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没有适合万物的意义,每个人只有个人意义

“君子之交淡如水”最能体现出人性的失衡。

真正的恐惧来自信念;虚假的恐惧来自疑虑。真正的恐惧是伴随着希望的,因为它来源于信念,而且因为人们对自己所信仰的神怀着恐惧。前者怕失去神,后者怕找到神。”
——帕斯卡尔
终极意义上的恐惧,不是简单的害怕,也不是一种情绪,
它关涉着生存的本源,解决方法的起点,是认识存在,认识自己。

引用一段after 17备课中的话

未知死,焉知生
一般人都是如此了解生与死:
「在你看来,死与生有别。死在那边,你在这边,你的生活充斥了生的事物 -开车、做爱、肚子饿、烦恼、上班、求知等等。你不想死,因為你书还没有写完、因為你小提琴拉得还不好。所以你分别生和死,你说:『现在我了解生,然后我也会了解死。』」
死亡其实就是生命世界的崩解,若我们只能安住於惯常稳固的自我世界,一旦死亡到临,便会手足无措,掉进极度恐惧当中。

而害怕死亡,实际是害怕活着。


人类将阻碍的责任强加于某个人或者某类人身上,这是知识分子常做的事,
而真正紧闭的大门却在人的心里。

“你一直这样生活着:备受呵护,纤细脆弱,你相信你活着。后来,你读到一本书,或者做一次旅行,或者与理查德交谈,突然发现你并没活着,而在冬眠。冬眠的症状不难判断:第一,不安;第二,冬眠转为深度甚至可能造成死亡时,无快感。就这么多。看似平淡无奇的疾病。单调、烦闷、死亡。”
我意识到自己深陷一座美丽的古堡,只能通过写作冲破樊笼。
但,心灵却来告诉我相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