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许久以来 国已非国

既然一个落日同另一个落日太像了,那什么算远方?什么算旅行?

我夜夜与米勒、阿伊娜斯这对情人约会,次次如醍醐灌顶。
去国外那密度更大的藏污纳垢之地做什么呢?
答,吸收其他城市残余的温存——你要的温存,这不是自慰么。
再怎样,西方都已没落。我相信有人会回来


1.“眼下正义裁决似乎是按人自己的情感甚至地域划分的,并用恶毒或一味讽刺批判制裁他人的道德,你和你宣泄的对象有何差。”
这是我想对 上海朋友骂外地朋友冷嘲热讽 发表的看法
我是个正宗的上海人 所以我只能沉默地爱 我只能离开
我正等着哪一天惹毛他们 他们没理了
用“你不是上海人 你卖沪”来种族歧视我

2.看看自己评论别人的嘴脸,量量自己的气度,想想自己是否高贵而值得尊敬。转自余乔立Usuallly: 想证明自己好人真不难。再邪恶的想法,只要说明对象是坏人就好。
英牧歌 :善恶相生,纠葛在同根之上。不论地域,不论民族,不论肤色,它没有绝对。个人要做的,是 行善 而非 扬善

以上是对诸人积极响应灾难的看法
哦 来我面前 流给我看你无法掩盖的泪水 我一定陪你一同哭泣

3.“于是想到最近到处是呼吁默哀的,很难想象一个很难过的人还有余力去猛烈地呼吁。真正的难过,是会产生氛围的传递,哪来的呼吁。要不我们都去做演员。要是我不表示默哀,他们就向我母系亲属致以最热情的问候。”
——乔立的

有很多喜欢追求“生活情趣”的记录者,充其量只是追求者
你要怎么描写一朵花呢?它是一个世界
你只能说“一朵花”,而别的赘言都是虚伪
真正认识到美的人,会感到无话可说。


我等会儿要来发泄一下!
周丽琼个——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