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轮回

很奇怪,夏天在不缓不急的步子下滑过去,连头也不回,埋藏起微红的脸。
对于来世的渴望,我把它建立为,对于植物的想象。是在密不见日、潮湿黑暗的绿色热带雨林里面,作一只菇。巨型原始动物会缓慢地从面前爬过,空空如也的肚子拖沓而去,饱腹便便地归来,入睡,伴我身边。什么声音都是消失的,我与它们同眠。不分季节,没有昼夜,我宁愿溶解在这些像猿人巴掌大的厚实叶子里,也不想再见到四周轰隆隆席卷而来的速度与人造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