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精华

1.
一切艺术基本上也是对‘死亡’这一现实的否定。事实证明,最伟大的艺术恰恰是那些对‘死’之现实说出一个否定性的‘不’字的艺术。对死亡的否定和反抗,寄托了人类创造永恒存在的生命本能。对死亡的选择确实可被理解成为对于领悟生命终极意义和最高幸福的追求。



2.
对于创造死亡意象的艺术家来说,死亡是“怀着乡愁的冲动返回精神的家园”,心理本能中存在着对它的强大迷恋。
人类的高贵就在于,他对人的苦难、压力甚至死亡本来就具有抗争的本性。一如我们所看到的,任何人的生命都有悲剧性因素,因此人会自怜和怜惜他人。每当人的生命遭到任何方式的侵害,他都将本能地、主动地寻求自我保护,寻求生存下去的可能。
如果人的生命受到摧残,甚至毁灭时,他缺乏这种自我保护欲望,失去生存意志,这说明他已经丧失了人性,丧失了人应有的生命主体性。应当说,生命——特别是人的生命的根本特征之一,就是这种自我保护、自我发展的特性;而“这种特性就是生存的抗争性,就是人的生命抗争意识和生存欲望。这种抗争冲动凝聚为意识、观念,就叫做悲剧性抗争精神——悲剧精神。人的最根本的精神就是悲剧精神,丧失了悲剧精神,也就丧失了人存在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


3.
人为了生存而进行的奋斗常常表现为对现实的过分执著,因为迷人的、充满诱惑力的花花世界让人误以为拥有了它就拥有了自我,这正是尼采艺术救赎的出发点。
如果用道德的观点去解释和评价人生,就一定会感到人生充满不公平、不合理、虚伪、欺诈和非正义性,从而得出人生悖谬的结论,从这条路走下去,人不可能得到救赎。
艺术是用审美的态度肯定人生,是生存意志的表现。他承认艺术是谎言,是对现实的逃避,但为了生存我们需要谎言,艺术比真理?真实更有价值。他认为艺术家比哲学家更正确,其原因是艺术家热爱尘世事物、热爱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