮不止地对C讲一些惹得班里大笑的事情。但是C没有笑,只是生气地说“够了,你就永远这样子好了。”然后就走掉了。

我没有追上去,因为我知道那没有用。我只是害怕如果被C舍弃的话,C会告诉大家我其实是妖怪。我知道这次C是真的生气了,也许不会再原谅我了。

和C的友情,已经被这个没有人情的妖怪害死了。

我,杀了,那个还能维护我的C。

看了《人间失格》,是因为看到C推荐的《文学少女》里的愁二还有千爱才去看的。可是我,除了叶藏的感觉,什么也读不懂。与愁二还有千爱的心情,也不完全相同,只是忽然有些难受而已。

连痛哭都不能够。

我,不是应该被C杀掉吗?我憎恨C,也害怕C。但是在我的心底深处,其实是非常渴望自己被C毁灭的吧。只有C,就是C,才是应该把我杀掉的人。

但是,C已经不在了。她只是失望地走了。

比起跟C在一起的时候,这是更严酷,更无从救赎的地狱。

但是我,连一点点,一点点的悲伤都没有。真是件让人悲哀的事,我却只是面无表情地,淡漠地站在那里。

这或许是因为我的薄情吧。或许我应该在屋顶上死去,在C把我是妖怪的事情告诉大家之前。

我不过是不懂人心的妖怪。



出自 《文学少女》第一卷——渴望死亡的小丑
sEsaMe
sEsaMe❤定期来看看。2011-08-14 03:07:06
37say
simpreNycteris漫画吗 2012-02-11 04:48:04
Nycteris
Nycterissimpre轻小说2012-02-11 07:03:18
37say
simpreNycteris一开始 还以为是你自述的故事呢2012-02-11 12:14:57
Nycteris
Nycterissimpre我只是整合加上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而已2012-02-13 13:52:53
37say
simpreNycteris怎么不再继续写了呢2012-02-16 07:39:04
Nycteris
Nycterissimpre高三党没时间啊……2012-02-16 14:14:05
37say
simpreNycteris哦 这样 我高三时净玩了2012-02-17 06:2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