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It's only the fairy tale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左右,我做了一个梦。It's only the fairy taletime to lie - whiteanne - Catfan梦到了……你。太不正常了。简直太不正常了。我除了初二那年再没机会见过你了。上次一次视频,你还不肯开摄像头,只留下我一个傻傻的脸,对着你尖刻的问题不知所措地转来转去。你从来都不肯以主角形象出现在我的梦里的。你其实根本就不肯出现在我的梦里。偶尔你赏脸光顾一下,以一个路人的身份,面无表http://catfan.me/summerice/time-to-lie
当时的我,醒来之后陷在梦的情绪里,十分十分地想念你,也十分十分的肯定,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了。
三年之后,你真的来香港了。比我矮,有点小胖,没有黑眼圈,也没有穿绿色的衣服。天气很暖和,你穿着绒子大衣站在橙黄色的垃圾桶旁边抽烟,我拎着个包戳在边上,像电影放到一半上厕所的人投在屏幕上的影子。
我们当然没见我爸妈,也没一起看哈利波特。我们喝了好多酒,结果我今天胃疼了一整天。你给我噼里啪啦地交代了情史,简直气得我要死。不过我总算是长大成熟了,没怎么胡乱问问题或者胡乱吃醋。作为回应,我交代了我过去这么多年里吃的每一笔飞醋,有一个你居然都不记得了。唉。不过你这次又是因为杨千嬅来港,真是我的梦魇。
你根本没管我们能不能在一起,就超级蛮横地亲了我。好吧。不是很蛮横,你号称要问我一下先,然后直接用行动表达了。然后又得寸进尺地要抱抱,要摸摸,要一起睡。我就像梦里的你一样,又乖又安静,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对你绝不说一句狠话。
你对我仍然很好。你说话的时候会很慢很慢地,看着我的脸。亲我的时候也很温柔。
你非要听歌,还不听英文歌。一个晚上,我手机里所有的中文歌都放完了。我现在想想,真应该推荐苏醒版的《Music is my everything》,强行让你听一晚上。
不过真正听了半晚上的是王菲的《匆匆那年》,我可能以后都没法直视这歌了。
外套上现在还全是你的烟味。
你的普通话变好太多了。果然多交流就是学习一种语言的良方。
你觉得我说粤语很性感。估计是因为你听不懂。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脸,至少还要红着眼。
我看到你眼红了。当然可能只是被烟熏的。
我可能还是喝的有点多。
那张纸我会一直留着的。
下个12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