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为了来自洛林的处女,我写这篇重要的影评。

豆瓣上有人说吕克·贝松的版本不好,我却不认为,他也拍过《这个杀手不太冷》。这部史诗片更倾向于用弗洛依德的刻画来还原人性.战争场面简单,但不是破绽.
我没有将这部史诗片与另一部《圣女贞德》相比较,但我知道它是非常好的.
那部我没有看过,没有比较的才是真相。为了来自洛林的处女,我写这篇重要的影评。——这些话,都早已有别的声音诉说过,我始终要强调,

——它带来的不是知识,不是力量,而是nothing……

——不是代表了别人,而是代表了你自己……



贞德的力量令人震撼,你会从中懂得,要多深入地审判一个人的虚伪,才可以透过TA的思想和情感看见TA掩盖的真相——无知、卑劣、怯懦。然而,贞德最终是面对了。奸尸什么的,不要再用“兽性”定义了,它是人性的体现。每个人都希望有人替他们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却在最终结果确立之前保持消极态度。这是最安全有效的,也是最大多数人持有的态度。



我们是多么执着于进步的观念啊!我们喜欢像我们应该达到更好的状态,变得更仁慈、安静而高尚。我们喜欢执着这幻想,而几乎没有人深刻地觉知到这是一场骗局,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神话。我们喜欢想着有朝一日我们将变得更好,但是同时我们继续混着日子。进步是这样一个让人舒服、让人安心的词,一个我们借以自我催眠的词。



事物的真实存在不可能变成别的东西,贪婪永远不可能变成不贪婪,超出暴力一点就可以变成温柔。你可以把生铁做成一部庞大复杂的机器,但是当涉及到“我要成为”的时候,进步就只是一个幻觉。我们崇拜国家的胜利、意识形态的胜利、自我的胜利,并且用令人舒服的进步的幻觉欺骗我们自己。

思想也许可以进步,变得更丰富,走向更完美的目标,或者让它自己沉默。但是只要思想作为一种【获得】或者【放弃】的活动,它就永远只是一种反应。反应永远在制造冲突,而冲突中的进步只是进一步的混乱、进一步的敌视!



他说他是个革命家,他说他反抗旧世界,随时准备为他的目标、他的主义而杀人或者被杀。他准备为更好的世界而杀人。摧毁现有的社会秩序当然会制造更多的混乱,而他认为,在建立一个完美社会制度的过程中造成一些破坏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他来说,为了实现自己或者所谓全部人民心目中的乌托邦——重要的不是现在的人,而是将来的人。看,这不就是活脱脱的面具吗?


理想主义者是有观念的人,而他恰恰不是革命者。观念造成分割,而隔阂就是分裂,它根本不是革命。产生于敌视的革命不再像它所说的那样;它只是对立,而对立永远不可能创造新事物。

---------------------------------------------

“她很深地进入我的无知”这是我听见过最真诚的表白。和这部电影无关。

爱之中没有思想,有思想和观念,就不会有爱。

---------------------------------------------

“我看到许多神迹,都是我想看见的。”这便是人性的弱点,心理学上称自我暗示。人一旦被某种想法、情感控制的时候,便只喜欢看见自己想看见的,再用这带有强烈个人偏好的暗示,不断佐证自己的自我暗示,从而获得情绪的满足与宣泄。

撒旦:“你看到的不是事实,贞德,而是你想看见的东西。”
所谓“信仰”,就是一种不追求真理的心理状态.

“美德”、“信仰”正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感谢它最终没有讨论起宗教,而是还原贞德个人,这才是有代表意义的。

===========================================

【我希望有的人不要再把自己的堕落当作迷途知返.

到底什么是迷途,你可以去看看教会虚伪的审判.】

节选豆瓣上的评论:

像我们这帮已经过了点的太阳,捧不起哲学书的白领,不再是当年讲台上对着一群小愤青唾沫飞溅的青年,柏拉图和史蒂芬霍金的理想变成了而我们墙上镀金的海报时——信仰这个概念,突然让我们觉得生活的沉重。拿什么来支撑信仰?要我弄本圣经、装模作样地参加几次礼拜吗?还是在墙上挂励志书法、每天对着镜子高呼“你很强”?



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说出来的真实自我只有可能是“我自私、贪婪”,

而不是“我要做个友善无私的兼爱天下的人”

500年后对贞德的扶正没有意义。贞德死了,上帝就不再为贞德而存在了。
lukecase
case贞德死了,上帝就不再为贞德而存在了。2010-12-17 15:4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