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海子

“从荷尔德林我懂得,必须克服诗歌的世纪病——对于表象和修辞的热爱。必须克服诗歌中对于修辞的追求、对于视觉和官能感觉的刺激,对于细节的琐碎的描绘——这样一些疾病的爱好。
从荷尔德林我懂得,诗歌是一场烈火,而不是修辞练习。
诗歌不是视觉。甚至不是语言。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她不在修辞中做窝。她只是一个安静的本质,不需要那些俗人来扰乱她。她是单纯的,有自己的领土和王座。她是安静的。有她自己的呼吸。”

荷尔德林,忠告青年诗人:“假如大师使你们恐惧,向伟大的自然请求忠告”。  
 
 
“我的诗歌理想是在中国成就一种伟大的集体的诗。我不想成为一个抒情诗人、或一位戏剧诗人,甚至不想成为一名史诗诗人,我只想融合中国的行动成就一种民族和人类的结合,诗和真理合一的大诗。”——海子.
.
 
命运并不理解/莱茵河的愿望。
但最为盲目的/还算是神的儿子。
人类知道自己的住所,/鸟兽也懂得在哪里建窝,/而他们却不知去何方。
.
“当众人高声歌唱生活时/我定会孤独返回/空无一人的山峦。”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记得死亡诗社里有句话:因为,你在这里/ 因为生命和个体存在/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 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2010-10-04 09: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