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我亲爱的公路姑娘的日志 她不认识我 但它太诗意

我亲爱的公路姑娘的日志 她不认识我 但它太诗意2010-05-22



你太远了,你的挣扎和疲惫都太远了。你的房间什么样?你的苹果摆在哪里?你每天都做些什么?在哪里能够弹琴?我听说你做了那么多事,可是没有听见你说,你弹了琴。(如果你看见我这篇博客,请告诉我你哪一天几点几分弹过什么曲子,我会告诉你我当时在做什么。)你是个了不起的钢琴家,而我是一个蹩脚的吉他手。我们合作过的歌曲有:radiohead的no surprises,once里面的if you want me。我没有古典细胞,每次你弹威尼斯船歌我都会问这是不是威尼斯船歌。下次再听你弹威尼斯船歌会是什么时候?

你太远了,你的伍尔芙和苦月亮都太远了。你在远方是否失眠?我失眠了。我起来读海子的诗,他在1988年7月的某一天说:“我今夜无法入睡是因为我这双黑过黑夜的翅膀”。1988年,他还剩一年可以活;我读海子的时候总会这样想。从1984年到1989年,是他写下这些诗的时间。整整五年,燃烧了整整五年,已经太长了,是不是?我们都已经活得太长了。我们80年代出生的人,已经忘了20世纪的风风雨雨;那些活过了20世纪的人已经纷纷离去。如果不中途死去,我也许会再活五十年,然后再死。在这五十年里我希望你能够多弹几次威尼斯船歌给我听。虽然我记不住它的旋律,但是有一串音符总是在梦里响起,像船一样载着我漂浮。这个世纪的头十年就是这样度过的:我们从南方来到北方,总是不断地从南方来到北方。

我知道你时常会厌恶生活,可是你难道也会厌恶旅行?如果你无法停下来,我甚至愿意祝福你永远不会停下来。祝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无法获得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