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其实我每次说【大家】都很想笑,因为没多少人也!

首先,大家要看两篇我刚刚校内分享的文章!

1.【这世界是一个阴户】

2.【理解不万岁】

其实下午我把校内注销了,但它没睬我。

有助于女朋友在豆瓣分享的一篇文章,我发现了我的张灵树同学。

但她好像不睬我的搭讪加好友,因为我留言“我快爱上你了!”
……



从我今天没去上课说起。

“昨天真是钻心的一晚上,迷迷糊糊一直醒来,

又有人和我理论,又有人来和我说话。

父亲回到家和我说话的时候天好像已经亮了。”



这是写实,然后,就像【阴户】一文中说的一样,异教徒是要被烧死的……我出口一句话已经露出【你要不是我们的小孩真该被烧死的】表情了

但我依旧代表真相!

其实真相没什么可代表的,不是吗?

这一点上我也常常陷入歪曲——为一对耳环争吵和为了国家土地权挥剑有什么差别的呢?但我们渴望英雄,没有多少人肯承认自己是犬儒的,包括那些举拳呼吁真相的人也不愿摘下【正道】的帽子。尽管,正道的确是正道。

就像弗洛伊德的理论横空出世真是很了不起的!他的科学性哪里比得上他的想象力……也就是因为新奇,他才被现代青年时常从坟墓里呼唤起来为他们的堕落佐证……

完了,洗澡的脑子太快,洗完澡的脑子太慢,我忘记后面的想法了……

其实每一年懂得的都比前一年多,高三算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