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汪正煜今天戴了一条很可爱的红领带.

“愚民总是认为,改革必须自上而下,说白了,就是盼望出现清官、道德无比高尚的皇帝。笑死人,我要是有这么好的贪污环境,我都想贪污。

蠢女人也是这样。因为没有掌握生存技能,以及从小被男权社会遗留的思想荼毒,如“女人就该怎么怎么”,产生依附男人的心理。幻想自己能找到一个好男人。却不知道人性的两面性,你不是一个独立的人,无法遏制他坏的一面,你这么落后,还认为他能自律?”

——这是随便拉出来一个女权小组发言。其实老生常谈了

======================================

"父系社会神话的产物。以父系社会的理论解释:

1、男人是完整的,女人是不完整的,所以男人要做女人的导师。
2、女人是男人的私有财产,强大的男人才能占有。
3、有的男人无法得到社会资源和女人,只好出卖灵魂换取。被女人当作所谓“老实单纯”。
4、阴森恐怖的章鱼从来都是女阴的象征"

唉,以上几点的举例:亚当——悲剧,浮士德——悲剧,普罗米修斯——还是悲剧。不管男女,当他不懂得人类价值和力量的时候,他承担不起命运。当他懂得人类价值和力量后,他还是承担不起悲剧。这是我们最弱的地方。汪正煜今天戴了一条很可爱的红领带.改编一下小汪下发的优秀作文.

当时代竞相表达对喜欢对象的顶礼膜拜时,当苟且定居一个“文静恬淡”的家成为文艺女的时尚时,我还是壮志凌云,我还是豪气冲天!社会矛盾幻想似地消失以后,人们选择不被欺负就不多关注以后,萎靡不振的青年们只会经常在网上冒一句给力不给力。

你为“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和“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两种截然不同安静与豪情所困惑,选择其中一种时又向往另一种,或者排斥另一种。这只是因为,你没发现,出世入世,都是假名而已。出世的人一定也是最入世的,真实道理,本不可说啊.

为什么我一定每次都要写的这么像孔孟语录的白话文翻译呢?
----------------------------------------------
以下是一种我常收到的排斥形式,太好玩了,大家分享:
“尼采是个疯子”
“谁说的?”
“鲁迅,在《拿来主义》课文里”

-------------------------------------------------

不捞钱的苏东坡只能借房子让儿子结婚。买不起市区房的白居易权当候鸟族,租房上班。
虽然白居易和元嗔玩换妻游戏,虽然他们白发苍苍还在嫖娼。
但是我也想嫖古代青楼头牌里面那个德艺双馨的啊!
玩笑。

有一首竹枝词唱道:“搭得天棚如许阔,不知债负几多钱?”
这不禁让我想到上次和余乔立说,“如果我能回到过去,那我就回到远古海洋生命时代,巡视古大陆的海岸线,海洋里爬上来一个怪东西,我就用手枪打死它,烤肉吃。”
瞧,我的任务是预防未来的私有制,预防未来的人民暴乱,预防未来的侵略战争,我责任艰巨啊!

这不禁又让我想到刘晓晨兄那篇挺波澜壮阔的《论私有制的起源》论文,
在这里希望他得一等奖。还有宝来的《论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