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我觉得我步向十八的时间过得越来越缓慢

整理昨天对余乔立说的一些……

因为不知道他介不介意放出自己的谈话,那就只放我的好了= =我觉得我步向十八的时间过得越来越缓慢这个星期一直想到兰波说的:

【欲望存在,嫉妒、依赖存在,宠溺存在,占有存在,爱情已经不存在了。】

这句话类似当年尼采的【上帝已死】可是上帝给中国人,尤其是当代的中国人没什么冲击,死了也就死了。这群本来就爱耻笑唯心主义的人,爱说“我主宰自己的命运,我是我的神”,一边对着命运哭泣。然而,和我们的信念息息相关的很多从小被灌输的【道德】【母爱】【牺牲】什么,都是真的吗?

还是按弗洛伊德说的,一切都是那两个生殖器官在作祟?

如果我们完全不希望世界变好,那早就钻到自己的象牙塔里去好了。

很多历史上的事件,我们看来很可笑。仿佛当初那些人多么迂腐,然而当有一天,有人和我们说,自信不存在,只存在苟且的自卑;或者爱从来都不存在,只存在幻想,我们又有多少人勇于承认呢?

而对于许多无法证明的道理,我们不可能靠“批判”或者“传教”使得人心明朗,这样的世界会越来越糟。那该靠什么呢?禅宗说了,出世入世亦是假名。

海子的那句【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息】说的就是这一点,我们太难超脱了,难道我们真的能够大彻大悟吗?违反规律的就不算热爱生命吗? 以前人们总觉得彗星是无轨道的,可是哈雷不就有吗?只是它的轨道太大了,在它消失的时候,你就觉得,它曾经的存在随之而去,觉得它消亡了,觉得它不会再回来。然而不是这样的,【只是你看不见了】。
我也时常觉得——活着是什么意义?历来哲学家都在寻找这。可是答案呢,众说纷纭,每个人都提出一个,这问题就算解决了吗?不,只温饱了自己的观念。寻找到最后,那活着都变成自己死亡前希望做到的事。
活着的我们,永远希望看到一些【好的结果】。即使是悲剧,仍旧按我们本身的价值观判断。而很多事物是超出观念判断的,不能比较的。每一个勇于接受命运的人,每一个不是宿命论却敢于承认宿命的人,都是勇士。

而王子爱做演讲,因为少女易落泪,不论由于艺术共鸣的感动还是羞愧的泪滴,不论王子是猿人、黑猩猩还是继任者——然而在王子的斗篷后面,一万年已经过去了——听者之泪水的起因、价值、结果却从未改变。我觉得我步向十八的时间过得越来越缓慢最后,关于他说自杀是最直接的回避问题,对消极情绪的回避,

我只能说:

“回避可耻”这种观念是从小被灌输的,谁都强调,是男人要硬着头皮上、这是我们人类的高级之处、坚持直面问题的人才是成功者云云。

但仔细想想,回避难道不是一种必须吗?一个不肯承认自己有所回避的人,真诚吗?有谁敢说自己什么都能承担!那他首先要承担起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悲剧。

而承担,不是像我们生下来到现在老师教导我们的谎话那样——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并实践,而是简单地感知他,在悲剧的那一瞬间全面地认识到自己,自己的心性,弱点与强处,然而坦然接受它带来的后果。

我说,如果你知道别的人的所有历史,你就会完全理解他的自杀。就像你不会不理解你当下心态,因为你了解你的全部历史。但你不了解别人的,就忙着用自己的揣度,批判与剖析。

你可能真的是正确的,也可能完全以偏盖全,或者见识不够深入;也许你会有限地变好,可世界真的会无限地变坏。

就像上面我说的,如果我们完全不希望世界变好,那早就钻到自己的象牙塔里去好了。去对别人的弱处热讽,等到自己死亡的时候,继续高傲地认为自己是强者……这样的人怎么能算认清自己,认识人性呢……



我不抵制恶性,我看见它。如果人们抵制“山顶布道”这种行为,我也理解。所以我说,我没有办法。这大约就是老子爱骑毛驴的原因吧,下一物种该是多少复杂和简单的矛盾体?它能创造出多么惊天鸿江河的建筑与语言?它的历史会延续几千年……

又或者,另一未知的物质组成单位才是我们的进化,我们突变的方向



--------------------题外话----------------

好吧,可以很容易地看见,

我的博客不适合中国某些“唯物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