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12.30.明夜在少有人走的路上散步的人,我们都可能遇见。这句双重语义句作为来年的开启。

“塞涅卡的忏悔:比如,
今天我辱骂了某人但是并没有纠正他的错误,
我伤害了他但 是没有让他变得更好,
或者比如,今天我和一些其实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思想的人说话了。

这两个例子 是具有典型意味的,可以说,塞涅卡的忏悔有一个中心主题:作为一个圣人,有时候我没有能够表现得像个圣人。很明显,奥古斯丁的忏悔与之完全不同,基督教的忏悔和斯多亚学派的忏悔是完全相反的两种自我技术。我们甚至可以说,在前者看来最 需要忏悔的罪孽恰恰就是后者的这种忏悔。”




2

“即使地狱将崩裂而命我住口,我也一定要与它说 话”。哈姆雷特对鬼魂的第一反应和霍拉修一样:设法与之对话。而发现鬼魂的两个守卫没有类似的冲动。他们只是感到恐惧,这是一种质朴的对不可思 议之事的恐惧,一种缺乏好奇的恐惧。守卫们并不渴望求得凶兆所隐含的知识,然而他们自有行动方面的对策:更加小心谨慎。因此,全剧的第一句对 白在守卫们的小心谨慎的恐惧中展开:“谁在那儿?”这是事行的恐惧,正如每逢大战必求神谕的斯 巴达人的恐惧。事行本身不需要言辞,恐惧能够在不具备关于凶兆之知识的情况下独立运转:值得注意的是守卫们对于丹麦内外国情之知识的严重缺乏
——摘