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节选自鼠贝---他们在文艺时我们能做些什么

“但是时代不同了,现在的时代和我们那个时代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现在的文化变的错综复杂,任何的东西都可以被当成文艺的范畴,就像无数条线一样,它们被分成无数条的线,每个线都是一个团体.就像你看到的这些人一样,温暖,礼貌,清新.他们成为一条河流,并且自以为自己是一种文艺的必须形式.好象革命那样,大家在一起表象成一种一体的形式.”
“其实呢,这是相当简单的事,他们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这样的选择最简单,就像我们那时候那些去选择抽象和实验文学的人一样,不需要基础,不需要脑子,只需要标新,自以为自我,就认为自己走上了永恒之路一样.”
“这都是萨特的错,一个强人伪造了一个和其真实相反的事实-----把无知提高到一个无敌的境界上.这是条虚伪的捷径,为了叛逆就彻底抛弃原生之力的愚蠢.”

哪个人看着他的眼睛,等着.他却垂了下去喝了一口酒,不知道说什么
“但是自由是个人的意识,没有任何人有审判的权利.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使自己自由的责任.这才是根本的选择.最愚蠢的事就在于教义,教义是限定自由的钉子,它们把一条条的准则钉在了所有的领域.”桌子另一边的人发表意见



2.
他想,也许她是个有爱心的姑娘,因为她的目光内敛,一般这样的女孩子都相当有爱心但是床上却非常不行.
他想起以前的一些经历,这些姑娘确实不太行,为什么长的漂亮,又很有爱心的姑娘床上都非常不行呢?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却总是这样.她们漂亮的肉体只是为了存在或者只是个空心的容器,为了得到另一种东西,而用这个容器作为代价.
但是他觉着这个姑娘不会如此,她长的漂亮,并且笑容很漂亮.
他只有一次搭讪的机会,他明白这点,一次机会没把握好,那么是相当伤人的.总有那么些人和看上去不一样,你感觉着她们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是相反的,也许你让她厌恶了,她会直截了当的给你难看,.那就真的成了一种灾难了.
可是如果选择对了呢 ?选择对了,就意味着她会很快的爱上你,你很快可以给她的左边乳房起个名字,再给她右边乳房起个名字.她会帮你口交,简直就是一个尤物.
他感觉自己是黑暗中悬崖里行走的人,他根本无法迈出步子,他通过思考去尝试,但是思考却告诉他这是无法做出选择的.同时毫无疑问的是,他的思考的越多选择也越多,那么他征服这个姑娘的可能性也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