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魏尔伦这么老了,也该明白些东西了。

“诗人要长期地、广泛地、有意识地使自己的所有官能处于反常的状态,以培养自己的幻觉能力。各种形式的爱情,痛苦和疯狂,寻找他自己,用自身耗尽一切毒物,以求吸取它们的精华。这是一场难以形容的折磨,在这种折磨中,诗人要有坚强的信念和超人的勇气,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病人,最狂妄的罪犯,最不幸的落魄者,同时,又是学问最渊博的人!”

1. a message

收信人Mr.Poet
“昨天回去,没有什么感觉了。回去前一夜就预感到。
我又背叛了一个家。
大学要读德文 法文或者俄文。主要到时列表看那个语系里好东西更多,这很屁话。
以及可能要学医了,精神分析和心理医师都是西医转的,屁话二。
《当尼采哭泣》里那段催眠激发了我的兴趣,很值得研究,中国这方面一如既往地令人失望。
作文,世博留下了什么 一大段引文,可还是一无所有。
这是我写的,可一无所有有什么好写的呢?所以我二十分钟就写完了,看不少人努力了一小时半。
政治老师蠢得可以,校内签名也说了。
今天站在位育十分焦躁,像个游魂。”


2. a dialogue after class

“我看不起你们”
“我不在乎 你的优越感来自哪里?”
“我不需要这些药物自我满足,不像你们”
“你不懂。就不懂吧,We just want a try,and no matter how those goods are, the feeling will be fantastic. 我想感受一切,我渴望永恒的晕眩,我渴望有一天你再受不了灵魂的的折磨,杀了我吧。”
“其实我知道。”哭泣。
“为什么让你的这种感觉发生!为什么?”哭泣。


3. 以下的影评不错,我复制过来了。
【兰波这位始终追求“神圣的混乱”的诗人,年轻貌美,才气逼人,放浪形骸,愤世嫉俗,尖酸刻薄,自以为是,他有一双被缪斯女神亲吻过的手。他复杂却单纯,颓废却激烈,欢乐却厌世,粗鄙却优雅,极端却温柔,勇猛却蹒跚,他痛哭他狂喜他畏缩他前进他祈祷他诅咒他纯洁他放荡,他歇斯底里,他是个自燃的太阳。
或者这么说也不尽然,兰波只是要感受,感受每一种存在,感受每一种心情,感受这种巨大的痛苦和欢愉,调动所有的敏感进入这种混乱的状态。“It's no longer for you to be only one person, you have to decide to be anyone.”
在黑森林最后的见面,兰波问了一句:Choice between my body and my soul。魏尔伦微笑着告诉他:Your body。兰波没有说什么。
兰波放弃写诗,因为写诗不再符合他的想象。他去非洲流浪,摔伤,感染,截肢。“我的腿肿得像个大南瓜”,是他人生最后的比喻。

  片子的最后魏尔伦看到的情节是神来之笔。那一刻他们爱情中几十年不可化解的矛盾部分仿佛被空前的弱化,某种天真幸福的东西得到强调。兰波问你爱我么,魏尔伦说爱。兰波说把手放到桌上,手心朝上。他没有像几十年前一样狠狠把水果刀插进那双抚摸着别的女人的肉体的不真诚的手上去,而是把它拿起来,轻轻吻了一下。
这个动作是魏尔伦的想象,当时年迈的魏尔伦没有了当年邪恶和尖锐的眼神,只是个本分的老头,而坐在他面前的兰波却和而是多年前一样,皮肤白皙,眼睛明亮,声音动听,是个渴望爱的少年。
Since he died I see him every night, my great and brilliant sin... We have been always happy, always, I remember.
他仿佛听见兰波说:I found it.
他问:What?
兰波说:Eternity...where the sun mingled with the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