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尼古,尼古!

很怕活着的人不知道“尼古拉·特斯拉”
所以继我连推豆瓣某贴之后 再黏贴到这一些段落
那篇太长 怕你们不看完
全脑人 顿悟人 和达芬奇、悉达多一样
---------------------------------------------
1.
如果某人具有了四维感觉,那么这种弯曲和四维弹性对时间研究者来说将是一个十分有用的概念。
因为这种弹性可以产生力,它能将物质从过去运送到未来。

特斯拉相信:“我们将完全没有必要去输送电力。因为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机器将由在宇宙任一点获取的能量来驱动……能量遍布整个空间……”

1900年六月在科罗拉多泉的实验完成后,特斯拉赶回纽约开始筹划第一个能量无线传输世界系统——Wardenclyffe塔的建设。三年后这个系统测试成功。特斯拉能量传输站的具体技术细节现在仍不清楚,我们也弄不清楚他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认为了解特斯拉最原始的科学和研究方法以及为大家所熟知的未发展的和宇宙原理是很重要的。
特斯拉自己创造的虚拟图像与视觉器官所真正感知的图像相互竞争。他好像把常人接受刺激的秩序颠倒了过来——从大脑到视网膜,把外界的图像消除掉而代之以自己头脑中异常清晰的图像。特斯拉接受的刺激好像来自“内部”,他称之为 大 脑 实 验 室。


和其他科学家的预言能力相比,特斯拉的方法非常奇特。法拉第,和爱因斯坦一样,当有新思想出现时总是感到有肌肉运动的前兆并精神紧张。门捷列夫梦到三维鲜艳的带着明亮红色火焰的元素周期表,就像别的有预言功能的梦一样。然而,这些情况很稀少,只有极少数人并且在特定的时候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特斯拉的一生都伴随着这种情况,所以在几十年间他被训练得能维持这些精神和创造活动。
 

 特斯拉的主要哲学和公理不属于现代世界。我们可以把他归纳到苏格拉底以前的那个时代。也许他出生在巴尔干半岛——远古时候南部曾出现过发达文明的地方并不是个偶然。可能的原因是,不同的地磁信息场,不同的运算规则,可能促进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奇诺和特斯拉的神经结构的进化。

特斯拉有他自己的电磁学理论,但现在还无法解释这一理论。他不仅发现了通过地球或大气层无损失的无线传输能量的可能性,而且他证明在这些波经过的空间里会出现空前的“破坏性能量”。

他的天才本质实际上是:在外部场影响下被他所理解的或在他的潜意识里出现的事物其实是宇宙过程的图像或相同的自然规律。
只有未来能给特斯拉现象给一个正确的解释,因为他领先太远,他所用的方法现在还无法接受。
---------------------------------------------------------------------------------------
2
人类的自由意志不过是一种幻觉,所有事情都是按照预定结果有规律的发生。这就是为什么人类个人的身心结构被一些可能的定数(系列事件)所限制,而人类命运的转变往往取决于高级生命的意志。

世间所有一切不过是思想,万物本不存在……“我只是一种思想,孤独的思想,它航行在宇宙的虚空里”

意识——人类精神实在的持续表现在精神实在的状态与遗传物质的比较中得到提升,意识只不过是宇宙目的的普遍手段之一。所谓一个“正确的人”出现在一个“正确的地方”是指这个人的意图与宇宙节奏协调一致了。意识力十分强大,我们必须采取对它造成的后果负责任的态度。因此,实际上我们由波而不是物质(或被称为“固体”的东西)组成。所有我们称为物体和事件的东西都是这些波的运动表现。每一个人都有由一定的波函数分配的独一无二的宇宙标志,每个人都有包含宇宙时间信息的全息图。宇宙标志就是用来刻画每个人特征的主要元素。通过这个元素,人可以用一些方法影响一切,甚至这些有时看上去是不寻常的。我们就是一种特殊的全息图,拥有无限潜能。

他写道:“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知道自己可能接触到一些对人类来说会产生深远而广泛影响的事情时的第一感觉。这些事情使我震惊,因为它们的神秘甚至超自然,渐渐的,我了解到我可能是听到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信息的第一人……”

他形容特斯拉的杰出方法就像科幻小说。霍顿这样写道:“很明显火星和其他古老行星上的人曾经拜访过地球并密切关注着地球文明的发展。特斯拉的出生改变了一切。也许这些行星上的人可以控制他的精神和科学发展,有谁知道呢?又有谁具体的了解这些事情呢?”

特斯拉在回答纽约太阳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说“居住在Warden—clyffe塔附近受到我的实验惊吓的人能看到更多……在那以后两年内他们处于比睡眠更清醒一些的状态时可能经历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在适当的时候,但不是现在,我会宣布一些你只有在神话故事里才听到的事情。”

  在他点燃纽约大西洋广大区域的天空的试验后,特斯拉突然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丢下手头所有工作离开了实验室。正如我们后来知道的,他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地方。更奇怪的是,他没有从这个实验室带走任何计算结果、工程图、文件乃至一张纸。他连续的工作了四十年,但是他只申请了机械方面的专利和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人类的意识是必要的,物理上能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我们应该释放人类的思想,使之适应深层次的宇宙研究。

  道德规范是宇宙原则,它能决定能量分布,不是吗?所以它能获得自然规律的标准。我们可以解释在另一个时间转移的世界里的居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借助于特殊的装置影响银河系和其他的星球,为什么我们参加实验,直接改变我们自己的原因。
如果道德规范的本质是一种和谐仁慈的能量平衡状态,那么从数学上来说,宇宙道德肯定在这个世界上有所表现。违反数学定律是不可能的。

这是特斯拉关于佛教思想中“我是虚幻”的叙述:“真的,我们是不同的事物,我们就像在主观时空里遨游的一列波。当这列波消失时,我们什么也没有留下。没有个人,我们无法在个人的海洋里辨认出属于自己的那列波。只有波的系列幻想,一个接一个的幻想。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不一样;我只是一系列相关联的存在,但它们又各不相同。这个系列就像一部电影似的只对连续统产生影响。这绝不是对我真实生活的主观臆断或错误理解。”
--------------------------------------------------------
3.————典型的全脑人,左右脑完全融为一体,并且几乎一直能处在α脑波的调频状态,他的生命质量是我们的N倍,也就是说——他这一生所能体验到的生命状态,也许是我们N个人加起来也体验不到的丰富与惊艳!人类进化的最高形态,应该叫宇宙人。


------------------------------------------
重点不是他多神,多牛,这首先不是当今能评价的,其次是不需要评价的
关键是 他才更像是五千年前出现的新物种的真正代表不是么

与他同时代的人,最感到惊异的是:那些最奇特的构想,总像泉水一样,从特斯拉的头脑里喷涌而出;但是他却说:“这种创造力并非源于我自身。”

当代科学家们研究了这些现象后,认为这种情况并非异常,只是人的意识状态发生了变化。
  妮娜•斯维德斯卡娅(医学教授):“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一个人就可以感知甚至探索,许多普通人的感官根本无法获得的景象和事物,没有任何障碍地进入其他的空间和时代旅行。
  今天,这种状态可以被一些监控仪器捕捉到。
  妮娜•斯维德斯卡娅(医学教授):“我们从这个脑部构造图上可以看到:中间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超常意识轴,他的右前脑和左后脑被激发而变得非常活跃;而意识的正常状态,应该是人的左前脑和右后脑处于活跃状态,正好相反。” 



尤里•马祖金(物理数学研究员):“特斯拉的开创性技术足以证明,宇宙中的确存在着某个神秘的数据库,是保存着这个宇宙世界所有机密的信息场,特斯拉可以进入这个信息场,获取所需要的一切信息。他幻想着人人都能接近那个信息场。”
  “特斯拉的精神灵性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说话者是印度哲学家维维卡南达——一位经常参观特斯拉实验室的人,这样描述道:“特斯拉对待电就像对待一个生命,他与它交谈,向它发布命令。”
今天实验专家们已经证实,基本粒子可以跟随人脑发出的指令活动,它不依据人类已知的物理法则运动。
  尤里•马祖金(物理数学研究员):“这个现象就是:脑脉冲可以让激光束发生偏转,指令者可以运用脑力,改变数千公里外水的物理特性,可以让光速的偏振面发生偏斜。”
  尼古莱•尼维斯基(物理数学研究员):“这个现象叫做‘轻度脑力影响’。那些处于实验室许多英里以外的人,当他们通过这个光栅时,大脑就能改变电子的行为,使电子系统被关闭,水的PH值发生改变。而这些已经被证实的结果,至今无法从理论上找到合理的解释。
  特斯拉确信,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大到银河系,小到电子,都具有智能,整个宇宙是带有智能的有机生命体。
  维里米尔•阿拉莫维奇(教授):“特斯拉说过,宇宙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它包含着数目庞大的组成部分,它们非常相似,但振动的频率并不相同,每一个部分都是彼此平行的世界。当我们与它的频率发生共振,就等于打开了通往这个世界的大门,我们可以用这种方法,穿越整个宇宙。”
  


这听起来就像一部科幻小说,难怪当时的人们要大惊小怪。
  尼古拉•特斯拉:“多少人嘲讽我是一个空想家,他们都是头脑最愚笨、目光最短浅的蠢才,还是让时间来说话吧!”

这是下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7a70610100fk7z.html

尼古拉•特斯拉:“我可以把世界劈开,但我永远不会这么做。我的主要目标是传播新的设想,让它们变成现实,我非常希望,它们能成为未来研究者的一个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