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That's not a forced smile.

批判、鞭挞、痛斥能警醒世人吗?
如果批判得对,那么精神家园已经是百孔千疮,腐烂变质,目不忍视,
批判不能救赎在这样水深火热中的人……
如果批判得不是,那么说明陷入深渊的反而是你自己……

提倡“顺应自然、“淡泊名利”和提倡“志向高远”、“为国效力”是一回事

思想的复制是很简单的,可是心境的表达需要长时间的体验
你看到一件东西,作为美德的扮演者将它“反映”成文字、影像、言谈——是很简单的
但重建自己宁静的心境并内外皆化出来是挺难的。
难得是缺乏同样宁静的观察者——
好比你的亲人去世,你站在天池边上,你会感受到时间与静止——
然而当你从狂欢的夜晚返家,宁静的湖面对你来说却只是湖面,无法与你的心灵遥相呼应……
这是不安者的不安。
情绪的起伏会诱发第三性的构建,而这种构建出的所谓“自然美”却是最大的不自然……

就像一个哲学家不可能在一年内教授完他的哲学,
因为哲学是内化为心境的。
让他表达清楚并且限定时间时,他会感到困难无比——而能这么做的只有大学教授。
希望在与别人的短期交往中了解透一个人心境的人,自己的心境必定是摇摆的:
他的心境在不断做出比较、选择;选择“好”的心境,作为自己的伙伴
一旦自己心境又好了些,他就又要进行比较……
他走反了,好的心境是没有比较的。

把自己的爱人与理想比较、把爱情观的现在与过去比较、把未来与计划比较
——你都是囚徒啊,你的心在不断地称着一个无形的天平,不得平息…

注意,我说的是心境——内在的东西是不应比较的
但是像社会、审美、知识却是可以比较的。
你可以看到,知识和思想时常也把我们砌在四面墙内,要成为君子就是要成为美德的囚徒。

在任何一个年代,最快乐的生活一定是不怀希望的生活。
不怀希望,不是绝望,是心灵的宁静。
你的拆墙必须像中国那样彻底、对自己无情、不留情面,
你的重建心境却应谨慎、从容、注意感知一切……
当你感知的瞬间,就是你从中获取平静的瞬间,
即使对深恶的疾苦、穷凶的政府,也是如此。
这些可以比较的东西,怎能影响心灵的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