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new summer

周日醒来,静坐。整个冬季堆叠的记忆里,此刻,都应在背部忽然受寒入骨,当时却感到了热。
恐惧升起,夏之船总是航得太远。
往昔日焰切肤地卷吐火苗儿,幻觉总牵来清晰的直觉。紧连的每个夏天,都被最初的炎暖钩帐般开启。
沁凉似冰的地板也只能倚冬天而生。夏天一来,它们便去我脑海的冰山里栖居。冰面实厚,可以之镇心,轮廓模糊于冰下而达永恒美丽。

夏呢?黄昏散步过的无数柏油道,穿梭纵情过的绿盈之地,一起午睡过的河滨,洞穿窗口投进来的信札,你们为什么像松果那样坚固;像风下的蒲公英迭荡在心穹;像恋人枕边熟悉的呼吸;像一张落款知名不具的卡片;为什么你们常青不违,不愿安睡……
今夏,会写很多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