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2010.8.4

每当夜晚,从墙里传过熟悉的声音来,我只得竦身一摇,仿佛想把那些屏障卸掉。照直说,墙的质感太一般,只那份冰冷令我流连忘返。恐惧常使我手脚冻僵,头脑却燥热。几是恨不得头颅有一面是平整的,倒也可供我安稳地藉墙睡上一宿。
紧贴着水泥墙板,夜间的一切声音你都能听到。整栋楼的颠簸——甚至有不能解释的鼓点声、电锯开启的“嗞嗞”——就在我身后、木门被风吹动的扁扁音线,我需要无数次经过窒息、颤抖、猛地掀开罩得严实的被囊,坐起,去抓紧床单,去开灯,去绷紧浑身骨肉。饶过我吧。

沉沉的胸腔被激扬的恐惧干扰,我愈发不能入睡。
“我们也许该远离现代文明”
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